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五章誰?

第六十五章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抓住雌雄獨眼雙頭蛇的,只是一只手臂。但這只手臂,足足有兩米多長,每一根手指都粗大無比,好似能將天空都抓滅。我的元嬰一掃。卻被這條手臂擋住,感覺到對方就像是一座高山般鎮壓住我的思想和力量,使得我動彈不得。

    我知道這條手臂是寒冰獄主的。它的靈魂力量太明顯了。

    中品鬼仙像是元嬰期一樣能夠隔空驅劍。上品鬼仙自然能做到,不過我沒想到它直接將一部分軀體分離出來。鬼仙的身體就是靈魂,若是它的這一部分身體受到傷害,那麼相應的靈魂便也會受到傷害。

    不過它的力量將我壓迫,此時我是沒有力量傷害他的。

    很快,巨手抓著雌雄獨眼雙頭蛇,回到了寒冰殿中,那巨手回到寒冰獄主身上。

    "哈哈哈。寶貝,沒想到我一睡著,你就給我來了個驚喜啊,竟然吃掉了我的一個下屬。"寒冰獄主感覺到了雌雄獨眼雙頭蛇肚子里的我,頓時哈哈大笑。不過它依舊在黑暗之中的王座上坐著,沒人看得見它的樣貌。

    雌雄獨眼雙頭蛇嘶嘶叫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我等了片刻,但寒冰獄主似乎一點要將我放出來的意思都沒有。

    "獄主,我乃無意之中被吞下去的,還請獄主將小的放出來,小的還不想死啊!"我想了想,立刻哀求道。

    我將元嬰的力量緩緩收斂下去,只用還是有些麻痹的鬼體說話。

    但我一開口,便感覺到渾身再次被擠壓,壓力增加。

    "你還有意識?你不過區區中品鬼仙。怎麼可能還有意識的。我家寶貝的毒素力量可是能將中品鬼仙完全麻痹,直到被消化都不會有所反應的,你竟然能保持意識,而且還有力氣,倒也真是奇怪了。"

    寒冰獄主將我壓制住,依舊沒有理會我的話,反而是觀察起雌雄獨眼雙頭蛇。它沒有眼楮,所以只能用靈魂的波動,不過它空洞的眼窩似乎在看著某處,顯得詭異無比。

    對寒冰獄主來說,我的命根本比不上雌雄獨眼雙頭蛇。只不過是它的一個手下而已。

    然而在它手中,死去的鬼差只怕也不少了吧!

    我此時被這條蛇和寒冰獄主壓制住,感覺十分憋屈,但我並沒有沮喪,反而默默的在內心深處運行起元嬰。尋找機會從中破體而出,無論怎樣,我的命運終結點絕對不會是這條臭蛇的肚子里,我怎麼可以死在這里!

    元嬰一抖,在我的鬼體上原本已經被消化的皮膚外面,生長出一層光膜來。

    我胳膊和額頭的位置原本已經被腐蝕的只剩下骨頭,此時便開始慢慢愈合起來,去調動了一部分的陰丸能量,還有冰風珠,將肉體修補。

    就在此時,外面的寒冰獄主咦了一聲。

    "咦,鬼蠕蟲?"

    寒冰獄主在雌雄獨眼雙頭蛇的身上發現一道氣息,然後暴怒起來,巨大的力量將整個宮殿都震動了一下,"是誰這麼大膽,將下了詛咒的鬼蠕蟲種入寶貝體內。"

    只見雌雄獨眼雙頭蛇被寒冰獄主雙手,各自按住一個頭,然後在它腦袋上一逼。

    頓時,兩道虛影從中冒出來,然後在空中合成一道。那是一條蟲子的樣子,就像毛毛蟲似得,不過有著許多根須似得腳。而在它的頭部,卻是一張人臉,這張臉跟我鬼體的臉一模一樣。

    "楊明!楊明!"

    這條蟲子嘴巴一張一合,從中吐出無意識的叫喊,我頓時感覺到森森的怨氣。

    "嘿!小鬼差,你到底得罪了誰,竟然使得它用這種手段來對付你。鬼蠕蟲之魂是雌雄獨眼雙頭蛇最喜歡的食物之一,只要是聞到這種味道,它會不遠千里的去吸食。"

    說道這里,寒冰獄主嘿嘿冷笑道︰"但是,在鬼域有一種稀有植物之根,用千萬名鬼死亡之怨氣孕養,然後將它與鬼蠕蟲一同用地獄之火燒成灰。同時默念某個名字,回憶與之有關的記憶,然後就鬼蠕蟲就會受到這種意念,形成特殊的魂煙。雌雄獨眼雙頭蛇吃了魂煙之後,便會殺死這個鬼。"

    我听著寒冰獄主的話,這個時候才知道為什麼我會被雌雄獨眼雙頭蛇追殺。

    但我也就不明白了,我也想知道誰跟我有深仇大恨,會用這麼恐怖的方法來殺我。

    用千萬只鬼的怨氣孕養一段植物,且不說這植物稀有程度。便是用千萬名鬼死之怨氣,就已經十分麻煩了。甚至這一只鬼竟然還知道我來到了寒冰地獄,然後利用雌雄獨眼雙頭蛇的力量來殺我。

    借刀殺人!

    "既然是這樣,還請獄主將我放出來,它是借您的手來殺我。這樣簡直是沒把您放在心里,是對您的大不敬!"

    我說道。

    那種如芒在背的感覺又回來了,我沉默著,到底是誰在背後監視著我。

    "嘿!這家伙是誰,我自然會通過這一縷煙查到的。不過你嘛,吃了你又怎樣,死了就死了而已。之前我還以為你得到那地獄之中神秘的拘魂鏈碎片,還有幾分本事,不過現在看來也就是巧合罷了。"

    寒冰獄主這個時候也想起我的身份,然後對我說道,我死了之後,這些武器就會回到那大殿之中,它有的是時間研究。

    我自然不能告訴它其實兵器之王也被我得到手,甚至不能反駁。

    沒辦法了,只有拼了。

    當我的意念之中想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忽然感覺到靈魂隨著地面為之一震。

    轟隆!

    地面產生震動,仿佛從北方傳來。而感覺到這個震動,寒冰獄主嘩啦一聲從椅子上站起來,空洞的雙眼直刺北方,然後口中傳來巨大的怒吼︰"大膽!還敢沖擊封印,殺生,你這是在找死。"

    嗤啦一聲,寒冰獄主揮手在雌雄獨眼雙頭蛇的周圍灑下封印,然後整個鬼體就直接走出殿門。

    殿門關閉起來,一絲的聲音都听不見了。

    沖擊封印?

    我立刻就知道了是什麼事情,應該是黃大仙去找的那個叫做殺生的城主,正在沖擊封印。那麼黃大仙到底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可別出事情啊。不過現在寒冰獄主一走,我便大喜起來。

    機會!

    不論是什麼原因,這個時候它將我和雌雄獨眼雙頭蛇留在殿內,就是一個錯誤。

    元嬰盤坐在火金蓮上,陰陽法袍上的火焰非但沒有減小,反而更加的璀璨。元嬰的臉在火光映照之下,顯得十分肅穆,頭上的淺淺一層毛發顯得十分鮮亮。

    吸!

    元嬰鼻孔將火焰吸進去,然後整個身體變得通紅,雙目之中也好像有著一股火龍在盤繞。

    呼!

    一股風勢從元嬰嘴巴里噴出來,頓時火借風勢風助火勢,火焰燃燒的更加劇烈。轉眼之間就如同燎原烈火,將我的鬼體各處蔓延,使得每一處都有著真火之力量,立刻將我身體之中的毒素祛除。系低狂弟。

    我雙目一睜,就是現在。

    血刃出鞘,夾著熊熊真火,狠狠一斬。

    外界。

    吃飽的雌雄獨眼雙頭蛇蛇盤在大殿中央,悠閑的將眼楮給縮進了身體中。但就在這個時候,一柄劍忽然從它的胃袋下方伸出,隨即一個斬擊,一個充滿了粘液的身體從中走了出來。

    嘶嘶嘶嘶!

    雌雄獨眼雙頭蛇頓時疼的嘶嘶亂叫,血液噴灑的到處都是,兩個腦袋憤怒的朝我撕咬過來。

    "臭蛇,現在就是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我嘿然一笑,毫不畏懼的舉劍就朝著它斬殺過去。

    但,就在此刻。

    "嗯?它竟然離開了!"

    巨大的疑問聲傳來,嘩啦,宮殿的地面裂開一條縫隙,從中迸射出一道巨大的黑影!

    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