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六章你想怎麼死

第六十六章你想怎麼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個聲音比起寒冰獄主,似乎還差一些,但它的聲音之中充滿了不屈和征戰之意。仿佛整個天空中都沒有能讓它停下的東西,就算有,它也要揭竿而起。直殺到天荒地老。我定楮一看,卻見裂開的地面上伸出一條漆黑干瘦的左手臂來,足足要將整個大殿給撐起來。

    這條手臂比起寒冰獄主來。要更瘦更長。而且它的手指甲蓋寒光四射,就像是五條長槍。

    嘶嘶!

    一看到這條手臂,那雌雄獨眼雙頭蛇就放棄了對我的敵意,直接看著那手臂咬殺。

    我也停了下來,暗自戒備。

    啵!

    那條手臂也不說話,舉起食指就在我面前彈了一下。仿佛是氣泡碎裂的聲音響起,頓時寒冰獄主留下的封印就被它給彈破,雌雄獨眼雙頭蛇頓時朝它撕咬過去。剛才我出來的時候就試圖斬過。但是根本就傷不了這封印的一絲,現在竟然被這條手臂給輕易的破去。

    啪!系宏農號。

    這條堅韌得令我頭疼的雌雄獨眼雙頭蛇,就直接被它給彈飛,直接撞在牆壁上。巨手抓起雙頭蛇被斬下的身體,那身體還在扭動想要跟那雙頭合攏,但卻被巨手按住,然後動彈不得。

    然後這條手臂就要抓住這一截蛇,但此時它似乎瞧見了我。

    "咦?"

    手臂上的一根手指就朝著我探過來,頓時我就感覺到重重壓力,感覺到勁風撲面,臉皮都被吹動了。我的衣服乃是鬼力幻化而成,竟然被它的這種氣勢給震懾,一部分衣衫竟然直接碎裂。

    雖然威勢並沒有寒冰獄主那麼強大和充滿壓迫感,但是破壞力卻更為強大一些。

    就好像它的存在就是為了破壞。

    "三劍。十殿,閻羅!"

    在強烈的破壞感覺之下。我目疵欲裂,倉促之間我的反應也是很快的,我之最強三劍形成劍輪直接斬殺下去。而同時間,在我的意識之中,十殿閻羅祭直接成型,就直接朝著它的手指就是一個投射。

    這是我在這數日之中學到的新招,將十殿閻羅之力量溫養在靈魂深處,然後直接投射出去。

    但是,這兩股力量撞擊在那手指上,竟然只是讓那一根手指的指甲給斬斷。

    "果然是地獄之力沒有錯,給我下來!"那手臂猛然將我籠罩住。然後直接拖著我和那半截蛇尸,回到了地縫之中。

    轟隆隆!

    就在此時,大殿轟然被掀開,一個身影走了過來,渾身穿著綠色的鎧甲。它怒氣騰騰,巨大的拳頭砸了下來,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大坑來,但手臂已經收了進去。那鎧甲身影只能抓起雌雄獨眼雙頭蛇的前半截身體,轟然怒吼。

    "阿修羅!"

    它之雙眼如陷,七孔之中冒出綠色的煙霧,周圍十里範圍之冰塊都直接被融化。

    竟然是融冰之毒。

    雌雄獨眼雙頭蛇被它抓在手上,那被切斷的傷口竟然慢慢愈合,但是雙頭蛇這下子就變成一條前面是蛇頭,尾巴也是蛇頭的怪蛇。雙頭蛇也似乎知道自己的悲慘命運,嘶嘶的垂著頭爬到這高達身影的脖子上,纏繞著當它的眼楮。

    "阿修羅!我要你死!"

    寒冰獄主心疼的撫摸著它的頭,然後朝地下冷聲道,隨即雙手伸出來,就要將地面撕開。

    但就在此時,內王城之中響起一道巨大的鐘聲。

    "鐺!"

    巨大的聲浪傳遍了整個王城,那些受苦受難的鬼仙們頓時被這聲音震動,似乎都停頓了片刻。听到這個聲音,同時還有六個地獄之中的獄主,同時有了感應,直接卷起一股黑風就朝著內王城直接飛去。

    而寒冰獄主听到這個聲音,頓時就猶豫了。

    "喪鐘敲響,你們八獄主還不快進王宮,是等著被你們的帝師懲罰,貶為畜生嗎?"

    地下那聲音嘿然笑了,毫不客氣的說。听到這個聲音,寒冰獄主又猶豫了一下,正要開口。

    "鐺!"

    第二聲喪鐘敲響,比起方才更加激烈,更加急促。寒冰獄主一听,頓時沒有了猶豫,直接哼了一聲,隨即架起一團綠色的煙霧,直接朝著內王城而去。

    "鐺!"

    隨即不久之後,第三聲喪鐘響起。

       !

    內王城的正側城門頓時落下一道千斤巨石來,將城門給堵住了。

    進不去,出不來。

    "這到底是?"

    漆黑的洞穴之中,沒有一絲光亮。而剛才發生的事情被面前這個鬼族用鏡像之術呈現在眼前,現在寒冰獄主離開,頓時恢復了黑暗,我只能用元嬰的力量勉強將對方探測個大概。

    直到剛才為止我才看清楚寒冰獄主的全貌,竟是那個鬼樣子。

    "你,是誰!為何會有地獄之力!"

    忽然間,這個幽暗的洞穴之中,亮起兩盞紅色的燈籠,同時一個聲音問道。我知道這就是那巨手主人的聲音,而那兩盞燈籠,竟然就是它的眼楮。而更讓我在意的是,就是剛才寒冰獄主叫它的那個名字。

    阿修羅!

    在六道輪回之中,這阿修羅道,乃是三善道之一。在其中生存的,便是阿修羅。那可是能和天界之人戰斗的強大生物,但眼前這個鬼域城主,為什麼又變成了阿修羅!

    在震驚之余,我緩緩平息了自己的心情,然後拍拍手站起來。

    隨即我雙手一撮,手心中搓出一團真火來,將這個底下世界完全照亮。

    這是個巨大的熔岩洞,無數崢嶸鐘乳石滴下水滴。但這些水滴都沒有落到地下,而是劃過一道弧線到了最前方那個巨大鐘乳石柱上。那上面有一個怪物,張開了巨口,然後將這些鐘乳石液給吸進了嘴巴。

    此時,他還能動的左手抓著那條依舊還在動的蛇尸,然後塞進了嘴巴,然後 嚓 嚓的咀嚼。它的牙齒好似狼牙,每一次咀嚼,都  作響,讓人感到森冷。

    這個怪物,有著好似魔龍的甲面,呈現漆黑的顏色。有兩個尖角,不過左邊的尖角似乎被什麼大力扭斷。它渾身如同人形,但卻是十分枯瘦,皮膚極硬,指甲抓在鐘乳石上,隨意一捏就將之捏成粉碎。而且它還長著一對肉翼,就好像傳說之中的惡魔似得,哪里還是什麼善道模樣。

    只不過他現在渾身被捆著鎖鏈,除了左手之外,四肢都鎖著一個漆黑的荊棘鎖扣,而且還被三根布滿了符文的石錐釘在鐘乳石上。而除了手腳,還有它的心髒和雙翼,也各自被釘住。

    在它身前,有一灘漆黑的痕跡,那應該是血液流過的痕跡。

    六根石錐,似乎已經與它長在了一起。

    "在解答您的疑惑之前,我有個事情想要先了解一下。"

    我再次制造出幾團真火,抖手將之附著在幾個鐘乳石上,然後整個空間都亮了起來。我留意到它的左手手掌也是有著傷痕的,但是卻被它強行掙脫開,使得左手能夠自由活動。

    我拍拍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然後說道︰"不知道這位阿修羅先生,對回到地獄這件事,有什麼想法?"

    听到這句話,阿修羅愣了片刻,隨即哈哈大笑。

    "哈哈哈!地獄之使者,終于找到這里了嗎,但你們竟然讓我回去?哈哈哈,別讓我發笑了你們竟然要我回去!"

    仿佛听到了天下間最可笑的笑話,阿修羅哈哈大笑。

    我一听就覺得不對,看這樣子,這個叫做阿修羅的鬼域城主,跟地獄似乎有故事發生。難道當年並不是傳說中那樣,它並不是叛逃出來的?

    阿修羅笑完,然後雙目盯住我,森然開口。

    "說,你想怎麼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