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七章做你應該做的

第六十七章做你應該做的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阿修羅眼中紅光閃爍,左手伸出來,似乎就要變大。剛才就是這樣,阿修羅的手變大很多倍,然後直接將我抓攝過來。我感覺這雙手似乎還能繼續變大。而且變得更強。同時我也在疑惑,這麼強大的阿修羅,又是怎麼被抓住的。

    隨著它一句我想怎麼死。四周空氣就好像直接朝我壓縮過來。頓時仿佛陷入大海深處。

    我渾身的血管都在爆炸,但此時我已經脫離元嬰狀態,體內神農鼎一震,就將這壓縮過來的空氣吸收。然後才發現,那哪里是空氣,原來竟然是整個洞窟之中形成的一種地煞之力,竟然化為平淡如水的空氣朝我壓縮。

    這阿修羅竟然能將地煞偽裝的好似沒有任何特征,這種力量太強了。

    同時我也就真正的知道了。我與上品鬼仙層次之間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以前我真是太天真了。

    "嗯?竟然能化解地煞之力,行啊,那試試你最熟悉的地獄之力。"阿修羅似乎楞了一下,隨即左手猛然一拍地面,頓時一股黑暗之力量就從中迸射出來。

    我頓時就感覺到,似乎在地面上打開了一個口子,然後仿佛地獄的氣息猛然降臨。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我使用十殿閻羅祭,打開了地獄之門。頓時,就看到一條漆黑的魔龍睜開雙眼,從地獄之中被召喚出來,直接朝我撕咬過來。

    這個時候我並沒有動,而是冷靜的看著這條魔龍。直覺告訴我,不用怕。

    "地獄之力麼?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地獄之力。"我咬牙笑道,然後渾身一震,我昂首挺胸,雙手一前一後仿佛蘊含著無盡威嚴。

    我為秦廣王!

    我頓時進入這種靈魂狀態,我就是秦廣王,我就是地獄之閻王,任何地獄鬼怪都要受我的審判。

    "嘶嗷,嘶嗷!"

    那下撲的魔龍聞到這股氣息,頓時雙目之中氣息大變。仿佛老鼠遇到貓,趕緊想要停下來。但它速度太快,根本停不下來,只好從中一撕,化為兩道殘缺的魔影,然後自我的身旁掠過去。

    然後這魔龍就趴下來對我磕頭,似乎在尋求我原諒。

    "去吧!"

    我一揮手,蘊含著地獄氣息之力量將它一牽引,頓時判惡鏡出現在它的面前,然後在它沒有反抗的情況下,直接被收了進去。

    看到這面鏡子,阿修羅眼中露出凝重來。

    "判惡鏡,你怎麼會有秦廣王的判惡鏡,你跟秦廣王是什麼關系,跟地府什麼關系。"

    阿修羅雙目灼熱,雖然極力壓制著。但是我還是能從這語氣之中听出一種興奮,我知道這一次我又賭對了。

    阿修羅不但是地獄中叛逃之將,而且還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我來接你回地府。"

    我想了想,說道。隨即我就感覺到整個山壁都在顫抖著,阿修羅的心情在波動著。

    這個時候我就納悶了,地府不是一個昏暗的地方,終年都只有著地獄審判,無盡苦難的地方嗎,為什麼簡單一句話會對阿修羅這樣的存在產生波動。

    "地獄與人間之聯系早就斷了,甚至鬼域之聯系也被封印。你,在撒謊!"

    但是緊接著,阿修羅便說道。

    在它的眼楮里充滿憤怒,但是並沒有殺意,我點點頭示意它說的沒錯。但是結合鬼將軍給我的情報,我有了一個瘋狂的猜想,但一想到就覺得不可能。但當有了這個猜想之後,我再也不能抑制住這個念頭,思維不斷發散。

    "你們在叛逃的時候,偷出了鬼帝的鬼璽。還偷走了它的一滴血液,但是沒想到在這個鬼域之中丟失。然後在造成了這幅模樣,鬼帝之血脈重新出現,掌管鬼璽。在藏鋒的引導下將你們一網打盡,所以現在你雖然可以脫困,但是自願受罰。是不是這樣。"

    鬼將軍告訴我,當年鬼璽和鬼帝血液失落才會使得人鬼之間通道關閉,到後來鬼域之通道也關閉。

    現在看來,難怪小幽能成為幽帝。應該是真武大帝的一段人格分裂出來,意外的得到了鬼帝血液,然後投身成鬼。而這段人格也與之徹底分裂,只不過名義上還算是鬼父女關系。

    而為什麼小幽能懾服群鬼,讓它們臣服,甚至藏鋒為什麼能建造八大地獄,這都解釋的通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一滴鬼帝血液。

    阿修羅沉默著並沒有回答,而那個想法就在我的心中不斷發芽。

    "我想,當年你們的叛逃,並不是真正的叛逃。而是因為......"系宏助血。

    我說話的時候,眼楮緊緊盯住阿修羅的雙眼,然後一字一頓道︰"地!府!有!變!"

    當我說完這四個字的時候,阿修羅頓時猙獰笑著,然後左手直接抓攝過來,將我的身體抓住。然後將我拖到它的面前,死死的看著我。

    這是我一直在想的問題,地獄之十殿閻羅,在十殿閻羅祭之中感覺是無所不能的神祗。

    其實真正的算起來,它們也的確是神祗。

    但是後來我發現,地府的系統雖然嚴謹和森嚴,但是卻並不像是傳說中那樣在天庭的系統當中,我甚至感覺,地府比之天庭還要龐大。但是這麼龐大的機構,竟然慢慢的斷了兩界之路,甚至還讓僅僅只是上品鬼仙層次的阿修羅它們逃脫,而且還是率眾。

    這簡直不合邏輯啊,要知道仙人之念頭,簡直是無所不知,除非跟它們一樣層次可以屏蔽自身。

    那阿修羅幾個是怎麼透過眾多陸地神仙,在鬼國神宮的重重包圍之中將鬼璽和鬼帝之血偷走的?

    這一切怎麼看怎麼像是保留火種啊,如果我的假設成立的話,那麼,這都解釋的通了。阿修羅等以叛逃為名,實際上是因為地府有變,而帶著鬼璽和鬼帝之血而到了地界。

    然後人鬼通道,地府與鬼域之通道全部封閉,它們也都回不去了。

    這也抱住了地府的火種。

    "你不可能知道的,這件事天地之間,唯有三者知曉。我們都發過誓,不會泄漏半點,你到底是誰!"其實在阿修羅心中已經有些相信我是地府的人,但是它知道我不可能知道。

    但它沒有對我出手,就已經是證明。

    不過我心髒也跳動起來,沒想到事情真的是這樣,地府真的有變故。地府之大能在地府變故之前將它們送出來,一直隱瞞到現在。

    如果不是鬼將軍暗地里提醒,我恐怕真的一點也不會懷疑。

    "我是王盼。乃藏鋒之死敵,此次便是來求城主幫忙,要將幽帝帶離他身邊。若我所料不差,拔舌地獄之中那一位,也是地府叛逃者之一。此處我是受鬼之托,將鬼璽帶回去。似乎,你們真的可以回到地獄中去。"

    難怪鬼將軍說可以找其中幾位城主商量,原來它說的是這個意思。

    它們,一定很想回到地府吧。

    阿修羅听到我的分析,也明白我所說的受鬼之托,是說的誰。它知道我說的沒有錯,更沒有解釋什麼,只是默默的將我的身體放開,"你身上地獄之力,如何得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應該是十殿閻羅之力量。它,應該也沒有這樣的力量。"

    听聞阿修羅的話,我頓時眉開眼笑,道︰"機緣巧合,這是我之好友在大鬼域所得之功法,然後傳給了我。而我在這功法之中,感悟到了地獄之力。"

    听聞我的解釋,阿修羅終于嘆了口氣,道︰"你要我怎麼做。"

    "很簡單。"

    我笑了笑,說道︰"做你應該做的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