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三章殺生秦梟阿修羅

第七十三章殺生秦梟阿修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鬼帝出關,王駕出巡。鬼仙朝拜,萬魂懾服。

    當幽帝王攆出現在東城門時,便見著滿城的鬼仙全部都跪拜在地上。此時寒冰獄主身穿金色天官服,面戴白色面具。雌雄獨眼雙頭蛇靜靜掛在脖子上。它雙手捧著金色的聖旨,口中念著宣判之詞。

    地獄之中那些受苦受難的百萬鬼仙,億萬鬼將。此時都感覺到了幽帝之光芒。紛紛懾服。

    隨即,一排排中品鬼仙從旁邊迅速的出來,各自提著一把暗黃色的燈籠,將王攆周圍照亮。足足有一百名中品鬼仙,它們都打扮成人間宮女的模樣。

    "小幽!"

    我看了一眼帷幔中那人影一眼,頓時將眼楮轉移開。只是一眼我就將小幽的樣子深深的印在了心中,小幽那呆板,死寂。仿佛傀儡似得樣子,就在我的心髒里久久無法消除。

    但是我馬上就將這種心情給強行壓下去,不讓自己有絲毫的波動。

    鬼帝出關,開道之人便是寒冰獄主。那跳躍著的白色無常,身體變成了一根木棍,在地上咚咚的跳躍,好似變成只有一個頭的傀儡。不過它的臉我還是認得的,正是我進內王城時,在奈何橋前要攔住我的哪個假孟婆,她也是獄主之一。

    那黑色無常傀儡模樣的,身份自然也就呼之欲出,乃是其中一名獄主。

    至于身後抬著王攆的四名鬼仙,自然是那剩下的四名獄主了。

    再加上王攆座前,白奇與藏鋒。這兩人可是陸地神仙,就算是眼神的接觸。也能夠捕捉到,我還還敢注意小幽嗎?

    這樣的整容足以將我瞬間轟殺十幾次,這還怎麼打。

    "冷靜,越是危險的情況下,越是要冷靜下來。你沒發現那藏鋒與白奇有什麼奇異的地方嗎,你難道以為鎮壓三個斬自我層次的上品鬼仙,需要兩大陸地神仙級別同時出擊?"

    高冷哥忽然說道,我的心也冷靜下來,這才看過去。

    卻見那藏鋒與白奇雖然給人感覺到很強,但卻似乎缺少一絲那種神韻,屬于陸地神仙的神韻。這種感覺。就好像這兩者忽然之間從天空掉落了人間。

    "分身?"

    我咦道。

    隨即這才發現,他們兩人身上的氣勢比起寒冰獄主七人,的確是強了許多。但是卻空有一身陸地神仙的境界,並沒有陸地神仙的實力,如果七大獄主聯合起來,甚至能與兩人的威勢達到齊平。

    這兩人很明顯是分身啊,我暗自松了一口氣,如果是分身的話,那我這次的危險就小多了。

    "不對,這要是它們的分身,那麼它們的本體在哪里!"我忽然響起這個問題,隨即冷汗冒了一層又一層。系亞每才。

    藏鋒不是個簡單人物,分身在此,那麼本體呢?

    真武大帝也是分身,那麼他的本體又在哪里去了,難道他的本體又是否在進行著什麼不為人知的陰謀。

    "走吧,事到如今,已經沒有機會想了,先去王宮將鬼璽弄到手再說。"

    高冷哥說道。

    我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帷幔之前的藏鋒忽然手中一揮,又一道聖旨落到寒冰獄主手中。寒冰獄主將之打開,然後面色一變,聲音也變得肅殺起來。

    "天地玄黃,御宇流光。萬氣為劫,億鬼開荒。王駕巡游,降價宣刑。鬼帝出關,擋駕天誅!今據鬼域世界,殺生,阿修羅,秦梟三鬼,叛逃地府私立鬼城,冒犯天顏,靈頑不靈。今帝師代傳幽帝神旨,宣爾等死刑。"

    寒冰獄主每說一句,地面就震動一下,然後便見到王攆似快又似慢,在無常雙鬼的跳躍之下,百鬼夜行,將王攆抬到了拔舌地獄之前。

    當寒冰獄主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拔舌地獄之中的鬼魂就慘叫著被幽帝王攆的光芒燒死許多。

    隨即地面轟然震動起來,只見一個石台從地面之中冒出來。這個石台上,有一名和尚模樣的鬼仙被無數鐵鏈刺穿了身體,被綁在石台上。同一時間,寒冰地獄地下的阿修羅,也被一抓攝,整根柱子都被移動到了那石台旁邊。

    更加恐怖的是,遠處叫喚地獄之中的梟,也就是聖旨中的秦梟,連人帶鐵籠飛了過來。

    這一次,並不是真正的鬼帝出關巡游,而是要將這三者直接判處死刑啊。

    這,跟計劃之中不一樣啊。

    "哈哈哈!藏鋒,你終于下定決心要殺我們了,如此的話,也就不陪你演戲了!"

    阿修羅哈哈大笑,雙翼一震,頓時身後巨大的石柱就片片碎裂,那鐵鏈在它手中也化為飛灰。它雙翼一展,化為數十丈巨魔神,遮天蔽日的將血紅月亮給遮掩住,頓時這天空之下就只剩下地下那些中品鬼仙的不滅黃燈。

    拔舌地獄之中,十里方圓的下品鬼仙,以及百里方圓的鬼將頓時被強大的氣勢給氣化。

    "好,很好。不愧是夜叉族戰神阿修羅,雖然你族群之中母夜叉是最為強大的,但是還是有著你這樣的異數產生。不愧是有著神族之血的阿修羅,如此這般,殺你才有意義。也正因為是這樣,我才留你到最後,只不過現在我沒有耐心跟你耗下去了。"

    百名中品鬼仙被這氣勢給吹的東倒西歪,白奇身上一股淡淡的白光將周圍鬼仙給護住。而藏鋒端坐在那里,絲毫不為所動,只是淡淡的說道。

    "是麼。你感覺到危機了吧,你這昊天的走狗。"

    秦梟雙拳一震,渾身鬼符 啪作響,像是放鞭炮似得響個不停。它從地上站起來,便再也沒有任何東西能擋住它,那鐵籠子被他一絞,直接絞成一根棍子抓在手中。

    隨即它用棍子朝那被刺穿的和尚捅去,"臭和尚,起來了。"

    嘩啦!

    那原本好似死亡的和尚,在鐵棍要捅到它身上的時候,一把抓住了棍子。

    "和尚就是和尚,為什麼要加個臭字。老子很臭嗎,不對不對。貧僧很臭嗎,你這傻大個。"那和尚站立了起來,身上的鐵鏈無聲無息的就消失不見,它的身上還留著一個個窟窿。

    但一眨眼楮之間,那窟窿就也悄然消失。

    這個叫做殺生的和尚,竟然比秦梟還要高大,它的雙手,好似兩張蒲扇,甚至比它的腦袋還大。

    三者威力合在一處,竟然隱隱直逼陸地神仙,連七大獄主都不是對手。

    "很好,真的很好。原本還留著你們想套出地府的秘密,但現在看來你們真是天生反骨。就連鬼帝血脈都沒有作用了,那麼沒辦法,只有將你們滅殺了。八獄滅神陣。"

    藏鋒站了起來,揮手一指。

    頓時七名獄主分作七方將這三者包圍住,同時藏鋒對白奇點了點頭。白奇淡淡一笑,也朝著那三只鬼仙圍過去。

    而一百名中品鬼仙,也是分出了八十名,各自來到一名獄主身後,形成一座奇異的大陣。

    這大陣剛剛升起,便覺得地面之力量不斷的被抽取,然後涌入其中。竟然是在抽取地獄之力量,形成對三者的壓迫。在藏鋒的主持下,頓時威力倍增,竟然使得阿修羅三者氣勢一滯。

    強大的沖擊波不住四散,已然波及到數十里外的我這邊。

    此時的我,已經看傻了。

    "王盼,別看了,別忘記你跟阿修羅說的話,做你該做的。"

    高冷哥忽然說道,然後我心中一震。

    做我該做的。

    是啊,我現在該做的就是拿到鬼璽,其他的就要交給它們了。既然相信,那麼就不能猶豫。

    我將身形影藏在黑暗中,快速朝內王城摸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