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十九章死

第七十九章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院的房屋之中,靜悄悄的。

    "王盼,我勸你還是不要這麼干的好。如果他突然醒來,你就完了,快點進入下面拿著鬼璽離開吧。"高冷哥無奈的聲音傳來。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就要讓這小子生氣,你不是說他的靈魂已經徹底出竅,毫無知覺嗎?哈哈哈。金禪哥。我現在才感覺有贏他的機會了。"我哈哈大笑,心中因為藏鋒產生的陰霾盡去,元嬰之中光芒再次升起。

    "王盼,快些吧。"

    高冷哥無奈的說道。

    此時小屋中,藏鋒和白奇相對而坐,雙手疊于丹田處。他們閉著眼楮一動不動,如果不是那若有若無的呼吸,連我都會以為他們已經死了。

    高冷哥說。這是靈魂出竅的情況,在這里坐著的只是兩具肉體,無思無想無感無覺。

    但兩者俱是陸地神仙之肉體,依舊有著強大的力量,足以鎮壓一切。

    小院完全都是由符咒組成,除非力量比它們強大十倍以上,才能強行破解。但是藏鋒只怕是沒想到我竟然進入了鬼域之中,竟然無聲無息的就破解了他的結界。此時兩者盤坐之間的地面有著一道黝黑洞穴,似乎聯通著另外一個世界,他們的肉身就鎮壓著這個洞穴。

    只要意識不回來,這肉身就不會有任何的行動產生。

    此時我將鬼力化作一道道墨水,在藏鋒的臉上到處亂畫,額頭上畫了個王字,眼圈臉上身體上到處都是。連白奇也毫不例外的被我寫上了許許多多的字符,就好像刻在它們身上。

    這些鬼力和真氣化成的墨水。極難消除。

    "藏鋒啊藏鋒,慢慢來吧,總有一天我要打敗你。"我嘿然一笑,在牆上留下最後一筆。

    王盼大爺到此一游!

    寫完這句話之後,我的念頭通達無比,壓力盡去。

    這仿佛幼稚玩笑一般的涂鴉,若是由那些高人看來的話,都會輕蔑一笑而過。但是我知道藏鋒不會,他一定會產生暴怒。

    但那又咋樣,我就是要激怒他。

    這個屋子十分簡陋,就是個空空蕩蕩的木屋子。很顯然這里沒有鬼璽。而從兩者之間的洞穴里,傳來令人心悸的能量。想必鬼璽,就在這個黝黑的洞穴之中。

    這個洞穴是以封無神國那種空間之能開闢的,是在另外一個空間。

    "跳下去!"

    高冷哥說道,我猶豫了片刻,此時地面上又傳來一陣細微的震動,那是阿修羅它們在戰斗。

    我咬牙縱身一躍,跳入那黑暗之中。

    洞穴黑暗,伸手不見五指,我足足下落了一炷香時間才緩緩看到一絲光亮在其中。同時一股股強大的能量將我壓制住,就好像是有一座高山在不斷朝我擠壓。隨即腳踏實地的感覺傳來,我感覺到自己似乎站在一快軟綿綿的土地上。

    頭頂我落下的通道,足足有十丈寬,隱隱能看清楚最頂端有一絲光亮。

    此地似乎是一個黝黑的地窖,在周圍的石壁上似乎長滿了苔蘚植物,散發出淡淡的熒光。

    "不對,不是苔蘚植物!"

    我的眼楮緩緩適應了下面暗淡光芒,忽然被嚇了一跳。

    在牆壁上散發熒光的,並不是苔蘚植物,而是一個個頭骨。有人頭,有獸頭,還有各種各樣不同的頭顱。密密麻麻的堆積在一起,然後才形成了這個洞穴。人頭骨上有著片片磷光,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來。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天,這個洞穴之中究竟有多少的頭骨。

    如果整個大地都是由頭骨堆砌成的,那麼這鬼域之中到底死了多少生靈啊!然後我感覺到自己身下的地面顫抖了一下,使得我頓時站立不穩,差點從上面滾落下來。

    我往下一看,卻是真的從上面滾落。

    只見一尊巨大的生物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它的鼻孔一呼一吸竟然噴出無數的鬼氣被牆壁吸收。在它的頭顱後面去被頭顱埋著,就好像被封印得只剩下腦袋。

    "這難道是龍脈嗎?"我看著這個頭顱,鹿角馬頭長須尖牙,竟然是一尊龍頭。

    直到現在我才是真正的看到了傳說中的龍,以往看到的都是蛟龍,並不是真正的龍,听聞白琉璃已經化龍,但卻並沒有見到他露出真身。而現在這頭龍,簡直就是活生生的存在于我的面前,與我記憶中的那個金龍一模一樣,但只是顏色不同而已。

    龍脈都已經形成了真龍,那它也應該有著陸地神仙的力量,但還是被鎮壓在此地。

    就算是他的腦袋,也被兩條巨大的鐵鏈拴住,在封住它身體的那一面牆壁上,被兩只手臂抓住。

    這兩只手臂完全由骨頭組成,我朝上看去,卻見一左一右兩尊完全由骷髏組成的巨人,各自伸出一只手抓住一條鎖鏈,一只手相對伸出,在中間的地方竟然放著一尊巨大的印璽。

    印璽雕刻著九條魔龍,各有五爪,微微閃爍熒光,印下並無字跡。

    鬼璽!

    我心髒一條,不由大喜。

    這兩尊相對的骨骸自鬼璽之中攝取力量,然後涌入鐵鏈之中然後鎮壓著龍脈,然後龍脈噴出一口口氣息來,隨即又被鬼璽吸進去。

    這就成了一個循環,使得鬼璽無法動彈,龍脈也無法動彈。

    鬼將軍留給我的一道氣息,在這里被完全鎮壓住,召喚不出來,連高冷哥的對話也十分艱難。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王盼,現在就只有一個辦法能將這東西拿到手,但需要你得冒險,你要听嗎。"高冷哥說道,但說完連他自己也笑了。

    是啊,我們現在難道不是在冒險嗎?

    "說罷!"

    我說道。

    "十殿閻羅祭,你以十殿閻羅祭模擬出陰間閻羅的氣息,然後將鬼璽的力量引爆出來。但是這兩尊人形應該是藏鋒與白奇的肉體力量形成的,所以一定會在你得手後阻止你,所以到時候你想逃出這個空間,那麼就將是極為困難的,你準備好了沒有?"

    高冷哥說道。

    我這才恍然,是了。

    鬼璽本就是陰間鬼帝的印璽,十殿閻羅各自也有著一塊玉璽,就像是鬼帝座下的十位王爺,各自有著鬼帝的一絲權利。

    那麼這樣瞧起來,十殿閻羅祭之中有著鬼帝的氣息。

    鬼璽乃是鬼帝之印璽,不知存在了有多久,就算沒有靈性,那也是對鬼璽氣息會產生反應的。那麼我以十殿閻羅祭之力量,必定能讓鬼璽掙脫這種困境。

    我深吸一口氣,血刃飛出,我踏劍于上,御劍而起。

    御劍。

    元嬰境界便能剝離出一絲意念,然後以意念御劍,御劍飛行。我來到鬼璽的面前,此時近距離的看著它,更覺得它的力量竟然如此宏偉。系以役巴。

    我將體內雜念都排出去,然後手臂緩緩伸出,體內鬼力翻滾著。

    "十殿閻羅祭,我為秦廣王!"

    嗡嗡嗡!

    我的手掌搭在鬼璽上,方才感覺到入手一絲清涼,那鬼璽就震動了起來。對我體內的地獄之力產生了感應,隨即便在我的引導之下漸漸的脫離了兩只大手的操控。

    我喜出望外,頓時體內鬼力再催三成,使得吸引力變得更大。

    但就在這時候,整個洞窟之中的頭骨都開始動了起來。

    特別是那兩個相對而立的巨大人像,無數頭骨組成的眼楮里,一道漆黑中帶著淡藍色的火焰燃燒起來,緩緩的活了過來。

    我面色一變,鬼力涌出更為狂暴,手臂已經用上了蠻力,鬼璽抗拒之力漸小。

    "嗯?大膽盜賊,竟然敢偷鬼璽。死!"

    一個死字,震耳欲聾,滿窟頭骨眼中光芒閃爍,全部活了過來,同時大喝。

    死!

    死!

    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