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章高興的太早

第八十章高興的太早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遭!"

    巨大的恐懼感充斥我的全身,鬼璽終于被我抓了出來。但這個時候滿窟的頭骨也都完全活動起來,齊齊喊出了一個死字。那巨大的聲音在壁窟之中回響著,直撞進我的靈魂之中,我頓時感覺到腦海里嗡嗡作響。

    隨即我手中的鬼璽一震。將這聲音鎮壓住,但是半空中我掉下來的通道卻在頭骨的蠕動之下緩緩開始封閉。

    這牆壁竟然真的是以骷髏頭骨制造成的,密密麻麻不知蜿蜒了多少里。

    隨即兩個骨巨人手臂直接朝我抓攝。一股死亡的力量將我給籠罩住。那比陰氣還要陰晦,仿佛要將天下萬物都腐蝕。那是衰敗的力量,能直接將人的靈魂給腐蝕,是攻擊靈魂的力量。

    我內心之中被陰雲籠罩住,各種負面情緒都沖擊著我的靈魂。

    這種力量讓我霎那之間就想將手中的鬼璽放下,然後自刎而死,仿佛這才是歸途。

    "不行啊,給我散開!"

    在這之前的話。我會被這種力量給打倒。但是我在藏鋒的身軀上畫花臉,已經將自己心中的破綻給去除了,所以這心靈的力量無法對我產生傷害。

    我大喝一聲,體內一輕,然後整個人都輕松。

    但此時兩道巨爪抓來,我渾身冷汗,血刃險之又險的落入手中,隨即在電光火石之間,劍光劃過一道清光往下斬出。

    嘩啦!劍光斬在骨巨人手指上,頓時將一個手指頭給斬下來。系以投亡。

    但是手指頭上的骨頭一流動,就將那些碎裂頭骨給排擠了出去。然後就那些頭骨就變得更加緊密了。

    躲過了這一抓,但是周圍全都是頭骨在飛舞,頭頂的通道只剩下一半的寬度。

    "走!"

    我以念御劍,身隨劍身而往上空飛去。同時將玉璽往我靈魂之中收起,頓時速度變得更快轉眼間就來到了通道的口子上。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體忽然一重,體內仿佛響起了爆炸聲。

    我急忙內視,但見靈魂之海中,神農鼎與鬼璽相互踫撞,相互鎮壓,竟然誰都不讓誰。

    "是了,這神農鼎是人間神器,鬼璽乃是地府神器。兩虎相遇必有一戰,兩虎相爭必有一傷。王盼,快快將這兩者分開,不然連你也會危險。"

    高冷哥駕馭玉佩以其中鬼將軍留下的印記來控制鬼璽。但鬼璽卻依舊是十分不安分。我連忙以意念將神農鼎包裹住,想要將它們停下來。

    此時外界的身體,忽然感覺一緊,便被其中一只骨巨人的手臂給抓住。

    "盜賊!死!"

    骨手上的頭骨齊齊發出吼聲,張開了嘴巴在我身上撕咬,一條條的血肉被它們撕咬下來。我身體中的鬼力頓時緩緩流失,一股股虛弱感覺傳來。

    我又急又怕,身體真是內憂外患。

    骨巨人抓著往下拖,但它的力量並不比我強多少,自然只能與我僵持。此時另一名骨巨人的手臂也伸展過來,也是將我抓住,頓時我的身體所受之壓力再升一倍。

    "該死的,我死了你們也不能重見天日了,還爭什麼,到時候你們就拿來裝屎了。先將眼前的難關度過再說啊,你大爺的鬼璽,你大爺的神農鼎!"

    我頓時破口大罵,雙目赤紅,腳上已經被啃咬的只剩下骨頭了。

    此時神農鼎率先停下來,嗡的一聲涌出一股藥氣將我的鬼體修補完畢。鬼璽也不甘示弱,一股力量震蕩出來,將兩只手臂給震開來。

    然後。

    它們就緊靠在一起,都沉默下來,我頓時傻眼了。這兩者似乎因為彼此相差不多的情況下,選擇彼此沉默,誰也不招惹誰。

    但這就把我難住了啊,此時兩者的力量我都無法調用。

    這樣的話我從地底逃出去的幾率,又降低不少。

    "夠了,安分一點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

    霎時間我已經沒有時間去思考怎麼借助它們的幫忙,此時上方的通道已經只剩下三分之一,而骨巨人的手臂從上而下已經將我的去路給封閉了。

    無數聲音在地底響起,將我的耳朵都要震聾。

    解決掉體內的憂患,我卻是笑了起來。

    "數量太多,我根本就應付不過來。但是,你們終究是死物,沒有思考問題的能力,你們根本就忽略了一個事實。"

    見著手臂好似蒲扇般拍過來,我反而笑了,隨即長劍舉起。

    隨即一股森然劍意從中蔓延而出,便見一道巨大的光劍自血刃上生出,壓迫力比剛才那一劍還大。

    天問三劍,問意,守護之劍。

    這一劍是守護我自己的生命,守護我所堅持的一切。

    "沒...用!"

    骨巨人聲音更大,雙手之力量再催,威力將空間都震動了,一道道裂縫竟然在它掌緣閃爍,簡直就要將我吞噬掉。

    但我的嘴角卻是笑了起來,看著底下呼嚕睡著的龍脈化身,眼中露出一絲狠芒。

    "你以為我這一劍,是要斬你嗎,簡直笑話。"

    龍脈化身呼嚕睡著,依舊被鐵鏈給捆住,所以兩個骨巨人只能用單手來抓我。但此時因為這些鬼骨頭的慘叫,時斷時續,好像隨時都要醒來似得,所以有不少的骨頭將這條龍脈化身給護住。

    而那些骨頭,有意無意的都在避開這龍脈化身。

    所以我的這守護之劍,斬的,就是這依舊在熟睡的龍脈化身。原本鬼璽和這些頭骨,就是為了將龍脈化身給斬殺掉,這一劍,不圖將它斬殺,而是將它激怒。

    "不!"

    在骨巨人絕望的呼叫之中,這一劍劃出最為燦爛的光芒,垂直而下,速度越來越快,彷如流星。

    劍芒刺穿了數道想要擋過來的頭骨防御,最終卻只是被削弱了兩三層,然後狠狠落在龍脈化身的額頭上。

     嚓!光劍斷裂,龍脈化身的額頭也出現了一個傷口,立刻就有地煞之氣從中噴灑出來,就好像是它的血液。

    嘩啦!嘩啦!

    龍脈化身緩緩睜開眼楮,一絲光芒在其中閃爍出來,它被埋在骨頭中的整個身體開始扭動起來。

    天翻地覆!

    仿若洹河沙數般的頭骨立刻亂了,蜂擁而上,死死的要將龍脈化身給鎮壓住。但是龍脈之力量太強大了,與我根本就不再一個層面。

    "不!不!不!"

    骨巨人大叫著,對我的攻擊生生的停住,首先是要將龍脈化身給鎮壓。

    我血刃再揮,再次斬出一劍,將上方的骨頭都給斬碎。隨即通便露了出來,然後我整個身體迅速的御劍而飛,直入那最頂端的漩渦中。

    "再見,不對,是永別了!"

    看著那骨巨人,我最後一句話消散在空中,似乎還能隱隱約約的听到骨巨人的怒吼。

    出那漩渦,便感覺到整片大地都在顫抖。不光是我腳下,我感覺到整個王城都在顫抖著,一片片裂痕在地面形成。就好像地下有一條龍在翻身似得,在鬼域竟然產生了地震。

    這的確是龍脈化身在翻身,我取了鬼璽,它自然要趁機脫困。

    "嘶嗷嘶嗷!"

    一道道沉悶的龍吟之聲自地底響起,地震越來越強。

    而在我面前的藏鋒與白奇的身體,忽然間散發出白色的光芒,在鎮壓著震動。但是這也無濟于事,龍脈本身就承載著整個鬼域的地脈之力,只不過兩具陸地神仙的軀體而已,根本沒有辦法鎮壓。

    除非是藏鋒或者白奇親至,才能鎮壓這龍脈化身。

    "哈哈,終于到手了!"

    看著滿臉墨水的藏鋒,我不由得哈哈大笑。

    "你是不是高興的有點太早了,楊明。"

    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傳來,我轉頭看去,卻見無皮鬼拿著驚魂鈴,死死的盯著我,眼中充滿怨恨。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