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四章危險

第八十四章危險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冰風珠與陰丸的能量爆沖,將灼熱的真火和純陽之力給絞的粉碎,然後直接爆炸開來。五里方圓之內直接遭到了無差別暴擊,我與無皮鬼首當其沖,最先中招。

    我等于是被自己的真火給反噬。靈魂之力量直接被灼燒了一半,渾身力量大減,被擊飛數十里。

    甚至此時竟然昏昏欲睡。要暈倒過去。

    "王盼。不能睡。這一睡就危險了,趕緊離開這里。"高冷哥的聲音傳來,它還沒有從傷害之中恢復,此時聲音很低。

    但是我听著這個聲音,頓時就精神一震,強行打起精神來,化為一道黑影往鬼城北方而去。

    我被擊飛的方向是北方,所以我便決定從北方繞道去東邊城門。這樣便避免與那無皮鬼再接觸。

    況且無皮鬼必定會全城搜索我的存在,若還在城中,必定會受到搜查。

    內王城之中鬼仙的入侵還在繼續,而且其勢頭不但沒減弱,鬼魂反而還越來越多。整個內王城之中到處都是戰火,那些鬼魂又殺之不盡。

    御林鬼軍也無法將它們一個個的全部給收押起來,直接就地格殺,然後吞吃下去。

    整個王城之中,上演著鬼與鬼之間的吞噬戲碼。

    我的元嬰之中化出了一道氣息將自己的存在隱藏起來,然後在眾多鬼魂之中往城外溜去。我雖然力量受到重創,但是我的速度卻並不慢。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我就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城門口,此地已經被龍脈之靈給絞碎了。

    其實這個時候最好的隱藏方法,就是在城內扮演失控的鬼。但是我雖然能用吞噬鬼仙的力量,但是那力量太駁雜。需要我耗費靈力去煉化,反而得不償失。

    "要是鬼璽和神農鼎的力量能被我調動,那就好了,這樣還有誰能擋住我。可惜現在它們就像大爺似得在我體內,我能用的便只有槐樹精華,還有血刃了。"

    我嘴里雖然埋怨著,但是心里卻沒多大的抱怨。這一切都是外力,人最重要的還是要靠自己。

    此時我身體中的力量只剩下一半,靈魂之力量損傷的尤為嚴重,退化到了六寸元嬰中品中級的層次,與元嬰能量持平。此時我要是遇到一名中品巔峰的鬼仙。只怕最多能與之打個平手。若是像無皮鬼那種半只腳踏進上品鬼仙的存在,便只能逃了。

    此次我在地底,還有與無皮鬼戰斗的時候,用了太多的陰丸和冰風珠,感覺神農鼎中空空的。

    "竟然只剩下兩百多粒冰風珠和一百多粒陰丸,再來幾次爆炸就沒了。"不過這樣的事情我可不想再來一次,那個驚魂鈴真是太可怕了。【愛書屋】

    遠遠的望著東城門處的半空中,阿修羅雙翼形成的結界還在不斷的鼓動,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從中破開。我知道只要露出一絲縫隙,藏鋒就能知道外界的情況,那時候還不知道他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暴怒呢。

    不過我這也算是間接破壞了他的一部分計劃,頓時心中暢快無比。

    藏鋒,我終于開始與他的交鋒。

    黃大仙,現在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若你不能帶著小幽出現,我就只有殺進去與藏鋒同歸于盡了。

    "希望那無皮鬼不要再追來,此時有著地獄的掩飾,我就算是拼著被藏鋒發現,也要將它擊殺。況且我這還有這兩樣東西,不知道你擋得住不。"

    我看著神農鼎之中那一粒灰色的丹丸,還有一粒綠色的丹丸,森然笑道。

    十殿閻羅祭,乃是我最後的殺招。在鬼域之中如果全力用出的話,絕對會使得整個鬼域都產生感應。這八大地獄之中鬼魂那麼多,若真正被地獄給影響,我無法控制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黃大仙就曾告訴我,不要輕易在鬼域之中施展十殿閻羅祭,不然的話我一定會後悔。

    在說這話的時候,黃大仙眼中露出了恐懼神色。似乎它曾經在鬼域使用十殿閻羅祭的時候,發生了一些並不是很好的事情。

    的確,在地獄修煉的時候,我也只是引動地獄之氣,就算是發動十殿閻羅祭,也是在靈魂中。

    走著走著,我的元嬰忽然一震動,似乎感覺被壓制住了。隨即當我踏進眼前這一座地獄的時候,比之前更為狂暴的陰煞之氣也就直接涌入到我的靈魂。

    我一邊抵御著陰煞氣息,隨即身上那塊身份銘牌抖動了幾下,使得壓力減小。

    這個時候我才抬起頭,遠遠望去,卻是眼皮一抖。

    "這,是......"

    入目所見,盡是一片片的銅鐵樹森林。但卻不是我進入地獄時候的那種刀劍之鐵樹,而是一片片低矮的銅鐵樹森林,這原本看起來是十分有美感的景象。

    但是。

    在這些銅鐵樹上,掛著一片片耷拉著的物體,此地不過離那邊只有數十丈,我的目光能清晰的捕捉到那上面物體的樣子,不過我卻情願我看不到。

    因為在銅鐵樹的枝椏上,掛著無數皮。

    這些皮的內中那一面鮮血淋灕,各種各樣的血液流淌的到處都是。鼻腔中腥臭的味道撲鼻而來,仿佛是來到了屠宰場。

    掛著的皮,有鬼仙的皮,也有夜叉和羅剎的皮。甚至連母夜叉和女羅剎的皮都有,她們十分美麗,就好像凡間之中最美麗的仙子,但此時卻都成了這地獄中的一張皮。

    "扒皮地獄!"

    我寒聲道。隨即咽了口唾沫。

    在古代的刑罰之中,倒是有水銀灌體剝皮之刑罰。但這地獄之中的皮內在十分粗糙,明顯是用利刃給生生剝下來的。人的身體皮膚有著數十萬根神經,剝下來會十分痛苦。但鬼的鬼體卻是以靈魂為身體,鬼體上如同有著數百萬的神經。

    可想而知,這些被剝皮的鬼仙,到底受到了多大的傷害。

    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間想起個人事來,眼中露出了震驚。

    "水銀?不會是他吧!"我苦笑了一聲,忽然想起一個似乎被我遺忘了很久的人。如果無皮鬼就是他的話,我的確是欠他一個承諾。

    我忽然發現,我對無皮鬼並沒有多少懼怕或者恨意了。

    不過現在並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因為此時,我的身體忽然間感覺到一股吸力。

    "咦?"

    不光是吸力,此時此刻我的身體中,久久沒有動彈的鬼璽忽然散發出力量來,涌入地底。而神農鼎之中,也是不斷產生吸力,將天地之間的地獄之力給吸引進來。不僅如此,還將靈氣也直接吸收進去,不一會兒就形成了百粒丹丸。

    靈氣經過我的肉體,變成了陰丸,扒皮地獄的陰氣陰煞進入,卻形成一種充滿鋒利氣息的金珠。

    我頓時大喜,這樣下去我的殺招就能多使用幾次了。

    不過這神秘的吸力讓我很是在意,便想要掙脫。

    "王盼,小心些。我感覺到似乎有什麼經過鬼璽吸引著你的靈魂,甚至也影響著雙魚玉佩。這其中應該會有恢復靈魂的東西存在,千萬要小心些。"高冷哥開口說道。系役何才。

    我點點頭,略微帶著一點興奮,便對著銅鐵樹森林之中奔跑過去。

    但隨即我就發現,我似乎小看了這個地獄。

    原本離我只有數十丈距離的森林,看起來是很小的,但當我到達這地方的時候才發現,這些銅鐵樹木,竟然每一棵都有幾十丈高。

    那些巨大的皮,一滴滴血液從中滴落,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在地上一團團黑氣在不斷從地底冒出,然後吞噬這血液之後又縮進去。

    這才是地獄。

    然後一道黑影迎面而來,它的身上充滿壓迫感,竟然是一只中品鬼仙巔峰。

    "嘿嘿嘿,終于找到你了。"

    它獰笑著將我完全鎖定,吐出一句話。

    ps:

    第四更,求一下鑽石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