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五章用劍

第八十五章用劍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對面那命鬼仙中品巔峰層次的鬼族,是一只男性夜叉,但它和之前我見過的夜叉不同,臉已經不是那種奇異的模樣了,而是變得稍微順眼一點。夜叉族有些奇特。母夜叉生來就很美,甚至能生長成傳說中的天女。

    而男性夜叉隨著力量層次的增長,它們的樣子會發生變化。

    此時在我眼前這一名男性夜叉。只有一丈多高。在夜叉族中算是中等身高。它的面色呈現紅色好似蜥蜴的皮膚,額角有兩枚小小的尖角。它的牙齒向外呲出來,仿佛犬牙般交錯著。

    它的身體是淡藍色的,硬皮膚上只圍了一個皮裙,與綠色的眼楮交相輝映,閃爍著光芒。

    只不過,這個夜叉圍著的皮裙,不是虎皮裙也不是其他皮。

    而是人皮裙。

    這個夜叉左手拿著一柄三叉戟。居高臨下的向我走來,三叉戟上叉著幾個無皮鬼仙,它們哇哇亂叫著。夜叉隨手撕下一根鬼仙的腳,放在嘴里卡巴卡巴的咬著,綠色的血液流淌出來,顯得更加陰森。

    夜叉族有著阿修羅這樣的戰神,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夜叉都有著與阿修羅一樣回去地府的心,它們甚至更多的都不知道地府的事情,認為阿修羅是背叛了它們的族群,並以阿修羅為恥。【愛書屋】

    "信息傳遞的這麼快嗎,這世間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瞧著那夜叉不緊不慢的走著,似乎並不著急。但我發現它每走一步,都踏在我的呼吸點上,整個人都好像是一道浪潮般緩緩的朝我壓迫過來,一浪接著一浪。仿佛要將我這塊頑石給拍死在沙灘上。

    我平舉著血刃,體內陰陽兩股力量轉動著,不斷增強著彼此的威力,以孕育出最強的一擊。

    隨著我體內陰陽力量的運行,血刃上陰陽球也在不停轉動,鐵鏈與水晶頭骨也在抖動。那水晶頭骨更是嘎嘎叩擊著牙齒,隨即一道道無形的波紋自其散發出來,竟然將夜叉的腳步擾亂了。

    夜叉腳步一頓,就看向了我手中的血刃,眼中露出一種貪婪來。

    此時它將手中剩下的鬼仙肢體給丟掉,然後三叉戟上出現一道力量。完全將那上面的鬼仙給撕裂。

    鬼仙哇哇大叫著掉在地上,然後慘叫著就要起來,但沒想到地面上竟然伸出幾道爪子似得東西,直接將這些鬼仙殘肢給脫了進去,就好像這地面也是活著的一樣。

    不能重傷倒地,不然的話這地面一定會出現問題。

    我看著這地面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

    "沒想到你還能破解我的力量,楊明,我給你個機會,只要將你手中的兵器給我,那麼我就放你一馬。我墮海夜叉向來是說一不二,甚至還可以幫你逃離這個地方,怎麼樣?"那夜叉說道,但腳下之靈魂浪潮力量再次增加。

    我頓時一愣,血刃給你?隨即冷笑,要是真正地將血刃給你,那才是死定了吧。

    這個夜叉是我遇到第一個與我講條件的中品鬼仙,鬼域中鬼族分為三個種族,分別是鬼仙,夜叉和羅剎。而在其中,只有那些進化到了高端層次的存在,才會被種族承認,然後出現自己的名字。

    夜叉族的名字都會在後面加上夜叉兩個字,這個夜叉的名字就叫做墮海夜叉。

    "好啊,既然墮海夜叉這麼爽快,那麼我便將血刃給你又如何,你接著。"我嘿然笑道,將血刃舉起來。

    隨即我將血刃一拋,直接丟向墮海夜叉。

    墮海夜叉頓時有些錯愕,還以為會有一番口舌的,但沒想到我竟然這麼爽快。還以為有詐,把三叉戟一揮,就將血刃給挑住,隨即似乎認為沒有異狀之後,才將之握入右手。

    隨著它的力量涌入,血刃竟然緩緩生長了一截,變長了一倍。

    然後墮海夜叉揮舞了幾下,似乎覺得血刃十分順手,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好劍,好劍。"

    隨著它的笑聲,一道更為凶猛的力量沖擊向我的身體,我頓時被這力量給沖擊的晃動了一下。隨即我的面色微微一動,心道這夜叉好強的的力量。

    我發現墮海夜叉的周圍,竟然沒有其他的鬼仙存在,就好像強者的地盤沒有其他野獸似得。

    墮海夜叉笑到開心處,猛然一揮劍,劍上鬼力爆射出去,化為一道漆黑的鬼手將幾十丈外偷窺的一名下品鬼仙給抓攝住。直接捏成了碎片,然後抓攝著一團鬼力回來。

    血刃可以吸食生靈的血液,自然可以吸食死靈的陰氣,這就是墮海夜叉看上血刃的原因。

    "既然能讓墮海夜高興,那我就告辭了。"瞧著它欣喜若狂的樣子,我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來,隨即緩緩躬身。

    但就在我躬身的時候,墮海夜叉綠色的眼珠子一轉,臉上出現狡詐的樣子。

    隨即它將血刃舉起,鬼力翻涌。

    "別急著走啊,本夜叉說過會保護你的嘛,就給我留下吧。"鬼力如潮,墮海夜叉的力量再次涌來,直沖我的腳底。

    感受著鬼力的沖擊,我面色一變,慌忙後退,但這個時候墮海夜叉手中血刃又迸射出一只長長的鬼手來朝我抓攝。

    "沒想到墮海夜叉你果然不講信用,枉我這麼信任你!"

    我佯裝著憤怒,不斷躲避著血刃鬼手的爪擊,在周圍的銅鐵樹林上跳躍著。

    隨即我就發現這些銅鐵樹上竟然生長著一個個倒刺,有的還伸出很長。只要將人掛上去,往下一拉,就能把皮給剝下來。

    我不斷變化著落腳點,隨即仰頭看著那獰笑的夜叉。

    但此時,我腳下樹木身上的倒刺忽然一刺,將我腳心給刺破,鬼力流淌出去。我頓時猛然一個跳躍出來,直接落到了半空中。

    "嘎嘎嘎!你竟然相信鬼話,我是應該贊嘆你呢,還是應該罵你愚蠢呢?"那墮海夜叉嘎嘎大笑,手中血刃噴出的鬼手驟然大漲,直接像是黑幕一半朝我抓來,我在半空中避無可避。

    嘩!

    我的身體直接被抓住,那墮海夜叉哈哈大笑,就往後一扯。

    "同樣的話我也還給你,雖然我並不是鬼,但你也不應該相信我的鬼話!"我眼中露出光芒來,隨即意念隨之一引。

    "嘩啦!"在墮海夜叉的疑惑眼神之中,血刃之陰陽球劇烈顫抖起來,那鐵鏈嘩啦一聲像毒蛇一半緩緩伸長,直接繞著墮海夜叉的手臂瞬間爬滿它的半個身軀。這下子直接就將它的半個身體給封印起來,它的右手頓時一揮三叉戟。

    "鐺!"三叉戟與血刃交擊,發出劇烈的聲音,但此時鐵鏈上的水晶頭骨竟然在吞吸著它的鬼力,頓時速度更快,轉眼間就化為長長的鐵鏈將它整個身體都包裹起來。

    這鐵鏈本質上乃是拘魂鏈,而且是地獄之中的拘魂鏈,威力更強。因為在這拘魂鏈上,沾染了真正地獄鬼差的氣息,那每一尊都是極為凶悍的存在,比起鬼域這些冒牌貨,簡直不再同一個水平面上。系役狂巴。

    墮海夜叉促不及防之下,也著了我的道。

    我身上的黑色鬼手直接消散開,這次用御劍之法陰了它一把,心中自然是暢快無比。我看著它身邊的三叉戟,眼中露出奇異的色彩。

    "哎呀,這兵器很不錯啊,不過我還是適合用劍呢!"

    不過我沒有與它一樣愚蠢,一腳將這三叉戟給踢到它身上,拘魂鏈嘩啦流動,將之覆蓋住。全身都被拘魂鏈鎖住,那墮海夜叉魂魄中的力量被壓制,甚至連三叉戟都被鎖。

    但是它並沒有沮喪,反而咧開嘴笑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