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六章交換

第八十六章交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隨著墮海夜叉的陰笑聲,它的背部肌肉仿佛變成了一條條蟲子,在皮膚下不斷蠕動,血管隨時都好像要爆開似得。它的指甲飛速生長,眨眼時間竟然直接長出一尺長。而隨著它背部肌肉在蠕動。身體其他地方卻詭異的萎縮下去。

    我感覺到不對勁,便是一劍刺中了它的胸口,但此時它卻猛然睜大眼楮。

    "游戲就是要這樣才好玩嘛!"

    噗!墮海夜叉胸膛受到重創。但卻並沒有流出血液來。它悠然吐出一句話之後。瞳孔便渙散下來。隨即它的後背猛然一漲,鐵鏈被撐開來,露出了縫隙。隨著它的胸膛一顫,便見到兩團肉瘤從鐵鏈的縫隙之中迸射出去。

    嗤啦,嗤啦。

    兩團跳動著,還沾著粘液彷如腦髓的肉瘤彈出來,直接朝著我迸射。

    "吃了它!"

    墮海夜叉整個身體就像是一層皮似得倒下去,內髒那些東西都消失不見了。隨即我森然一笑。對著水晶頭骨下令道。水晶頭骨頓時水晶頭骨仿佛一尊饕餮,直接將這些殘骸給吞吃下去。

    只不過那三叉戟乃是兵器,似乎並不能吞吃。

    咻!咻!

    發出尖銳的響聲,直取的我眉心。但此時我豈能任由它的攻擊,血刃之中光芒如潮,我在身形後退之時劍尖往前一點。頓時將這兩個肉瘤給刺中。但刺中的時候,我心中警兆大盛,立刻棄劍飛退。

    哧。卻見兩道綠色的液體從肉瘤的傷口之中噴灑出來,落在地上頓時形成哧哧響聲,竟然將地面都腐蝕出一片傷痕。而那兩個肉瘤依舊還在蠕動著,一股股毒液繼續噴灑。

    我連忙將拘魂鏈一收,靈氣運轉使得那肉瘤脫落。

    血刃入手,我仔細檢查了血刃,竟然沒有什麼變化。

    而落在地上的兩團肉瘤直接融合在一起,然後形成與我差不多高的人形。漸漸的生長出了眉目,一切都是之前那墮海夜叉的縮小版,甚至還有一對翅膀。

    原來這個墮海夜叉是將翅膀收斂到身體中,等到被抓攝之後,就直接放棄一部分鬼體,將翅膀從體內彈射出來,然後重新形成一具鬼體,從而以這種仿佛來躲避拘魂鏈的鎖魂。

    而將身體縮小之後,墮海夜叉的威勢不但沒有減小,甚至更加凝實。

    "還是這樣的身體比較好,不至于找不到你。"墮海夜叉雙手一撮。便將那三叉戟拿在手上,頓時三叉戟劃過一道弧線直接朝我砍來,三叉戟上一道足有一張高達半月形光斬直接從中斬擊出來。

    嘩!

    "海上升明月!"墮海夜叉口中喃喃叫道。這刃光似乎一輪玄月,這一斬竟然無聲無息的,要將人心魄都奪去。

    我拘魂鏈收回來,血刃之中陰陽球震動,被這月光吸引住,似乎就要直接蹦出來。

    長劍橫出,我雙眼一眯,頓時體內一股地獄之力緩緩震動。隨即以陰陽球引動到劍鋒之上,使得劍鋒中地獄之力含而不發,劃過一道黑紅的光芒直刺那明月斬。

     嚓。

    地獄之力無聲無息的將明月斬碎,竟吸收了不少月光,然後一道水汽噴灑在我臉上。

    水汽?這地獄之中從未下雨,哪里來的水汽。

    但隨即我就發現這並不是真正的水汽,而是空氣中一股漂浮的血腥之氣,各種血液的腥臭在空氣中竟然形成了一股血霧。

    不對,不是自然形成的。

    "夜叉,探海式。"隨著墮海夜叉之三叉戟往下一抖,然後在空氣中攪動,那漫天的血氣就緩緩聚集起來。在墮海夜叉的面前,竟似乎有著一片血氣之海,在它的攪動之下竟然形成一個漩渦。

    "問天三劍!"我頓時差點站立不穩,險些跌倒,不過我也不甘示弱,血刃劍氣留形,隨著我真氣和鬼氣的運轉,三劍化為劍輪。

    嘩啦!

    墮海夜叉三叉戟卷起一道水波龍形,咆哮著直刺而來。古時夜叉墜落于大海,夜叉以三叉戟攪動東海,以水波成龍。化為攻擊,這空氣中的血舞盡數刺來,仿佛血海之龍。

    "劍輪轉!"

    我雙目一凝,三劍轉動,直接斬殺過去。

    轟隆!

    隨即我便中擊暴退,三劍與那三叉戟的水波龍形同時幻滅。血刃擊中三叉戟,竟是不相上下。但墮海夜叉一手回退,三叉戟往後一立,直接將它的身形撐住。

    緊接著,墮海夜叉之三叉戟在地上抖動。

    嘩啦,嘩啦!

    地面上竟然生出一道道血流來,就好像將整片大地都化為一道百丈血海,在墮海夜叉的攪動之下竟然化為滔天巨浪,憤怒的嘶吼著操我鎮壓過來。

    "夜叉,覆海式。"

    血浪翻滾,入目所見滿滿的都是血海,那血液之中更是有無數冤魂呼嘯,影響著我的精神。這一招比起剛才的探海式,力量更強一倍,空氣都被它攪動起來,連最後一絲鬼氣都被壓縮干淨。

    冤魂麼!

    我眼楮眯了起來,如果所什麼東西是我最不懼的,無疑就是這冤魂了。我負手而立,血刃背在背後,在墮海夜叉的眼中完全就是一副完全放棄了抵抗,安心赴死的樣子。

    "永別吧!"墮海夜叉說道,這一式下去,就要冤魂臨體,使得對方被冤魂穿身剝皮而死,這也是扒皮地獄的一項酷刑。

    血浪濁海,翻天覆地,狠狠砸向我的身軀。無數怨靈進入到我的腦海中,頓時一幕幕被三叉戟斬殺的畫面,就直接化為記憶的力量沖擊到了我的靈魂深處。但是我的體內一震,元嬰之真火直接燃燒起來,將那些怨靈都困了起來。

    隨即在我腦海中的靈魂空間忽然變成了黑暗世界,隨即一道巨大的漩渦從中生成。

    "十殿閻羅祭,我為秦廣王!"

    嗡嗡嗡!系嗎頁扛。

    一道身影從中出現,身穿暗龍袍,頭戴平天冠。似乎閻羅重現人間,鎮壓鬼神。那些蜂擁而來的怨靈怨氣就直接拜服,不停膜拜。

    而就在此時,那一直好似在另外一個空間中的鬼璽,忽然也震動起來,直接飛到我的手上。

    嗖!

    那拜服的怨氣連氣泡都沒有出一點,就直接被鬼璽給吸收進去。隨即靈魂中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渦,將體外的血海都影響到,一股股血浪就被吸收進來。

    "死無葬身之地了吧,管你是什麼東西。"在外面的墮海夜叉看著我被血海淹沒,頓時獰笑著收回了三叉戟。隨即就要轉身離開,但沒想到這個時候血海之中似乎有漩渦形成,隨即它轉頭一看,頓時靈魂一顫,差點就被吸了進去。

    它穩住魂體,隨即便朝血海看過去,卻見血海中心有一個巨大的漩渦,只是一個眨眼之間就已經將血海吸收了一半。甚至這漩渦之力量不斷影響著周圍的存在,將一道道靈魂都給吸了進去。

    墮海夜叉將三叉戟撐在地上,抵擋這股吸力,但雖然將三叉戟叉在地里,但人還在往那邊過去。

    不但是靈魂力量,甚至是一身鬼氣也被吸的七七八八。

    "啊!"墮海夜叉絕望的大叫,渾身酸軟,竟然險些摔倒。

    我的身體已經將血海給全部吸收,頓時腦海中的秦廣王形象就轟然破碎消失。隨即那鬼璽也就恢復了原狀,然後直接飛回了遠處,似乎與神農鼎相互對峙著,一動不動。

    我睜開了眼楮,隨即看向那靈魂和鬼力都已經耗費不少的夜叉,揮劍將它的腦袋斬了下來,身體也斬成了七八段。隨即水晶頭骨將它的身體都吞吃干淨,只剩下一個腦袋。

    當我要控制水晶頭骨吞吃它最後的意識時,它終于忍不住了。

    "求求你,放過我,我願意用一個秘密交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