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七章身份銘牌

第八十七章身份銘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並沒有靠近墮海夜叉的頭,而是以拘魂鏈將之鎖住,然後水晶頭骨虎視眈眈的將它控制住。方才鬼璽將它的力量吸收進去,我的感覺很清楚,此時它就是強弩之末而已。綠色的毒液將地面腐蝕出坑洞。但是對于水晶頭骨卻並沒有什麼傷害。

    "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不想灰飛煙滅,我知道一個秘密所在。其中有著一棵奇特的植物。只要你能放過我,我便將此地告訴你。"墮海夜叉沒有想到我竟然可以調動鬼璽,甚至不知道我竟然偷了鬼璽。

    它還以為我只是一名通緝犯而已,但並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哦?"

    正打算將它的生命結束掉,但卻沒想到它卻告訴我這麼一個信息。

    其實在鬼域之中的植物是十分稀少的,可以說是極其罕見。這些魂之植物很難生長,其形成的條件極為苛刻。在內王城之中的那些建築物,全都是用陰氣模擬出來的。所以體內鬼氣或者靈氣越重。就會對其產生影響。

    但是鬼域中的植物,與現實世界之中卻是一樣的,並沒有什麼差別。

    槐樹精華可以說是一半魂樹,一半實物,但它的精華對靈魂有著很好的滋養作用。現在我的魂魄已經沒有了疼痛的感覺,雖然還是沒有恢復實力,但卻是讓我的靈魂感覺到正在成長。

    不過陰間的這些植物,卻有著與凡間植物不同的地方。

    千佳音做夢都想要用這些植物來喂養她的蠱蟲,若是千佳音到來,只怕會瘋狂。然而現在,如果真正得到這植物,我應該能快速的恢復靈魂。系嗎每號。

    "說吧。"

    我瞧著東方天空中的黑色封印結界,阿修羅它們的戰斗應該不會在短時間之內結束,小幽的靈魂感應也並沒有不妥,我想了想後冷然說道。

    墮海夜叉面色一變。但它小命握在我手中,它此時只能認慫。

    "你得先發誓保證我不將我滅殺,我才能放心的告訴你。"墮海夜叉守口如瓶,非要我發誓。

    但我嗤笑道︰"你現在我手中生殺奪予,還想要我發誓,不覺得這可笑麼。況且這世上有一種術法叫做攝魂術,如果你想試試它的威力,也未嘗不可啊。"

    听完我說的話,那墮海夜叉頓時面色大變。

    但實際上那攝魂術其實並沒有那麼厲害,且不說我現在靈魂之中有傷,單單只是墮海夜叉的靈魂強度就已經讓我倍感壓力。若是強行去攝魂的話。必定會被其反彈的力量傷害到魂魄,甚至是逼得墮海夜叉的靈魂爆炸之後將我也給傷害到。

    這得不償失,不到萬不得已我並不想嘗試,因為那有著太多的不定性因素。

    "我,我......"

    那墮海夜叉無話可說,忽然看到了血刃,隨即雙眼一亮,道︰"我願意做你兵器中的封印之魂,拜你為主人,只求您饒恕我。"

    為了存在,墮海夜叉已經是豁出自由。

    血刃有靈,但水晶頭骨無靈,只能被動的被我使用起來對敵。如果將這家伙封印到其中,那麼對于我來說是十分有利的。

    "王盼,答應它。這個墮海夜叉靈魂有些奇特,你答應之後就可以探測它的靈魂。這樣子它什麼都瞞不了你,只能被你知曉。"高冷哥忽然說道。

    當然有奇特的地方了,我所遇到的鬼仙中只有它一個能將靈魂給投射出來,能逃脫拘魂鏈。

    "很好。"

    我點點頭,從體內擠出一滴鮮血來,元嬰之中一絲意念附著在其中心,形成一道極為微弱的符文。只要這道符文到達了夜叉的靈魂之中,就能使得他靈魂被剝離出來,然後封印在其中。只要我隨意動念,就能將它的靈魂滅殺。

    "締結契約吧,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我說道。

    墮海夜叉沉默的點點頭,然後靈魂從鬼體之中蹦了出來。那是一個只有拳頭大的小小夜叉,撲閃著翅膀,竟然在瑟瑟發抖。【愛書屋】

    扒皮地獄之中充滿著凌亂的氣息,這使得它感覺十分不舒服,于是它急忙鑽入了我的鮮血之內。

    頓時血液里的力量形成一個僕字印在它的眉心,隨即它的靈魂上好似包裹了一層東西。再接著它的靈魂竟然閃爍出一絲絲光芒來,竟然產生了一縷陽氣。

    "啊,主人,沒想到您竟然是活人!"

    墮海夜叉頓時大喜,原本以為認主是一次侮辱的,但沒想到我竟然有著陽氣。

    鬼渾身充滿著的是陰煞之氣,其實是需要陽氣滋潤的。這樣才能做到陰陽調和,以成為更強大的上品鬼仙,甚至突破鬼仙。

    但是陽氣又不是任誰都能吸收的,所以最為安全的方法就是在人身上吸取陽氣。

    所以在傳說中就會有很多女鬼啊什麼的吸人陽氣,然後它們修煉到後來,竟然還可以在白天出現在陽間。

    墮海夜叉此時雖然靈魂被水晶頭骨給吸收,有著傷痕,但是現在,竟然慢慢的補回來了。

    甚至它感覺自己不但能將力量補回來,還能到達更高的境界。

    只要在我身邊待著。

    "進去吧,然後帶著我去找那植物。"我淡淡說道,隨即指了指血刃。

    墮海夜叉頓時腦袋像小雞啄米似得點個不停,然後轉入水晶頭骨中,血刃劍首的陰陽球顫抖著。其中意念散發出來,似乎在說著這墮海夜叉只是個小弟,而它才是老大。

    被血刃鎮壓住,墮海夜叉頓時點頭哈腰。

    同時它感覺到被吸收的那些血肉,都用來補充陰陽球的力量,甚至以後吞噬的九成力量都要用在它身上。

    "好的主人,這就帶您去。"墮海夜叉听到我的聲音,便指明方向。

    我隨著它指的路,便往扒皮地獄中行進。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神農鼎的吸力更強了,鬼璽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在與它交匯,而且就在同一個方向。

    那照這麼說來,墮海夜叉和我感應到的竟然是同一個東西?

    "我們現在要去的,是什麼地方。"我問道,那個地方能對我產生感應,又生長著魂之植物,那定是個奇特的地方。

    墮海夜叉頓時一愣,隨即答道︰"是母夜叉,亞諾的行宮。"

    我暗道一聲果然如此,這個地方竟然這麼奇特,那麼必定是獄主所在之地。

    原來在這宮殿之中生長著七色妖花,它吃了其中一片葉子的半片,便使得靈魂強大到能直接脫殼的境界。而且,在這個宮殿之中,還有著其他的東西。

    走了大約三炷香時間,我才到達這夜叉殿的面前。

    這是一座被銅鐵森林包裹起來的灰色城堡,看起來十分古樸,灰色才磚頭上有著尖尖的塔頂。城堡的大門打開著,似乎在歡迎人們進入。

    我沿著階梯走上去,大門之中就是巨型大廳,在最上方有一尊王座。

    不過這王座,卻不是由磚石壘砌。

    而是用花。

    對,一朵高有三丈的七色鮮花,赤橙黃綠青藍紫,分別排列著。其中那一朵紫色花朵上有著巴掌大一小塊被切下來,這大約就是墮海夜叉所說的,七色花了。

    我想到它是魂花,但我沒想到這竟然是一朵這麼大的花。

    "對了,你之前是怎麼找到我的,我記得並沒有泄漏氣息。"我吐出口氣,緩緩走進去,體內鬼璽感應似乎更強了,但在我走進城堡的時候,竟然隱沒下去。

    我邊走邊說道。

    "主人的身份銘牌,是可以定位的,感應起來十分方便。"墮海夜叉回答。

    我面色一變,立即將身份銘牌拿出來要毀掉。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與墮海夜叉戰斗的地方,此時出現了幾十名御林鬼軍,然後御林鬼軍散開,其中走出來一個鬼仙。

    中品巔峰!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