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章大洋

第二章大洋

    到了房間後,果然看到一個大包裹放在我的床上,我一瞅,就感覺有些不對勁,因為這大小,似乎正好里面可以裝上一千來萬。

    包裹還沒有拆封,ms的標志還在上面,我有些不敢上去拆了,我怕我拆開來看,里面方方正正的放著一千萬現金。

    當時我腦子里閃過了一個念頭,就是對方找上門了?

    但我心里還是自欺欺人的存著一點兒僥幸的心理,說不定這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快遞,里面並沒有錢呢?

    我深吸了一口氣,最後還是咬了咬牙,上去把包裹打開了,打開包裹後,我心里那最後一絲僥幸也徹底粉碎。

    里面方方正正的碼放著一堆用白紙條弄好的錢磚,就是有點少,不像我想的那樣有一千萬。

    我把那些錢磚拿出來數了數,不多不少,正好一百萬。

    我不知道月經哥他們給我補得陽壽有多少,但既然這里出現了一百萬,也就是說,這里的錢已經差不多足夠買我的命了。

    當時我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

    好不容易結束了那種擔驚受怕的生活,現在又要來了嗎?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發現自己的內心松了一口氣,好像早就期待著一樣。

    我在自己的房間里面找到自己那會兒讀書時候用的包,把這一百來萬放進包里,這才仔細看起那個快遞單來,我想既然對方是給我寄過來的,上面可能還有他遺留下來的信息。

    果然,上面還真的有對方的信息。

    快遞是從雲南麗江的一個叫做束河鎮的地方寄過來的,我打了一下快遞單上填的手機號碼,不出我所料,打過去是空號,也就是說,現在唯一的信息就是那快遞是從束河那邊的一個客棧寄過來的。

    我去百度了一下束河,束河是麗江三大古鎮之一,我心想現在既然沒有頭緒,要不就去這個束河古鎮的客棧調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蛛絲馬跡?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要不再去成都找月經哥幫忙?

    但很快我就把這個想法給拋到腦後去了,不因為別的,只是不想欠他們什麼,潛意識里,我並不想太麻煩月經哥。

    既然不聯系月經哥,那也就是說,我同樣聯系不到高冷哥了。

    思來想去,我發現自己現在能夠求助的人也只有周小蠻了,這個小丫頭雖然有些不靠譜,但肯定是比我要懂一點的。

    但她過的好好的,我這又把她拉進來,又有些不太好意思。

    最後我竟然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一個可以幫我的人。

    思來想去,我的腦海里面想起了一個人。

    "大洋!"

    雖然上次出現了一個假大洋,但真大洋是有手機的,也就是說,我這次找大洋過來,只要確定了一下他有沒有帶手機就清楚他是不是真大洋了。

    一想到這,我就趕緊拿出手機,找到大洋的電話打了過去,電話剛打通,大洋那神神叨叨的聲音就從話筒那邊傳了過來。

    "無量天尊......"還沒等他說完那套騙人的話,我就沒好氣的開口說道,"是我,王盼。"

    "是你啊,你還沒死呢?"大洋的聲音馬上就變得有些懶了。

    "你死了我都還沒死。"我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這時候大洋也笑了起來,開口說道,"我就奇怪了,上次在那別墅里面,你咋跑了,後來我找你也聯絡不到你,去你家,也不見人影,你到底干嘛去了。"

    "別提了,去了趟成都,倒是你,上次咋知道來別墅找我?"我開口問道。

    "還不是你小子瞎雞巴亂來,我那是過去救你的,你到底是惹了誰啊,竟然弄出那麼大的陣勢來整你。"大洋沒好氣的開口說道,"你是不知道那別墅里面有多少亂七八糟的東西,我差點把命給丟在那。"

    想起來那個別墅,我這心里也感覺有些發毛,上次也是我運氣好,被紅鯉給救了,不然還真的可能死在那。

    我嘆了一口氣,把賣命錢的事情和大洋說了,和高冷哥他們在洪雅八堡村的事情沒和大洋說,就只說有高人幫助,我的陽壽恢復了,但現在又收到了一筆錢。

    大洋听完後,沉默了老半天沒說話,過了好一會兒這才開口說道,"事情有些復雜啊,我還真不清楚這種花錢買命的道術是究竟為了什麼,但看樣子對方是和你不死不休了,寧願花這麼多錢也要整你。"

    "我剛才調查了一下,那快遞是從麗江束河鎮寄過來的,所以就琢磨著要不找你和我一塊去那地方看看,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我開口說道。

    大洋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這要換做是別人,我還真不敢管,這東西里面的溝溝道道很深,一不小心把我自己扯進去就得完蛋,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這要不幫你吧,我道心以後肯定就不穩了......"

    "得了,我還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嗎,這樣吧,你就當陪我去旅游,一切花費都算我的,听說麗江可是艷遇之都啊,說不定你小子在那就能把你的處男之身給破了。"我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大洋一听就樂呵了,連忙答應了下來,問了下我地址後,就說馬上過來。

    給大洋掛了電話後,我也有些虛脫,這一次我真是感覺有些絕望了,因為上次我之所以能夠恢復過來,主要還是月經哥和高冷哥的幫忙,這次我都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救自己了。

    只能想著先去麗江,把這次的事情給調查清楚了,然後再去尋找恢復陽壽的辦法,畢竟老這麼下去可不行,有一就有二,萬一下次我恢復陽壽,他又給我整錢過來,我不是這一輩子都得忙著恢復陽壽嗎?

    所以一定要調查出來到底是誰在搞我,然後再弄陽壽的問題,來個一勞永逸。

    看著桌子上的這一百萬,我的頭都有些大了,估計這世界上看著錢感覺煩的人也就只有我這個奇葩了。

    差不多過了半小時把,我的電話響了,我接起來,是大洋打過來的,"喂,你快下樓來接我,我正在你家門口吃月餅呢。"

    我從窗戶里往外看去,正好看到大洋一邊吃著月餅,一邊和我爸我媽嘮嗑呢。

    這應該是真的大洋了,我深吸了一口氣,走了出來,看到大洋後,這小子瞅著我上下看了眼,在我耳邊小聲的說,"氣色比我上次看到你好多了,你應該還是有段時間活的,不過我先和你說了,我只能陪你去麗江調查,怎麼恢復壽命這種逆天改命的事情我辦不來。"

    我點了點頭,我也不奢求一下子就找到自己恢復壽命的辦法。

    我發現我自己現在心態好了很多,這一次不像上次一樣,嚇得滿世界亂跑了。

    和大洋兩個人在樓下吃了點月餅,我就和我爸媽說和大洋出去玩兒了。

    等坐上車的時候,大洋還拍了拍我的車門,說行啊小子,這都開上寶馬了。

    我沒好氣的白了大洋一眼,這他媽的可是用我的陽壽換過來的。

    把車子開出村子後,我們兩個去了鎮里,找了個飯店,整點酒水飯菜,就聊開了。

    大洋一邊喝著酒,一邊開口說道,"說實話,你這事情的確挺棘手的,你能請到之前幫你的那個高人嗎?"

    我腦海里想起了高冷哥和月經哥,嘆了口氣,"到時候如果真的沒辦法,我就去找他們吧。"

    說實話,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我還真的不想麻煩他們,因為從周小蠻那听了,他們上次在八堡村花的錢可不是少數,這請他們過來,總感覺自己欠了他們很多。

    ps:

    第三更,今天的更新完了~~~~明天更新會比較早,可能下午就更新完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