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十九章鬼帝精血

第八十九章鬼帝精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七色花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將大殿之中照亮。我強行將目光移開,調整自己的身體。那身份銘牌原本我是要毀去的,但想了想卻只是將之封印到了神農鼎之中。此時我心緒波動,不適宜去吸收七色花。我必須要調息片刻。

    這個大殿之中十分空曠,在撐著房頂的柱子上雕刻著壁畫。

    "嗯?那是夜叉探海?"我看著其中三個壁畫,各自畫著一名夜叉。在海上施展著自己的威能。翻江倒海。墮海夜叉的功法是在之前母夜叉批準,在這個地方學習的。

    夜叉探海有三式,一為明月升,二為夜叉探海式,三為夜叉覆海式。

    原來這一招是模擬月亮之力量,使得海浪卷起潮汐來,然後夜叉便以神通翻江倒海。難怪墮海夜叉之前會發出一招明月升,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我暗自將這功法記在心中。若是凡間使用這三式,威力會倍增。

    而說起那個母夜叉,竟然與迦摩有些關系。這個母夜叉原本風流無比,擁有許多個男人。而她更是使得迦摩入贅夜叉族,成為它的丈夫。這下子倒好,母夜叉孕育的兩朵七色花之一被迦摩給吃了,迦摩還做了八獄主之一。

    墮海夜叉只是隨口說著,我看著七色花旁邊的一個花睫,卻有些疑惑起來。

    在這個位置有著一股股波動傳來,也就是這一股波動使得鬼璽在不斷的震動,一定是這兩朵花之下有什麼奇特的物品。

    "不急,先將這花吸食了。"

    我終于將自己的心情給平復下來,隨即便盤坐在這七色花之前。七色花有七片花瓣,巨大而厚實的葉子下方堆疊,我似乎能看見一個妖媚的美人在其上側臥。

    隨即我的一股靈魂之力從額頭遍灑出來。在體內引出一團血液,真血化為一道道血絲球,將七色花的花朵包裹過去。

    血液是身體之中最具有靈性的,可以說其中含有七魄也可以。

    血絲不斷從我身體中拔出,我的臉色越加蒼白,原本恢復一絲的靈魂也有了恍惚之力。不過好在血刃的陰陽球與元嬰之陰陽法袍遙相呼應,在我的體內不斷為我支撐著,使得我有了些許支撐之力。

    "接下來,就要將這根睫給切斷。"我看著血絲球已經將整個七色花給包裹住,便是看著七色花的根睫,眼中露出了光芒。

    我舉起血刃。腦袋里竟然冒起了金星,仿佛隨時都要暈厥。

     嚓。

    七色花的根睫被我切斷,但還沒到我大喜的時候,那根睫便是伸出無數的細小植物根須,然後連接在了一起,又恢復如初。

    "主人,您要用真血成刀隔斷,這才能真正的對七色花進行吸收。"墮海夜叉這時候說道。

    我點了點頭,血絲球之中涌出一絲血液來,在我的操控下形成一柄小刀,隨即切割下來。系記協技。

    七色花離開了枝頭,在空氣中若隱若現,似乎就要化為一道霧氣飄散。不過卻有著血絲球將它包裹住,這才沒有散開。

    "快,快吸進去。"墮海夜叉說道。

    我點了點頭,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將身體中的廢氣全部排放出去,隨即對著那七色花狠狠一吸。七色花化為一道七彩煙霧,在掙扎了幾下之後直接沒入我的鼻孔。

    嗤 !嗤 !

    被七色花涌入,我的鬼體之中肺部仿佛被薄荷充滿了,然後自肺部進入血液蔓延到整個身體,腦海,元嬰之中陰陽法袍距離的震動,真火發揮出劇烈的波動。心髒砰砰直跳,比起之前來竟然增強了幾倍,現在這具身體竟然有著一絲陽氣,成為了活人之身軀,產生了體溫。

    我感覺到身下傳來一陣  的聲音,這王座竟然有些承受不了我的重量。

    "這,七魄入體,轉死化生!"我的靈魂與七魄相溶,頓時一股和諧之感涌來,仿佛這具身體本來就是活體,而不是制造出來的。

    不過我知道這具鬼體本來就有了一絲生之氣息,這才使得七色花這麼順利就融合了。

    我的靈魂傷勢在七色花的滋養下完全復原,鬼力還略微有所增長,甚至元嬰也拔高了一絲,長到六寸九,只差一絲絲就可以突破。

    而在陰陽法袍上,一道道七色光彩緩緩聚集著,就好像身披彩霞,瑞氣氤氳。

    元嬰在火金蓮上站起來,竟然開始演練起夜叉探海的三式,一道道力量卷起滔天波濤。

    感受著肉體的力量,此時我技能用鬼力,也能用真氣也極為順暢,不像是之前那般仿佛無根浮萍。竟然結合的相得益彰,彼此增益著,若踫上之前的無皮鬼,也不至于與之斗的那麼狼狽。

    隨意一招擊出去,陰陽力量轉換之中,竟然形成一道磨盤似得將空氣都給磨碎,出現裂縫。

    "這招就叫做,一氣陰陽大磨盤!"

    這下子,我才是將兩種力量給融會貫通了。

    不過就在此時,花睫逐漸枯萎下去。隨即另外一個花睫也迅速枯萎,然後只在地上留下了一堆塵土和一個坑洞。就在坑洞出現的同時,我體內的鬼璽緩緩震動,與那下面的存在產生吸引。就像是兩者本就是一體,現在就要合而為一。

    嗡!

    泥土之中一件物品震動起來,但洞口有著一道封印將之擋住,那物品不斷掙扎著,但依舊無果。

    我瞧著一團透明的團球在不斷的撞擊著,但被封印著無法出來。

    "這定是于鬼璽來說十分重要的物品,這才會使得鬼璽產生反應。封印是扒皮獄主下的,便是與鬼力有關,嗯,有了!"我雙手一錯,左手陰氣彌漫,右手成陽火如燒,頓時形成了一道陰陽磨盤,在封印上一絞,陽氣彌漫而出。

      。

    封印頓時破碎,內中那圓球呼的一聲跳躍起來,被我抓住。此時鬼璽的影響力便慢慢減小,隨之消失不見,那圓球也好似用盡了力氣似得癱在我的手中。這東西透明的好似有著玻璃的質感,足有拳頭大小。

    在這玻璃球的正中心,有著一絲極細小的,宛如發絲的暗金色細線,在其中扭動變幻著。

    我想不出這是什麼東西,但看下面七色花的根須全都是殘繞著這個細絲來的,所以它的力量便讓我有些心動了。

    "墮海夜叉,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自己想還不如問知情人,我對著水晶頭骨問道。那墮海夜叉見到我在這王座上隨意走動,心中有些害怕,但此時被我一問,便不得不扭動著水晶頭骨,那頭骨中幽幽鬼火看了過來。

    "啊啊啊!"

    墮海夜叉一見這東西,頓時尖叫一聲,聲音將我耳朵都給震疼了。這是身體出現感覺的前奏,之前的感覺都直接作用在靈魂上。它極為驚恐,嚇的拘魂鏈都在發抖。

    我一拍有些激動的墮海夜叉,將它的情緒給壓下去,但它緩了半天,才緩緩的開口。

    "對不起,主人,我實在是太激動了。"

    墮海夜叉說道。

    "說罷,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你看到它就激動。"

    我當然知道這東西不凡,于是問道。

    "這是一滴血液。"

    墮海夜叉說著,然後想了想,又道︰"準確來說,在這封印之中的並不是一滴血液。因為它少了,而是一滴血液中的一絲而已。"

    一絲血液?

    不過墮海夜叉並沒有說完,然後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心中無比震撼。

    "這是一滴來自地獄之中,萬鬼之尊,鬼帝的精血。"

    鬼帝精血!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