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三章插翅難逃

第九十三章插翅難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為什麼偏偏是寒冰獄主!這下子我的身份一下子就曝露了,直接就要面對它的威勢。這寒冰獄主可不是姚風眠那種剛剛晉級的上品鬼仙,而是舉手投足之間可以裂地開山,威勢足足能鎮壓一城的凶悍怪物。

    寒冰獄主在空中散逸成綠雲,然後又收縮。隨即便在天空之中留下一片綠色的痕跡,就好像一條軌跡似得。

    不過這軌跡簡直就像是活了似得,接著又是一個收縮。漫天綠雲卷涌。嘩啦一聲化作漫天雨滴。

    嘩啦,嘩啦......

    原本仰頭看著寒冰獄主,瑟瑟發抖的一名鬼仙忽然被綠色雨滴淋濕。忽然之間它的視線扭曲了起來,然後落在地上,看著自己的身體竟然在融化。

    一名鬼仙被雨滴淋濕,然後忽然之間就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被凍成了冰塊。

    還有的鬼仙被淋濕,直接變成了火焰。

    一時間。火焰,寒冰,泥沼,等等毒液蔓延,一時間數十萬鬼仙都被雨滴淋濕中毒。內王城之中苦難叢生,簡直變成了劇毒的地獄,鬼仙四處躲避,鬼將等等更是大片的死亡。那些御林鬼軍去並沒有受到多大影響,雨滴仿佛有意識似得避開了御林鬼軍。

    霎時間,原本混亂的鬼城,竟然開始變得只剩下一個基調,那就是逃跑。

    寒冰獄主,簡直就是災難之主。只一出現,就將地獄之混亂鎮壓住。

    這就是真正的上品鬼仙,這才是真正的。堪比斬自我的存在。

    "沒有想到,你竟然從阿修羅的手中逃出來,還有所提升,得到了真正地肉體。不對,應該說你果然是阿修羅的棋子,還混到我的寒冰地獄之中,為的就是與它接頭。"

    雌雄獨眼雙頭蛇死死的盯住我,這個時候我無法動彈,周圍的空氣就像是結冰了似得。

    寒冰獄主渾身綠色的盔甲多處受損,看起來是槍矛傷口,在盔甲下燃燒著綠色的火焰。內中時而有紅色的火焰升騰。

    寒冰獄主在我面前落下,俯瞰著我,身體足有數丈高。

    "不過也好,我還以為你死了,沒辦法讓我的寶貝心情更好點。現在,你就給我死吧!"它摸著雌雄獨眼雙頭蛇,隨即空空的眼眶朝我盯來,我感覺到靈魂都好似一冷。

    不好!

    我趕忙轉過頭去,不讓自己的視線與它的眼孔對視。

    "感覺很敏銳嘛,剛才你要是再停留三息視線,就會整個腦袋從空中爆開,就像煙花那麼好看。這毒,叫做一眼留魂,是不是很美。【愛書屋】"寒冰獄主哈哈大笑,不過它並不意外我能躲過這個毒,因為我有實體的存在。

    這是一種以幻術為基礎的毒,有身體的底子,會使得抵抗力大增。

    我沒有答話,體內那一眼留魂的毒還在蔓延,我以三昧真火灼燒體內,好不容易才將這毒素給清除。

    "看你很喜歡寒冰地獄的樣子,還偽裝成我寒冰地獄的鬼差,那我就將這里變成寒冰地獄吧。"

    寒冰獄主說道,隨即便見到它一動不動,深吸了一口氣,胸部好似皮球一樣鼓脹起來。我感覺呼吸一滯,周圍數十里的血氣都被吸進去,數十丈之內直接形成的真空地帶。

    內王城之中,毒雨慢慢停了下來,那些幸免于難的鬼仙才中躲避中驚恐的走了出來。

    這一場毒雨竟將鬼仙給滅殺了三分之一,數十萬鬼仙直接化為膿水。而鬼將更是死了不計其數,那在地上的毒液簡直就像是小河溝,潺潺流淌。

    汩汩!

    就在所有鬼仙松一口氣時,這毒雨河流竟開始冒泡。隨即一道道浪潮從內王城之中無風而起,然後朝著北方而去,途中無數毒雨河流百川歸海的似的形成一股長寬有數里的巨浪,嘩啦啦的往北方卷去。

    巨浪滔天,又是不少鬼仙紛紛逃命,很快就直接進入了扒皮地獄,穿過樹林直接到我眼前。

    此時的寒冰獄主,渾身產生吸力,將這數里的巨浪給吸收進去。

       !寒冰獄主身體竟然再次開始漲大,身上的傷痕百分之八十都已經愈合,只剩下胸前一道穿心而過的槍傷,似乎要將它的整個身體都洞穿。

    轉眼之間它的高度竟然到達十丈,我在它眼中不過就是一個小不點。那雌雄獨眼雙頭蛇也好似一條兩頭的巨龍,居高臨下的看著我。

    隨即。

    呼!寒冰獄主渾身的力量爆發出來,一股冷風從它的口鼻中噴出,然後冷風加劇,變為寒風。寒風刺骨,彷如刀子般切割著空氣,一顆顆銅樹鐵樹竟然被這氣息給吹得東倒西歪,傷口遍布,那些人皮直接被凍成冰塊,掉在地上形成了蓮花狀碎冰。

    這冰風仿佛凍結靈魂,其中充滿著濃濃的地獄之氣息。

    原來寒冰地獄竟然是這個寒冰獄主的氣息所成,它走到哪里就可以在哪里形成一個寒冰地獄。

    好冷!

    此時我肉體初成,對冷熱的感應更加明顯,手腳不听使喚,血液好似直接被凍成冰塊,無法呼吸,渾身皮膚不斷形成一個又一個膿包,隨即膿包爆裂,里面的血液滴出來,化成一朵朵鮮紅的蓮花。身體的溫度也在下降,但腦袋的溫度卻在上升,仿佛隨時都要炸開。

    天地之間皆盡被冰凍,寒冰地獄再臨。

    "怎麼樣小螞蟻,是不是覺得這個場景十分熟悉。"寒冰獄主看著瑟瑟發抖的我,摩挲著下巴,嘿然笑道。

    我渾身不受控制的在發抖,已經感覺身體不是自己的了,渾身上下里里外外都被冰冷的氣息充斥著。

    不過此時的神農鼎似乎終于看不過去了,微微一震,將冰寒氣息都吸收進去。

    霎時間,一顆顆冰風珠重新出現。

    此時我皮膚外層一朵朵紅蓮正在綻放,但內中,卻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那寒冰獄主的威壓,大部分也都被神農鼎給鎮壓住,此時的我並不是沒有逃跑之能了。

    我體內元嬰震動,頓時一道道氣息出現在其中,孕育著最強的一擊。

    "不對不能讓你這麼容易的死去,不然我寶貝受的侮辱,還有我的傷,就這麼了結也太便宜你了。"寒冰獄主右手摸著胸口,伸出一只左手來,這只手比我整個人都要大數倍,一根手指就有我人這麼大。

    隨即左手的食指張開,指甲緩緩變得細長,就好像是一把長槍,足足有一丈多長。

    在槍尖,綠光瑩瑩,凝聚成一滴綠色的血液,竟然是它收回到體內的毒液。

    此時它收取了全城死亡鬼仙的力量,身體暴漲,力量更為狂暴。雖然神農鼎抵消了一部分,但現在仍舊感到恐怖。

    "我豈能坐以待斃,三昧真火,給我燒。"

    感覺到那一滴血液中的危險氣息,我靈魂都在顫抖,那似乎是全世界最為強悍的劇毒。

    我的元嬰原本盤坐著五心向上,雙目緊閉。此時我靈魂中的意念升起,隨即元嬰便是睜開雙眼,修長的雙手在虛空中一點,隨即雙目中火焰生成。

    眉心的豎眼也是眨巴眨巴,一股凶悍的金色火焰從中席卷而出。

    轟隆!

    火焰與寒冰獄主的手指甲撞擊在一起,化為一團巨大的火焰將整個手掌給包裹住,寒冰獄主頓時吱呀一聲尖叫。

    我知道機不可失,頓時血刃一蕩,以劍開路,唰的一身拔地而起,往東方迸射。系圍台扛。

    啪。

    但就在此時,我感覺渾身一緊,那一直在撫摸傷口的右手,直接將我抓了個正著。

    "今天,你插翅難逃!"

    雌雄獨眼雙頭蛇眼楮看過來,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