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四章磨難

第九十四章磨難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三昧真火熊熊燃燒,而寒冰獄主卻並未在意,而是看著這火。

    外層是藍色,中層是橘紅色,最里層竟然是金色。

    三昧真火!

    "哎喲。竟然還是三昧真火啊,不錯不錯。吸。"寒冰獄主咧嘴冷笑,露出其中鯊魚似得牙齒來。隨即鼻孔一吸。

    在它左手上三昧真火頓時好似被長鯨吸水似得吸進去。隨即它打了個飽嗝,從喉嚨里噴出來一串黑煙。

    三昧真火,就這樣直接被消化了。

    "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絕望。"

    一只手而已,如同鐵箍在我身上,不但是身體,還有靈魂都感覺到擠壓。寒冰獄主一手抓著我,隨即雌雄獨眼雙頭蛇的眼楮閉上。然後在它身體內極寒刺骨的力量,便慢慢收斂起來。系圍冬血。

    在寒冰獄主體外的綠色火焰,也收斂起來。

    寒冰世界震動起來,冰塊簌簌掉落,隨即被冰塊包裹著的物體,盡數變化為一灘綠水,被一股仿佛來自火山的力量給蒸發掉。很快,被冰封住的大半個扒皮地獄就被席卷一空,地底的龍脈之靈感覺到地獄力量減弱,頓時加劇了掙扎。

    "給我安靜,安靜!"

    寒冰獄主獰笑,隨即右腳狠狠一跺,頓時一股熱浪從地面直入地底,將那龍脈之靈給鎮住。

    同時間,一股灼熱的力量從寒冰獄主身上爆發出來。那原本的綠色火焰頓時化為了紅色的烈焰,雌雄獨眼雙頭蛇身軀上也燃燒起火焰來。

    整個扒皮地獄似乎都被這股力量給盡數沾染,化為了一篇火海。

    不僅僅是這樣,火海之中全是鮮紅的顏色,鮮紅之中一朵朵紅蓮從中生長出來。

    "這火,竟然是真火!"

    我身體被灼燒著,竟也皮開肉綻,我調動起全身的陰陽之氣來抵擋這種力量,但是發現這火焰的力量竟然是陽氣之力量,乃是真火!上品鬼仙擁有著斬自我的力量,身體已經是實體模樣。自然陰陽二氣都能吸收。

    而且這個層次的真火,比起我的三昧真火之力量都還要強大。

    但是,它引動了地獄之力量,將這個地方變成了火海地獄。

    實際上寒冰地獄,又叫做大紅蓮地獄。而它的全稱,叫做極寒極熱大紅蓮寒冰地獄,有著極寒和極熱兩種形態。

    這恐怕也就藏鋒將寒冰獄主調遣出來的主要原因,只要有它在,除了斬自我的存在,誰都無法控制住它。而寒冰獄主的存在,足以將整個內王城都控制起來,將局面完全扭轉。

    "想不到吧,小螞蟻。老子生來就在極寒極熱之地,熱毒冷毒為食,煉化天下萬毒而成萬毒尊者。死之前已經凝練出了真火,現在掌管大紅蓮地獄,更是無人能敵。"寒冰獄主晃動了一下,隨即它便說道。

    它晃動這一下雖然細微,但還是被我捕捉到了。他的傷口出散逸出一絲絲的能量,就好像吃多了的胖子在往外吐東西。

    我知道了。

    它雖然吸收了整個內王城之中的毒液,但是沒想到那毒液之中的能量和意識太駁雜,使得它短時間之內並不能完全融合其中的意志。

    這是阿修羅造成的傷口!

    "可惜,你還是敵不過阿修羅,它乃是夜叉族的戰神。"我譏諷道。

    我現在就是要激怒它,讓它失去理智,使得它身體中的能量產生混亂,這樣子我才有機會逃離。

    但此時這句話剛剛出口,我就後悔了,寒冰獄主的手掌一縮,龐大的力量頓時將我骨骼都壓碎了好幾根。而神農鼎之中,又生長出一種新的丹丸,渾圓的丹體上,有著紅蓮的標記。

    我稱它為紅蓮丹。

    紅蓮丹好似爆豆子般在神農鼎之中生成,而那一枚綠色的丹丸,顫抖起來。

    "想要探查我的身體?不可能!"我冷笑著想道。【愛書屋】

    那一枚綠色的丹丸,是我用十殿閻羅祭之中小鬼模擬出來的氣息,此時顫抖起來就是說這個寒冰獄主正在用意識探查我的身體。

    但是它的意識,只能探查到一個普通的中品巔峰鬼仙。

    我眼神眯起,體內的力量再次聚集。

    "不知道你用什麼仿佛影藏了自己的鬼體,不過我只想告訴你的是,我要你死。"寒冰獄主鼻孔里噴出一道熱氣,隨即兩手將我的身體一捏,隨即便往相反的方向扭曲。

    "啊啊啊啊啊!"

    我死死抵抗住這種劇痛,但還是忍不住慘叫起來,意識都被扭曲起來,隨即雙眼的目光也扭曲了。

    嘶!

    我的腰部肌肉直接迸出一道血液來,肌肉組織便撕裂開,在寒冰獄主的控制之下靈魂也感覺到撕扯。就連元嬰之中,其腰間也泄漏出一道光芒來。

    一體三位之傷!這寒冰獄主的招數,竟然能產生一體三位之傷。

    嘩啦。

    我體內聚集的力量完全散逸開來,簡直就要將我的身體給炸裂,我辛辛苦苦的聚集的力量直接被寒冰獄主的鬼氣給沖散。

    我的眼圈都紅了。

    "這樣下去,我絕對會被它給擰成麻花,不行,只能將最後的手段給拿出來了。到這個時候,也不能在乎會不會有其他的影響。"我的心完全沉下去,隨即,體內的原因緩緩從火金蓮之中站了起來。

    原本有些暗淡的皮膚煥發出光彩,變成了粉嫩的顏色。

    頓時,我的身上一股力量散發自虛空中,似乎引動了茫茫無形的存在。

    "嗯?"

    正在扭我身體的寒冰獄主忽然停了下來,它覺得我身體變得仿佛一道鋼鐵,又堅韌無比。隨即它就感覺到渾身一顫,仿佛在靈魂之中出現了讓它害怕的東西。

    但是到這個境界,還有什麼是讓它靈魂感到害怕的?

    然而緊接著,它的面色頓時狂變。一道黑風,不知從何處來,也不知到何處去。仿佛自天地間自然而生,只涌入此處。

    "無間黑風?"

    它死死的盯住了我的身體,訝然說道,然後將我甩開,整個身體跳躍開。

    無間黑風是傳說之中無間地獄之中的劫難,打入無間地獄的存在,將永世不得超生。

    "怎麼,怕了?還是不要跑了!"我冷然一笑,閃身貼近了寒冰獄主,頓時無間黑風感應到它的存在,直接形成一股漩渦將我和它包裹起來,使得它根本就無法動彈了。寒冰獄主頓時將雌雄獨眼雙頭蛇一甩,甩到老遠,不讓它受這個劫難。

    是的,這是我的元嬰風災,我一口氣引動了六次元嬰風災,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渦。

    風災是無差別攻擊的,寒冰獄主此時這麼強,但是力量渙散,還有傷口存在,風災對它的傷害,只怕是極大的。

    呼呼呼!

    無間黑風本來是無聲無息的,但吹入靈魂的時候,便會產生劇烈的風聲。

    風聲呼嘯,剝奪了我的听覺系統,在最後的一刻之中听到了寒冰獄主的慘叫。

    寒冰獄主渾身的力量被一點點切割下來,它身上的火焰直接被無間黑風給吹的熄滅了,隨即一股股力量直入它的體內。寒冰獄主慘叫著,根本就無暇顧及我的存在,它不斷將身體之中的能量散出去,然後保持著自己的存在。

    很快,寒冰獄主的皮肉就被剝開大半,露出其中灰色的骨頭來。

    它的骨頭一半是灰色的,一半是透明的,在胸口出現一個大洞,看得見心髒在跳動。

    "一起嘗嘗,這風災的滋味吧。"

    我此時已經听不到聲音了,苦苦的支撐著這無間黑風,槐樹精華不斷消耗著。隨即這聯系也被越來越強的黑風給切斷,我便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磨難。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