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五章虐

第九十五章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無間黑風從我身體中無緣而起,從毛孔吹到了我的身體之中,頓時血液在我的身體中被吹了出來,化為一絲絲的能量消散。風災剝離著血肉,完全被吹成了黑渣。但我有著槐樹精華補充。竟然使得我的疼痛減少了很多。

    血肉不斷被削下來,我好似變成了無皮鬼,但此時我已經不是剛剛進元嬰境界的我。

    我將血刃的連同水晶頭骨往外一拋。那墮海夜叉龜縮在最深處不敢有任何動彈。

    而無間黑風。在這鬼域中也沒有第一次那麼強橫,我只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手腳被黑風給刮出了骨骼。

    隨即,皮肉被磨滅,露出了我體內的槐樹精華。而神農鼎,鬼璽與雙魚玉佩都在我的意識空間之中,那是屬于另外一個維度的存在了。

    我的元嬰出現在空地之中,盤坐在火金蓮上。

    元嬰在地獄之中出現,頓時天地之間的陰煞就好像蒼蠅問到了有縫的蛋。蜂擁而至。但是元嬰額頭上的豎眼往上一看,立刻就將那陰煞給趕走了。

    寒冰獄主此時專心的散逸著自己的能量,注意力都在它自己身上,如若不然它看到我一定會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

    就在此時,我元嬰之中的豎眼忽然看到灰蒙蒙的天空之中,血色太陽忽然變得狹長。【愛書屋】隨即一道瞳孔緩緩出現,似乎天罰之眼在看著這世間,然後這一只眼楮竟然對我產生了召喚之意。

    "嗯?那竟然是昊天之眼。"

    我的元嬰福至心靈,頓時明白這東西是什麼。昊天之眼,通紅的眼楮似乎產生一股股波動,似乎在誘惑著我。但此時此刻我的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對抗無間黑風,更何況因為陳摶的關系,我根本一點都不想與昊天產生聯系。

    昊天以封神榜冊封天下萬仙,控制所有的仙人,讓他們失去自由。

    那樣成仙沒了自由。又有什麼意義呢。

    不理會昊天之眼,眉心豎眼直接往下轉移。

    那昊天之眼仿佛不甘心似得,終于收斂了起來。此時我的靈魂與元嬰產生共鳴,不斷加強著能量,抵擋這無間黑風。隨即便覺得元嬰之中一絲絲的雜質被吹了出來,然後元嬰變得越來越純淨,身高在狂暴的能量沖擊之下,竟慢慢長到了七寸九。

    而在身後的灰色人骨頭,更是被緩緩吹滅。

    無間黑風,吹拂之下,寸草不生。周圍三里範圍內地皮都被掀起來七八尺。

    而就在無間黑風進行了一半的時候,忽然有一顆小小銅樹嫩芽生長出來。而這個時候,槐樹精華陡然流失,很快就流失了三成力量。

    但在同時,一具嶄新的骨骼緩緩生長出來。

    槐樹精華之中的千年之力,竟然被消耗了一半,這才使得我整個身體都被構架出來。那是一副宛若水晶的骨頭,溫潤如玉,與我在人間的軀體也一樣。這無間風災,乃是生死幻滅之災,在死之中生,在生中死,生死之間能得到極大的好處。

    我終于恢復,體內力量更加強大,肉體更加堅韌,這讓我的身軀跟陽間的身軀並沒有什麼區別。

    "嘿!我還得謝謝你,讓我的傷勢完全恢復。撐過了這無間黑風,我竟然在進一步,達到上品鬼仙巔峰層次,半只腳踏進陸地神仙的地界。到時候就可以撕裂空間,任何地方都讓我馳騁,現在,你就死吧。"

    這個時候,我剛睜開眼楮,便發現眼前一塊燃燒著紅藍兩種火焰的一丈骷髏,朝我看過來。

    隨即他的骨架變成晶瑩剔透的樣子,骨架上有著一片片蓮花的狀態,隨即骷髏眼中之中鬼火燃燒,一爪朝我戳來。

    同時,那雌雄獨眼雙頭蛇也朝我咬殺過來。

    "死?恐怕沒那麼容易,海上生明月!"我雙手一絞,仿佛在空氣中抓攝一股氣浪,將一股狂暴的靈氣當作武器給投射出去。而血刃在墮海夜叉的控制之下,直接迎上了雌雄獨眼雙頭蛇。系圍宏亡。

    嘩啦!但是我的這一招似乎並沒有用,那寒冰獄主爪子只是一捏,就將我的招數破解。

    但月光破碎,並沒有消散,我蕩起的靈力更大的浪花。隨即破碎的月光化為月亮的引力,頓時蕩起了靈力的潮汐,隨即我的手臂往靈氣之中一插。

    "夜叉,探海式。"

    嘩啦!巨浪如潮,直接撞到寒冰獄主面前,浪濤還沒有直接來,那強烈的陽氣就將空氣給震的險些破碎。而這一招我的力量已經用出去七成,剛剛充盈的身體之中就變得空空蕩蕩起來。

    "夜叉探海?哈哈哈,當年夜叉族首領亞諾用出這一招的時候,老子一只手就能將它擋住。現在破你這一招,一根手指就夠了。"寒冰獄主哈哈大笑,伸出一根手指來,然而並不是普通的一擊。

    伴隨著這根手指骨節伸直,指尖之上出現一朵冰火蓮花。

    轟!

    冰火蓮花與探海式相撞,頓時巨浪一半被火蒸發,一半被冰凍住,轟然破碎。

    但我的靈氣在探海式出手的時候,並沒有停下來,而是在發出之後就將雙手往背後一抓,仿佛抓住了實質。隨即一道更強大的海浪升起,那探海式殘余的能量也被吸收進來。

    "夜叉,覆海式。"

    我用盡了十二分力道,將我能調動的所有靈氣都化為滔天巨浪,巨浪更是吸引了最後的殘月,朝著還未收回手臂的寒冰獄主砸去。

    "嗯?"

    寒冰獄主一愣,沒有想到這三招竟然是連起來一招比一招厲害。隨即第三招,竟然將前兩招的力量疊加在一起,然後盡數沖擊到了它的面前,此時它的冰火大紅蓮剛剛施展完成,只能硬生生的抗住我的這一招。

    "我連無間黑風都能抗住,難道還扛不住你的這一招麼。真是笑話!"

    寒冰獄主冷笑一聲,渾身鬼力激蕩出來,一道鬼牆升起來。

    雖然它將吸收了的數十萬鬼仙之力量都散了,然後用來抵擋無間黑風,但此時經過黑風的吹拂之後,威力卻更加凝實。鬼其實並不需要實體就能發揮實力,他此時只是一個骨頭架子,但力量卻依舊很強。

    但這次,浪濤一浪接一浪,接連拍在它倉促之間升起的牆上,頓時眼前一花就被沖走了。

    我抓住時機拔腿就跑,速度比起之前來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血刃在與雌雄獨眼雙頭蛇的僵持之中,並沒有取得勝利,但卻成功的拖住了中品鬼仙巔峰的雌雄獨眼雙頭蛇,甚至以拘魂鏈逼得它不得不放棄來攻擊我的意念。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能順利的使出那三招。

    此時我將肚里平似乎凝聚的陰丸捏碎百顆,將身體中的力量再次充盈起來。

    "哪里跑!"

    但就在這個時候,寒冰獄主忽然大吼一聲,隨即在大地之上一撞。

    嘩啦,扒皮地獄之中竟然升起無數朵冰火大紅蓮,我的腳下也有一朵大紅蓮,然後緩緩合攏。我急忙一跳,跳躍起來。

    噗!

    我胸膛忽然感覺到一疼,頓時,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刺穿了我的胸。我噴出鮮血來,低頭看去,卻是一截沾滿著我的血液的,手指骨。

    毒素入侵,我的靈魂,元嬰,鬼力,靈氣,盡數枯萎。

    "你還是安安靜靜的去死吧,小螞蟻!"

    寒冰獄主說著,我的靈魂頓時開始渙散,眼楮都睜不開了。

    我要死了嗎?

    "雖然他並不是那個人,不過恐怕,我還是不能讓你把他殺死。"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在我耳畔響起,我眼角之中閃過一道紅影。

    誰?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