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六章紅鯉

第九十六章紅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遠處的高峰之上,一道黑色的袍子看著扒皮地獄中的一切,當瞧見那寒冰獄主骨手穿刺某人的時候,身形有些顫抖。在它的袍子下,一絲紅色的毛發飄出來。當它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卻忽然抱著腦袋仿佛十分痛苦似得搖了搖。

    "王盼啊王盼,沒想到你竟然被逼到這個地步來了,作為這家伙心中唯一的執念。如果我出手幫你的話。一定會讓這丫頭的靈魂徹底的消滅呢。"

    周小蠻的身體之中是另外一個靈魂在主導著。一直在關注著扒皮地獄之中的情況。

    當看到那人已經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她的體內周小蠻的意識終于開始掙扎,使得它不得不產生要幫助地獄中那人的思想。

    只要幫助了地獄中那人,那麼周小蠻的執念就消失了一大半,它就可以趁機將之滅殺。

    但就在這個時候,它看到有一道紅影不知從哪里出現,直接掠向了地獄之中。

    這時候一只中品巔峰鬼仙的餓鬼,看到了周小蠻。周小蠻並沒有發出什麼氣息。這讓餓鬼感覺到嘴饞,頓時撲了上去,要將周小蠻給咬死。

    "哦?她來了,那沒我什麼事兒了,小丫頭,我們來日方長,還是先走吧。"周小蠻嘿然一笑,並沒有理會那個中品鬼仙,而是取出一塊通紅的玉佩,然後將之捏碎。隨即只听見嘩啦一聲,周小蠻便化為一道漩渦消失不見。

     嚓,那鬼仙的牙齒踫撞出劇烈響聲,但它並沒有咬到實質的感覺。

    定眼一看,周小蠻早已經消失。

    緊接著旁邊又有一名鬼仙出現,它的目光就被轉移了過去。隨即撲了上去。

    扒皮地獄的生死之間,我的眼角看到一抹紅影。听到那熟悉的聲音,頓時心中的記憶被勾了起來,這種回憶之中強烈的執念讓我強打起精神來,我的眼楮漸漸清晰。

    "紅,紅鯉。"

    一抹紅裳,手中撐著一把面上映著兩條鯉魚的紅色紙傘,而紅鯉赤足立在漆黑的地面上,白皙的小腳仿佛黑夜之中的一朵蓮花。她的頭發披散著,手指甲修剪的整整齊齊,蒼白中帶著一絲病態嫣紅的臉上。似乎有著幾分石質。就好像那臉是雕刻上去的,並沒有半點表情。

    我初次見面的時候,她便是撐著一把紅傘,淡淡的看著我,現在,她又是這樣的表情。

    此時我的傷口不斷流血,生命氣息仿佛風中殘燭般搖曳不定。

    "你不是他!"

    紅鯉看著我,用我十分陌生的聲音說道,隨即又向那寒冰獄主道,"這個人,可以給我嗎?"

    隨著這句話出口,我感覺到一股寒氣直沖尾椎骨。而這寒氣的對象並不是我,而是那刺穿我胸膛的寒冰獄主。

    我听到這個語氣,臉色頓時變了。

    紅鯉好像不認識我似得,完全將我當成了陌生人。

    "金禪哥,紅鯉,她怎麼了。"這個時候我只有問一直都沒有開口的高冷哥,他與紅鯉極為熟悉,此時應該是知道一些內幕。

    高冷哥並沒有說話,我連喊了三次他才緩緩開口。

    "紅鯉,她,斬自我了......"

    高冷哥的聲音變得有些遺憾,欣慰,還有無奈。

    "斬自我?"

    高冷哥也沒有完全斬自我,當初也是在斬自我的時候將情給斬了,他不能愛安子魚,但卻被那一份情深深的打動,到最後兩者成為相互相依的靈魂。而高冷哥,自我還沒有斬完。

    此時的紅鯉,卻將自我給斬了?

    我看著紅鯉冷漠的眼神,淡淡的目光,不由得心中酸楚。

    她愛的是張道陵,由始至終都將我當成是張道陵,就算她知道我已經不是原來的張道陵,但她還是選擇幫我。最後的那一天,我忘記了所有的東西,陪了她一天,我也以為這是為張道陵做的最後一件事情,從此以後就與他一刀兩斷。

    曾經我以為我心中只有唯一的周小蠻,但此時此刻我發現,這個追逐我轉世千年的女子,已經在我心中留下了印記。

    紅鯉,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你是誰,為何會有如此重的陽氣,陽間之人還敢來陰間,找死!"被這股寒氣刺激,寒冰獄主陡然大笑,空出的右手忽然之間化為一道劍指,直接叉向紅鯉。

    在它指尖,並獲紅蓮並蒂而發,氣勢絕倫,指尖邊緣的空氣都被撕裂。

    話沒說完的時候就出手,竟是偷襲!

    它也感覺到自己與紅鯉之間的差距,選擇了偷襲。

    "唉。人世間的鬼怪,其實和人沒多大區別,當你好好跟它說話的時候,總是不理。總是要等死亡的瞬間,才會後悔自己的一生。"

    紅鯉並沒有收起紅色紙傘,而是將空出的右手伸出來,青蔥似得白皙手指也是一樣的點出去,隨即將那一朵並蒂冰火蓮花給捏住,然後仔細把玩著。

    寒冰獄主骨架上寒氣彌漫起來,眼瞳中大駭。

    啪。

    並蒂冰火蓮花被她捏爆,那能量一絲都沒有泄漏,仿佛直接飄散在空中。

    "你到底是......"寒冰獄主要再說,但是此時紅鯉已經在它眼前,點在它的心髒部位。

    "你已經死了,死人不需要說話,死鬼更是不應該開口。"紅鯉將我從指手指中取下,然後就見到那寒冰獄主從腳掌開似乎碎裂。

     嚓, 嚓。

    寒冰獄主一句話都沒有說,直接變成了一對骨渣。

    "嘶嘶!"

    雌雄獨眼雙頭蛇見到這一幕,頓時悍不畏死的沖擊上來,要咬紅鯉。但紅鯉只是環手一抓,將其抓住,然後隨手一劃,就將里面一顆碧綠的蛇膽挖出來。

    啪。隨即雙頭蛇被她捏死。

    "蛇膽大補,你這次被刺,也是機遇。"紅鯉並沒有跟我說話,而是將蛇膽塞到我嘴里。系圍畝巴。

    轟隆!

    巨大的能量修補著我的身軀能量,然後我的元嬰一震,竟然到達八寸元嬰。而精神能量也緩緩的上升,似乎隨時都能踏出一步。

    但緊接著,一股無間黑風也從地底升起。

    "無間黑風?散了吧。"紅鯉嫌惡的揮了揮手,頓時無間黑風就悄無聲息的消失。

    紅鯉竟然揮手之間將無間黑風扇滅,然後,將那一股改變身體的能量打入了我的靈魂中,什麼時候她竟然有了這樣強大的能力。

    紅鯉斬的自我,有些不一樣。

    她看了我良久,這才皺起眉頭說道︰"好奇怪,我明明很討厭你,但為什麼就是不願意殺你。甚至還在修煉之中感應到你的樣子,你明明不是我記憶中那個人,為什麼你會給我一種不舍的感覺。你說,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渾身一震。

    紅鯉在斬了自我之後,應該是將我忘記了。但沒有想到在她內心深處竟然還記著我,我有危難的時候,她就來了。

    "我叫王盼,以前听說過你。"

    我說道,然後緊緊的看著她的眼楮,似乎要將她看到我的心中。

    "王盼,王盼......"握在手中的紙傘抖了抖,皺起眉頭覺得這個名字似乎有幾分熟悉,但始終想不起來在哪里遇到過。

    然而就在她要詢問的時候,忽然之間大地震動起來。

     嚓!

    遠處,阿修羅空間盡數破碎,一道紅衣人影率先從中走出,然後走了三步。第一步,走到了內王城頭,看著下方的慘狀,眼神陰冷。第二步走到了小院上空,看著龍脈之靈的樣子,更是面沉如水。第三步,他來到了我的面前。

    與我面對面的時候,就像是在照鏡子似得。

    藏鋒。

    ps:

    第四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