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七章我沒事

第九十七章我沒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無間黑風之後,我恢復了本體的面貌,這才會被紅鯉認出來。而寒冰獄主根本就沒有視覺,而是靠雌雄獨眼雙頭蛇的感知來辨別其他鬼仙或者人,此時此刻藏鋒與我面對面站著。他的紅袍本來已經處處破碎。但隨著他揮手一震,頓時紅袍恢復,上面沒有一絲褶皺。

    在面對著我的時候。他顯得沒有任何的怒氣。就那麼平淡的看著我。

    他的氣勢一絲都沒有外露,不像寒冰獄主那樣充滿了壓迫感,而是平靜如潭水。不過我還是能從他面目的隱藏下,感覺到些許的凌亂氣息。

    這證明了在與阿修羅等戰斗的情況下,他也並不是毫發無損的。

    阿修羅封印在藏鋒走出來之後,便爆發出強大的力量要炸開來,從里面走出了一個身影。但是內中一只大手將它拖回去,使得封印再次合攏。但這次在阿修羅封印上。再次多出來一道龜蛇之氣息,將這圓球死死的鎮壓住。

    那是真武大帝的封印!

    看樣子此時並不是阿修羅拖住白奇,而是白奇拖住了阿修羅它們,這說明藏鋒與白奇已經徹底控制住了局面。

    "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是你。一次又一次破壞我的計劃,王盼,你真的將我僅剩的耐心磨的所剩無幾。我還在等你融合張道陵的道統,現在看來,似乎你在逼我提前將你殺了。"藏鋒陰森森的說道。

    依舊還是沒有任何的壓迫,就好像是朋友之間的對話,藏鋒一字一句說的十分清楚。

    但他每說一個字,我就感覺到骨頭從腳指頭開始麻了起來,到最後自尾椎骨蔓延到全身。甚至腦袋里都麻痹起來,眼神中不斷有星星在閃爍,就好像是被人狠狠的敲了一棒子。

    我的嘴巴微微傾斜。舌頭險些吐出來,如同在水里呼吸,根本就喘不過氣來。

    這就是藏鋒,這就是藏鋒的威勢,不怒自威,根本與之前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那個時候他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眼里,因為我沒有威脅到他的力量,但現在我的力量越來越強,這使得他靈魂之中產生一股危機感。這一次我又破壞了他的計劃,這下子使得他終于是無法忍受,真正的直面于我。

    雖然沒有任何的表情和情緒。但是我能感覺得到藏鋒眼里的憤怒。

    天空中一團團黑雲翻卷著,沸騰如煮,結合著站在我眼前的藏鋒,仿佛天怒。

    動啊,動起來!

    我的心中不斷吶喊著,手指卻連動也無法動。這跟威勢鎮壓完全不同,這種情況就好像站在我面前的藏鋒才是我身體的主導人,它看著我沒有動,我就不能動。

    汗如雨下,這種感覺似乎將我身體的水分都抽干了。

    體內的元嬰,更如被無數絲線殘繞住,無法動彈。

    這就是斬自我巔峰真正的能力,只是站在面前,就讓人感覺到無法比擬。比起寒冰獄主來說,藏鋒與它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不,我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王盼,現在的我,心中無比堅定。我能夠戰勝他,高冷哥也相信我能戰勝他!"內心深處不斷吶喊著,在元嬰眉心的豎眼再次緩緩睜開。

    轟!

    三昧真火蔓延全身,終于使得我渾身都輕松了一截,我頓時大喜,就要後退。

    "哦?還能擺脫束縛,看來這些日子你的成長還不錯啊。"藏鋒見我手指動了一下,隨即他緩緩抬起手來。在他的手上,有著無數氣息在凝聚。

    見到他的手掌抬起來,我背脊一沉,宛如背山。隨即腳下的土地直接被碾壓下去,直沒腳跟。而我身上流出來的,就不是汗水了,而是一種淡灰色的液體。這種液體緩緩流失,我的靈魂竟然開始渙散。

    他的力量,將我的靈魂都壓制成了魂液,一滴滴流淌出來。

    我瞪大了雙眼,元嬰之中陰陽法袍不斷震動,其力量席卷著身體之中,但這種流逝的速度依舊無法比擬。

    藏鋒之靈魂境界已經到達了陸地神仙,雖然他的分身只是斬自我巔峰,但他的威勢並不簡單。

    這就是藏鋒真正的力量,不是用神農鼎鎮壓之後,他自己真正的力量。

    想不到,想不到。

    但就在此時,我眼前忽然出現一道人影來。這道人影將所有的氣勢都接納了過去,將那力量阻擋在我身體之外,壓力盡去,然後我整個人忽然一輕,就從地底跳了起來。

    而現在我眼前的,卻是一名身穿紅衣,打著紅傘,雖然並不高但仿佛將我整個世界都護住的人。

    紅鯉。

    "我感覺你很熟悉,但你也不是他,雖然你很努力的成為他,但是你依舊只是你而已。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不允許你傷害王盼。因為我的靈魂告訴我,必須要保護他。"紅鯉慢條斯理的說道,那于我來說如同山岳的力量對她來講,竟然只如清風撲面。

    她的發絲輕輕飄蕩著,但卻堅定的站在了我的身前。

    又一次!

    那是一種怎樣執著的愛,才讓她在斬了自我之後都還時時刻刻的惦記著張道陵,惦記著我。我不知道自己心中對紅鯉是怎樣的感情,是同情還是可憐,但現在我眼前紅鯉已經深深的打動了我。

    不是因為她很強大,不是因為她能夠保護我。

    而是因為她打著紅傘,發絲輕輕飛舞起來的樣子很好看。就好像第一次見到周小蠻的時候,她戴著棒球帽笑起來的樣子很可愛。

    "紅鯉!又是你,又是你!為何你三番五次的要幫助這個人,他不是張道陵!"

    藏鋒看著紅鯉,紅衣對上紅衣,他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怒火。一道道狂猛的火焰從他的腦海中迸射出來,那火焰如同一道道掙扎的鬼臉。一團團仿佛天火般迸射開去,整個地獄之中頓時無數爆炸升起。

    任由藏鋒發泄著,紅鯉卻並沒有說話,而是淡淡的看著藏鋒發怒。看樣子紅鯉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來阻止藏鋒,但是此時紅鯉已經不認識藏鋒了。

    只不過我看著藏鋒的樣子,感覺他的表情,怎麼看都像是嫉妒。

    "無論怎麼樣,你就是不能傷害他。我不允許。"紅鯉並沒有半分改變,冷漠的說道。系撲肝弟。

    听聞此言,憤怒之中的藏鋒一頓,隨即渾身顫抖著緩緩抬起頭來,在他的眼中爬滿了鮮紅的血絲,在他臉上充滿了陰影。

    他死死的盯住我的雙眼,那種嫉妒,仇恨,還有憤怒,簡直就要化為實質。

    呼!

    便見到一道穿戴著盔甲的骷髏虛影站了出來,一刀劈向我的腦袋,頓時漫天都能感受到這種虛幻之刀的威力。斬自我巔峰,已經能無中生有,將虛幻的攻擊化為現實,等于重新制造一個規則。

    我呼吸一堵,渾身力量集中在一起,都無法抵擋這一刀的威勢。

    "我說過,不會讓你傷害他的。"

    紅鯉往前走出一步,縴細的手掌將紅傘緩緩抬起來,往那刀鋒之上抵擋過去。同時間她的眼神,終于抬起來,看了藏鋒一眼。

    噗!

    紅傘將嫉妒之刀給擋了下來,但是那刀式依舊在紅傘上留下一道深深痕跡,紅鯉身軀也是微微一顫,隨即嘴角溢出了一絲朱紅。

    我的心髒頓時一抽,仿佛這一刀是斬在了我的心上。

    但是紅鯉並沒有說話,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嘴角牽起一絲微笑,我忽然那就讀懂了她眼中的話,她似乎在給我說,不要擔心,我沒事。

    在這一刻,我的心,比中刀還要痛。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