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八章你不是他

第九十八章你不是他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紅鯉剛剛斬自我沒有多久,此時對上藏鋒也只是能抵擋他的攻擊而已。但這一招含怒而發,還是讓紅鯉受到了傷害。雖然紅鯉極力掩飾著,但我知道其實她真的受傷。

    但她的本能,就是要讓我不要擔心。而不是她自己怎樣。

    這條笨魚。

    "我不想與你對戰,你給我滾開!"藏鋒宛如一團紅雲般飛躍起來,手掌化為巨大的蒲扇般在紅鯉身前一扇。頓時從他袍子的肋下涌出一股巨大駁雜的力量。內中有陰氣陽氣還有煞氣甚至還有重重不明之氣,仿佛全天下最為駁雜的氣體,都聚集到了一塊。

    "萬氣本源。"

    藏鋒牙縫中迸出四個字來,這一股巨大的力量頓時化為烏雲,攻擊紅鯉。

    紅鯉赤足微移,身上的純粹陽氣涌動,紅傘再次抵擋住那團烏雲。但是那萬氣本源太過強大,紅鯉便被這巨大的力量給震的倒飛出去。地面被炸出巨大的坑洞,濃煙滾滾。

    這就是差距,紅鯉其實與藏鋒之間還有著很大的差距。

    "王盼,現在沒有人能保護你了,是時候讓你嘗嘗真正死亡的味道了。"藏鋒拍飛了紅鯉,這時候才看著我說道,隨即他手臂直接伸了過來,要抓住我的脖子。

    但是這次他依舊沒有得逞,因為在我體外,一層紅色的半透明圓形罩子將我給保護住。

    與藏鋒接觸的地方,凹下去一道痕跡,但是卻很快彈了回來。

    只不過近在咫尺,我還是能感覺到他渾身的壓力。但此時我的心思根本不在他身上,而是看著那個深坑之中的人影。

    "我記得我說過,不會讓你傷害王盼的。你想殺他。就先過我這關吧。"紅鯉從廢墟之中站起來,她拍拍身上的灰塵,重新讓自己縴塵不染,然後說道。

    她有些皺眉的看著已經出現兩道痕跡的紅傘,似乎非常苦惱。

    但她一步步走到了我的面前,先是對著我笑了笑,示意自己沒事之後,眼神再次對上了藏鋒。

    然而我卻是沉默下來,怎麼會沒事。你沒事的話,那手臂為什麼還在顫抖著,明明是這一招已經讓你難以抵擋了。

    "沒有想到你為了這個王盼。竟然用一半的修為給他制造護法結界。這樣一來,你覺得你還能擋得住我嗎?憑你這區區八品的修為,要來戰我這大圓滿的境界?"藏鋒終于正視了紅鯉,隨即冷笑著說道。

    他也終于知道,不將紅鯉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他就不能殺我。

    我听到八品修為,還耗費了一半的力量。頓時看著紅鯉,眼中露出了擔心。然而此時我的力量竟然被壓制住,連話都無法開口說了。

    剛才我已經將風災的力量給用了個空,甚至紅鯉都能將我的八寸元嬰之風災給驅散,更不用說這個已經接觸到天地規則,靈魂力量已經達到陸地神仙的藏鋒。

    只怕我就算是將九次風災全部都召喚出來,都無法對藏鋒造成半點傷害吧,

    "大圓滿?一個重傷的大圓滿而已,我還是能勉強的抵擋住。你身上至少有十七處槍傷,二十八處刀傷,甚至還有七八處拳印。背後更是有著五道獨特的傷痕,看來在那結界之中,你被自己的手下叛變了。"紅鯉淡淡與藏鋒對視,爭鋒相對的意味十分明顯,她悠然說道。

    重傷?

    我驚訝的看著藏鋒,我只是感覺到他氣息凌亂而已,但沒想到他竟然是重傷的狀態。但在重傷的時候,卻依舊能對我產生這麼強大的壓力,不愧是藏鋒。

    我的拳頭捏的緊緊的,一言不發。

    "一群渣滓而已,自以為區區上品鬼仙巔峰,就能真正的與我這分身爭斗。但它們忘了,在我意識離體修煉分身之前,乃是陸地神仙。自討苦吃兩面三刀的小鬼,自然會被我全部處決了。至于阿修羅這些硬骨頭,也不會好過的。"

    听到藏鋒這話,我想起來,剛才在鬼城中發生丕變的時候,他打開一道封印讓寒冰獄主出來。

    當時還有六大獄主在,但沒想到其中數名獄主叛變。從他背後傷口足有五道的情況下來看,不管那些獄主是不是同心,反正在那時候是一同對藏鋒發起了攻擊的。

    想來是之前投降的五名獄主,同時對藏鋒發起攻擊。

    而以藏鋒的性格,就算只是其中一兩個叛變,那麼等他反應,還是會對其進行連坐。這下子,就算有心忠心藏鋒的投降獄主,也只有跟著一起出手。

    但怎麼也沒有想到,藏鋒只是一個分身都已經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他殺了叛變部下,將局面交給白奇來掌控,自己一個人先出來解決混亂。白奇乃是真武大帝,有龜蛇玄武之相,擅長防御,他的防御之結界,竟然能擋住那些阿修羅它們的攻擊。

    只怕這其中,有著阿修羅它們也已經重傷的緣故吧。

    "連自己的手下也會叛變,你這首領簡直不稱職。手下叛變之後不想想自己的問題,反而痛下殺手,你這首領也太過狠辣。你比不上他,連一根手指都比不上。甚至你連王盼也比不上,至少他能在自己能力都不足的情況下,還來到這危險重重的鬼域!"

    紅鯉搖搖頭,語氣十分淡漠,然而隨即她似乎想起了什麼,看著我皺起眉頭。

    我也心神一震,按理說紅鯉斬自我之後,應該是不會再關注我,但為什麼她對我的動向這麼清楚。甚至對我所在的位置也這麼清楚,難道是因為她時時刻刻在牽掛著我嗎。

    要知道,元嬰境界,是可以屏蔽自身氣息的,若是不想別人發現,便很難被發現。

    藏鋒在內王城之中無意的情況下,自然不能發現我,但紅鯉呢。

    "我比不上他?一個小小的元嬰期?"

    藏鋒仿佛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話,指著我哈哈大笑,隨即眼神變得陰冷,"然而你說我還比不上張道陵,雖然他的境界強大無比,但是至少我現在還活著,而他已經死了。"

    但實際上張道陵本來已經達到飛升的境界,但他斬三尸的時候出了問題,才會選擇兵解,然後引發這一場連綿千年的爭斗。

    然而紅鯉說藏鋒不如我,這頓時激怒了藏鋒。

    "我就讓你看看,我就究竟哪里不如他們!"藏鋒笑罷之後,目光冷冽,渾身一震。

    嘩啦。

    便見到他的身上忽然出現一身衣袍來,乃是紫金玉帶八卦衣,方裙朱履,平頂玉冠。隨即在他的腰間,一長一短兩柄劍顯現出來。他左手托著一方龍虎大印,右手摸著劍柄。

    好一派神仙景象,仿佛飄飄欲乘風歸去。

    看到這個形象,紅鯉頓時渾身震動,我也是渾身一震。

    張道陵!系撲引號。

    這可不是那龍虎山中供奉著的,張道陵的形象嗎。身穿八卦衣,手持三五雌雄斬邪劍,若是再加上幾捋長須,便與那畫像一模一樣了。這些都是實體,而不是他用靈氣模擬出來的。沒有想到,這些斬邪法器竟然全部被藏鋒給找到。

    紅鯉見到這個樣子,身軀微微顫動,但隨即卻是搖了搖頭。

    "可惜啊,你不是他。差太多了,差得太多了。王盼,將你的劍借我一用。"

    看著那個在記憶中深刻無比的形象,紅鯉緩緩吐出一口氣來,伸手將血刃一引。然後長劍平平遙指藏鋒,劍首陰陽球劇烈震動。

    "來吧,就讓我看看,你究竟能達到幾分他的能耐!"

    說罷,一股比起方才還要更強三分的力量,爆炸而出,直沖藏鋒。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