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九十九章他救不了你

第九十九章他救不了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紅鯉口中的他,自然是說的張道陵。而此時她血刃在手,便將手中的紅傘丟到了一邊,那紅傘滴溜溜直轉,飛到了我的頭頂。與封印相結合。隨即一道暖暖的光芒從傘下發出將我籠罩住,就好像是在陰冷的屋子里面呆久了,然後重新照到了太陽似得。

    然而此時紅鯉將傘丟開。等于是放棄了防御。全身心的將力量投入到了攻擊之中。

    在她身上,一股股熱氣散發出來。那是一種與鬼域格格不入的氣息。

    "在鬼域之中沒有紅傘的抵擋,就憑你這陽氣肉身來硬抗,很快就會陰煞入體,輕則陽氣盡失,轉陽為陰。屆時,你之功體便會完全改變,使得實力下降至少三成。重則灰飛煙滅。身死道消,永不超生。你可要考慮清楚了,那只是個廢物而已。"

    藏鋒看著紅鯉將紅傘丟開,眼神更加陰郁,似乎並不明白為什麼紅鯉會選擇幫助弱小的我。【愛書屋】

    衛道者是守衛規則,一旦有違反規則的地方,便會出手干預。但從始至終,紅鯉都沒有想過要幫他藏鋒,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守衛著自我念。

    為什麼,為什麼!

    藏鋒道袍飛舞,渾身氣息更加混亂,他深吸一口駁雜之氣,化為力量,將雌雄雙劍拔了出來。

    "身死又如何,道消又如何。這一切都是我自願。你既然不屑與之比較,但在我看來,你就是個只知道奪取別人修煉成果的可憐蟲罷了。"紅鯉嗤笑道,但她已經斬自我,許多記憶都沒有了,她似乎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來,仿佛在此時此刻她本來就應該說這話。

    血刃舉起,兩者之間能量劇烈踫撞,封印光罩上被激起道道漣漪。

    我頓時被這泄漏的能量給震的雙耳發蒙,我瞧的有些眼楮發酸,隨即眨了眨眼。這大約只有零點一秒的時間。但睜開眼楮的時候卻見到那地面上已經千瘡百孔,兩者已然騰身而起,腳踏虛空,持劍而戰。

    天空之中,半邊天際被染成了紅色,但其中一邊卻是帶著烏黑的紅色,那明顯是藏鋒。

    藏鋒的三五雌雄斬邪劍一長一短,仿佛兩到劍輪般一劍接一劍揮出,一手陰一手陽,竟是相得益彰。陰陽交替之間,威力仿佛滾雪球般越來越強。

    然而紅鯉卻依舊面無表情,血刃之上自成陰陽,使得她之力量隨意轉換。

    兩者兵器上不相上下,其撞擊的威勢響徹天際,一道道火星從空中掉落下來。起初這些火星只有一點點,但當落到地上的時候,便化為巨大的火球,轟然炸響。

    這下子,鬼城之中的鬼魂便真正的大片死亡。

    原本在藏鋒出現的時候,這些鬼仙便已經抵擋不住他的威力,停止了混亂。而現在兩大強者之間的戰斗使得陽氣四溢,化為火焰流星,造成滅頂之災。這下子鬼仙們再也無法忍受了,頓時紛紛朝著外城的四個城門處逃跑。

    "想跑?沒那麼容易!"這個時候戰斗中的藏鋒察覺到這一點,便是冷哼道,外城城門頓時紛紛關閉,將所有的鬼都關在了里面。

    但就在藏鋒分心之時,卻被紅鯉劍氣刺中了肩膀,頓時嗤啦一聲,血肉翻卷。

    "戰斗之中,可由不得半點分心啊。"紅鯉陡然舉劍,再次揮出,便見一道奇異的光芒,分為黑白二色,相互交擊,直沖藏鋒而去。

    那黑白二色起先只有半尺寬,但隨即便在空中扭曲膨脹,眨眼楮變為一道數尺寬光束。

    天空中的氣息被這一道光束掠過,頓時形成漆黑的通道,那是將陰間氣息全部排斥之後形成的真空通道。

    "對付你,還需要我過多的用心嗎?別忘記了這鬼域可是我的地盤。"望著那一道陰陽光束,其威力越加龐大,藏鋒低沉的咆哮一聲,隨即胸腹之間一道沉悶的響聲,傳遍整個大地。系撲夾技。

    隨著這沉悶之聲響起,他的身上竟然閃爍其黑色的雷光。隨即紫黑的光芒大盛,洶涌的黑火焰從他體內砰然而出。火焰翻騰于左手雄劍,隨即他右手一抖,其紫光翻騰間涌入了雌劍。雙劍交錯之間,雷火之力暴沖而出。

    兩道能量出體,仿佛天災降臨,下方城池猶如摧枯拉朽,無數殘埂斷壁被卷成了廢渣。

    便是隔了數千米的距離,我也能感覺到那能量的狂暴,好在被那紅傘一擋,才沒有被波及。

    呼!

    看著紅鯉的陰陽光束疾射而來,雷火能量化為一團閃爍著雷電的黑紫色火焰,也是離體而出,對著這道光束撞擊過去。

    說時遲那時快,便是短短一瞬間,兩道能量便對撞在一起。

    這瞬間,時間仿佛停止了流逝。

    "轟隆!"半空之中宛如升起雷鳴,憑空響徹了整個鬼域天空,單單之時這響聲,離得近的鬼將便有數萬被震死。

    而光束與累活對撞,狂暴的適逢這能量,在其交接的中心,一點漆黑的空間緩緩裂開。這一擊竟然將空間都給炸裂開,只不過這裂縫只維持了一秒,便徹底消失。

    "砰!"劇烈的能量爆發,整個內王城的地面都下陷數丈,在地底的龍脈之靈頓時慘叫。

    而紅鯉在這能量消散之時,卻再次將劍舉過頭頂。

    霎時間,血刃之上一道光劍猛然拔空而起,一道道靈氣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直直沒入其中。那光劍似乎刺穿了天空,將半邊天空都給切割開來,正上方半點雲彩都沒有。

    "問鬼神,群邪清平。"這一劍出,天地之間仿佛寂靜無聲,狂暴的劍芒直沖天際,仿佛要將天下群邪掃平。

    城中所有的鬼仙都看見這道光芒,頓時跪拜下來,浩浩蕩蕩形成了一道玄奧之力,匯入劍中。

    這一劍,才是問天三策之中,真正的第三劍。

    當年張道陵在蜀中斬鬼,定天地鬼律,便用的是這一劍。相比之下,我的三劍卻顯得有些小家子氣。

    只不過這個時候,地面上紅傘發出來的光芒竟然開始若隱若現,我有些擔心紅鯉。

    同時間,紅傘下的力量不斷翻涌著,元嬰在這氣息的洗禮之下不斷生長,很快就到達了八寸九。只差一步就能突破九寸,一道道撕裂般的疼痛產生,但是我的強行將這種感覺壓制住,死死盯住戰局。

    "沒想到,你竟然連這一招也會。不過那又如何,接我一招,八獄雷劍。"藏鋒見到這通天之劍光,也看到地面上鬼仙的拜服。就見他冷笑一聲,把手一招。

    嗤啦。

    地面上轟然震動,就好像被一柄巨大的錘子砸進地底數丈,我感覺到地底龍脈之靈嗷嗷慘叫,徹底停止了扭動。隨即八大地獄之中忽然各自迸出一團雷光,仿佛八個太陽似得漂浮在藏鋒的身邊,其光芒似乎要將血色的太陽光芒都爭奪過去。

    隨即問鬼神之劍轟然斬下,其力量將半片天空都切割下來,似乎這一招帶著半片天空的力量。

    劍過,寂靜無聲,群邪清平。

    "雷劍來,天地哀。"八道地獄之雷隨著藏鋒劍指,直直撞向問鬼神之劍。

    轟隆!

    轟隆!

    轟隆!

    巨大的響聲在空中炸響,仿佛一道道神雷炸裂,每一次撞擊,紅鯉的臉色就蒼白一分。每一次撞擊,她的第三劍就碎裂一分,當最後一道神雷砸在血刃上的時候,她終于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霎時間,藏鋒來到紅鯉面前,三五雌雄斬邪劍雙劍舉起,眼神陰冷。

    "就算是我不如他,但現在,他也沒辦法救你了。"

    唰!

    雙劍落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