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一章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第一章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紅鯉記起了我的名字,記起了我的事,他的斬自我修行完全被破。又被藏鋒的一體三位之劍斬殺過來,立刻魂魄盡碎,煙消雲散。

    看著紅鯉精靈一般消散在我眼前。失去雙臂的我狀若瘋魔,腦袋里只有一個念頭。

    咬死這個王八蛋!

    "啊啊啊啊......"

    我體內的靈氣不要命的爆發出來,體內元嬰直接暴漲到九寸。隨即還在上漲。一股無間黑風頓時被我召喚上來。直吹我的靈魂。此時我不管不顧,一頭撞向藏鋒。

    藏鋒此時也在愣神,等到我撞到他的身體時才反應過來,還沒來得及將我掙開便感覺胸口一疼。

    我死死咬住了他的胸口,眼中的光芒已經消失,八卦衣對我來說宛如無物,我指向在他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藏鋒感覺到疼痛,正要將我震開。卻見天地之間一道黑風自幽冥而起。

    我與藏鋒的靈魂氣息本來就很相像,此時的無間黑風頓時將我兩人視為同一人,其黑風之威力極大,仿佛要將整片天地都吞噬。在下方的王城之中,數十里之內寸草不生,半鬼不留,萬物泯滅。

    但是藏鋒只看了一眼。系麗盡扛。

    "無間黑風?散!"

    他揮了揮手,這天地之間的黑風就散去了。只不過他此時的體內,氣息十分凌亂,仿佛一個火藥桶就要爆炸。

    他強壓著怒火,渾身一震,我便感覺好像被球棒擊中了的棒球,砰的一聲遠遠飛出去。

    我被摔的七葷八素,腦袋暈眩無比,好像清醒了一絲。但卻又是被腦海中那瘋狂的意識給吞噬掉。

    藏鋒,哪去了!

    但是忽然之間,天地間的氣息化為四道釘子,將我死死的腳和身體釘在了東邊的城牆上。

    藏鋒揮手在紅鯉消失的地方抓了抓,但什麼也沒有抓到,他的眼神中涌動著種種情緒。似惱怒,似悲涼,似嘆息,又似在無聲的哭泣。然後藏鋒揮手將那八獄之鎖鏈給褪去,原本與紅鯉換身之後的破傘就落入到他手中。

    他將血刃放在一邊,伸出手去撫摸這把破爛是紅傘。

    藏鋒體內的氣息更亂了。一道道混亂的氣息爆射出來,使得整個王城之中都在顫抖著。大地裂開,八大地獄hi中的暴亂氣息慢慢的侵入到城中,使得城池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混亂地獄。

    "那一年,我未生之時,張道陵便遇到你,日夜思念。張道陵斬善惡執念,將我斬下,有幸生成意念,為活命四處奔逃。再遇紅衣,欣喜若狂之。"

    "然而你卻執劍相向,讓我回到張道陵身邊,身受十七劍而逃。"

    "三尸之局起,你為張道陵甘做衛道者,再與我戰。我受八劍而遁走,這是張道陵兵解後第二次轉世。"

    "第三次轉世,我因殺劫,身中四劍而走,始終不見你回頭看我一眼。"

    "第四次轉世,我已成氣候,已能與你戰個平手,但張道陵轉世已死,再戰已無意義,于是我奔逃而走。"

    "第五次轉世,你已非我對手,但我仍舊與你一世周旋,為的就是要得到你的心,然而你的心血始終都在那張道陵身上。甚至就是那不成氣候的青魚,也開始可以庇護張道陵。我便開始布此局,要讓張道陵吃個大虧。"

    "第六次轉世,三者之爭斗已然讓昊天察覺,小輪回之路變得坎坷。你們始終幫著這個張道陵,看著你的眼神,我不得不故意讓你離去。"

    "第七次轉世,發生了很多事,我終于找到將惡尸吞吃融合的途徑。這一世,惡尸竟然能將王盼殺死。這是我沒有想到的,我看著你傷心,不知為何,我心中也是猶如刀絞。"

    "第八次轉世,我融合了惡尸,但是此時發生了變故,使得我沉睡,但我的布局也真正的開始了。"

    "直到這一世。"

    藏鋒說著說著眼淚卻掉了下來,他死死的盯著我,渾身都在顫抖著,但卻不是受傷之後的顫抖,而是一種憤怒。

    他向我看來,眼神像是要將我活剮,頓時我的身上就出現一道道透明的鋼刀,頓時剮的我渾身鮮血直流。我此時根本感覺不到疼痛,只是覺得腦袋忽然一輕。

    "你依舊是護著這個小子,即便是他將張道陵的意識聯系給徹底割斷,你還是護著他。到最終竟然不惜一切的為他而死,還告訴我,你喜歡他!"

    "那麼我算什麼?我拼了命去得到你,又有什麼意義?"

    "你喜紅衣,我便一世紅袍。你愛張道陵,我便舉世布局。"

    "為的就是成為你所愛之張道陵。"

    "但,你為何要去死啊!"

    "你死了,我做這一切有什麼意義?"

    "有什麼意義?"

    看著藏鋒憤怒悲哀的樣子,我忽然感覺他就像是一個心愛女人被搶走的可憐之人,在嫉妒。

    紅鯉喜歡穿紅色衣服,這藏鋒從來出現在我眼前,也都是穿著紅袍。而紅鯉喜歡的人是張道陵,一直以為我就是張道陵,所以才要讓我吞噬張道陵的道統,然後吞噬我。

    這都是為了紅鯉。

    藏鋒愛著紅鯉。

    這種愛,是病態的喜歡,已經到了扭曲的地步。但是現在紅鯉死了,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布局千年,只為了紅鯉一人心,除了覺得恐怖之外,還感到他的可憐。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而藏鋒這麼做,絕不僅僅是為了紅鯉。

    "我藏鋒得不到的,別人也不配得到。"藏鋒握緊了殘破的紅傘,一步踏出,便到了我的面前。他的雙眼看著我,已經看不到一點眼白,全部都爬滿了紅色的血膜。

    瞳孔仿佛針眼般細小,我遍體生寒,終于完全恢復了神智。

    血刃被他控制,他隨之一指。

    噗!

    血刃直刺中我的胸膛,但卻並沒有傷害我的生命,但是這種血液的流失,依舊也震動了神農鼎。但是同時鬼璽一震,神農鼎就動彈不得,只能在我的身體中無法動彈。

    此時在我身體中的一切能量,都相互牽制著,無法動彈。

    "是不是覺得鬼璽在牽制著神農鼎?感覺有些奇怪?"藏鋒冷笑道,又取出雌雄斬邪劍,雌劍直刺我的小腹。

    噗!

    我渾身力氣都消失了,疼痛的信號直沖大腦,直接就要暈過去,但此時我的元嬰之中卻露出一股生氣來,使得我根本就無法暈倒。

    "難道你以為,我將鬼璽那麼重要的道具放在自己開闢的空間之內,會沒有半分防備的就讓你拿走。難道你真的以為那冤魂坑中的,就是唯一的防護嗎?"

    藏鋒取出雄劍,在我臉上劃來劃去,就好像在雕刻一件藝術品。

    "真是笑話,我藏鋒布局雖然會出現變故,但從來都不會只做唯一的方案。那鬼璽之中我下了咒法,為的就是專門克制你的神農鼎,為的就是讓我在殺你的時候,沒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來阻礙我。"藏鋒割開我大腿根,頓時血液流淌的更加迅速,我的體溫迅速流失。

    我離開明白過來,鬼璽為何要與神農鼎爭鋒相對,沒想到是這原因。

    此時我的體溫漸漸降低,面色蒼白,但我仍舊看著他,眼中露出了一絲憐憫,看著藏鋒就如同在看著一個失敗者,看著一個可憐蟲。

    "可惜啊,你不是他!"

    一張口,血液就流淌出來,但我說這話的時候,充滿了快意。

    感覺到我憐憫的目光,藏鋒面如寒冰,渾身顫抖。

    就在此時,東城門的阿修羅封印中的戰斗終于結束,封印緩緩碎裂,數道人影從中走出來。

    ps:

    第一更,迎來最終卷,藏地佛國了,所有人的命運都將會在這一卷徹底浮現出來。另外手里有鑽石的同學也別給我了,給下我弟弟寫的書,永世沉淪吧,鏈接在這︰<a targt="_blank" class="blu" hrf="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