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章道統

第二章道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最先出來的,是一道正常的人影。

    不對,應該是半個人影。

    那穿著灰色僧袍的殺生和尚,只剩下了上半身,下半身齊腰而斷。但此時此刻閃爍著雷光將他托起。他的雙手十分巨大,隨手一動就能扇出一道風來。

    "嚇死老子...貧僧了,這藏鋒真他娘的厲害。快跑快跑。"殺生和尚一出現。就大叫道。隨即看著地上那滿地烽煙的樣子,皺起眉頭來。系麗低才。

    隨即他的眼楮就看到了城頭受苦的某人,頓時他的身體一震,便見著他正要動彈,又猛的停住。

    "師傅,救王盼,快救他,快救他。他是我的兄弟。"黃大仙急切的聲音從中傳來。

    卻不知為何黃大仙的聲音會在殺生和尚的體內,但殺生和尚卻是不緊不慢。

    "慌什麼,慌什麼,不是還沒死嗎,就算死了老子...貧僧也能馬上幫你救回來。說起來你兄弟跟那藏鋒長的還真他娘的像,要不是老子...貧僧天賦異稟,分辨能力驚人,定然是分辨不出來的。"殺生和尚雖然嘴里說著不管,但還是在動身往下走去。

    他腳步輕松的就像在走樓梯似得。

    "師傅,你爆粗口就爆粗口,別貧僧貧僧的了,反正你又不在地府,我听著很累啊。"黃大仙松了一口氣,既然殺生和尚答應出手,那王盼是想死也死不了啦。

    但一听這個。殺生和尚就暴跳如雷,憤然開罵。

    "你這小子知道個屁,老...貧僧雖然已經是鬼族,但基本的道義和信譽還是要講的。既然答應了那人要遵守約定,便一定要遵守到底。要不是看在你小子有幾分聰明勁,老子...貧僧才不鳥你。還有,別叫師傅,老子...貧僧乃是代師收徒。要叫叫他去,你等著吧,遲早老子...貧僧要殺了他。"

    殺生和尚邊走邊說,語氣中對那人又是尊敬又是惱怒。仿佛有怨氣似得,但卻並沒有多少殺意。

    "是是,我知道了師傅!"

    黃大仙無奈的說道。殺生和尚再走了一步,但是忽然之間雷霆形成的下身猛然一頓,隨即轟然倒飛回來,被一只巨手給撐住。

    "怎麼不走了,殺生。"

    殺生和尚回頭一看身後,便見到阿修羅站在那里,胸前一道傷口貫穿了左胸鎖骨處到右肋。在它的背後,肉翼忽扇,有一個美麗的女人在他背後。

    看著這個女人,殺生眼中透露出一絲欽佩,若不是這個叫做天羅剎的女人,只怕今天這局根本就破不了。

    五大叛變城主,以天羅剎為首偷襲藏鋒,才使得封印有破綻,成功的將他給拖住。【愛書屋】

    偏頭看去,那秦梟右手握著黑色長槍,左手卻是已經不翼而飛。在他旁邊,便是神情有點盲目的小幽。

    "有這家伙在,還怎麼走,要走的話,只怕還要將這家伙解決掉。但是他就像是塊石頭似得,怎麼打都打不死,我沒招了,你來吧。"殺生攤攤手,站到了秦梟身邊,隱隱將小幽護住。

    小幽是鬼帝血脈,自然不能有閃失。

    而此時,在他們身邊,有著一股仿若游龍的氣息,但卻又陰毒無比。卻見一條蟒蛇的樣子若影若現,將他們給團團圍住。不僅如此,在頭頂也有著一道仿若玄龜的氣息,緩緩化為一道人形。

    "呵呵呵。"

    白奇的身形漸漸出現在他們面前,淡淡笑道,"我倒是想與諸位戰個三天三夜,不死不休,但是現在只怕大家都沒有心思分生死吧。"

    他橫在阿修羅他們與王盼的中間,但同時也在注意著王盼,見著藏鋒虐待王盼,卻也是有些意外。因為這還是藏鋒第一次失態,而且是在他面前失態。

    "你讓開,王盼就要死了,你讓開。"黃大仙的聲音急切叫道,殺生和尚的身軀竟然不由自主的移動了幾分。

    但此時阿修羅揮手擋住他的身影。

    "我們應該相信他,與他說好的就是救出幽帝。此時我們的事情已經辦妥了,剩下的就是等待,你稍安勿躁。"阿修羅說道,同時一股氣息直刺白奇。

    白奇微微一笑,那氣息就被旁邊那道仿佛巨龍的蟒蛇之氣給吞噬掉。

    玄武之氣,豈是這麼容易就破掉的。

    "阿修羅說的很有道理,我也不相信王盼會這麼容易就死掉,若不是敵對陣營,我還真想與你喝兩杯。"白奇看著王盼,腦海里卻想起了那個在封無神國之中,從他身邊飄然而過的青年。

    王盼你真的這麼弱嗎,若真是這樣,那也太讓人失望了。

    "嗯?這氣息?"忽然,白奇眼中異芒閃爍,死死盯住了被藏鋒鎮壓住的我。

    此時此刻,我感到無比的羞辱,此時我想要以十殿閻羅祭來攻擊藏鋒。但是他看了我一眼,頓時我的幻術就無法施展。他已經能無中生有,這十殿閻羅祭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渣。

    我的任何招數,在藏鋒面前都無比的幼稚。

    "這一劍,刺你的肝。不急不急,元嬰期的生命力是很強大的,咱們有的是時間慢慢玩。"藏鋒手中生出一柄氣劍來,一劍刺穿了我的肝,頓時我的身體像是蝦米般蜷縮起來。

    此時在我身上有著十幾道傷口,到處都是血液在流淌,但我的生命依舊在繼續。

    我死死的盯住了藏鋒。

    "金禪哥,還沒好嗎?"

    在我的腦海之中,我恨聲叫道。此時此刻我的元嬰和靈魂已經被藏鋒一劍定住,而腦海之中的高冷哥化為一道靈魂不斷的尋找著什麼。然而他的身體卻在一絲絲的潰散著,他不能離開玉佩太久。雖然玉佩現在就在他靈魂體內,但依舊在流逝著。

    高冷哥緊咬著牙關,並沒有說話,我知道他在憤怒,在惱怒。

    紅鯉,是他的姐姐啊!

    就算是兩者再怎麼敵對,或者意見不合,紅鯉始終是他的姐姐啊。身死可轉,道消莫逆,這乃是天地之間的規則啊,我們凡人又怎麼能抵擋。

    現在要的,就是將藏鋒給殺了。

    但我體內還有什麼能殺藏鋒!

    "找到了!"終于,在我靈魂的深處,一道八角形的石符被找到。正面是太極圖案,反面卻是龍虎刻紋,正是張道陵的道統封印。

    自從我將它徹底封印之後,便一直在我靈魂之海的角落中,在藏鋒出現的時候更是震蕩到不知何處去了。

    現在,經過高冷哥和我的努力,終于將它找到。

    "太好了,快快將他送到我的元嬰之中,只要這樣,就能為紅鯉報仇。"我頓時大喜道。

    沒有錯,我就是要將道統撕開。

    但是高冷哥沒有動,而是看著靈魂之海的虛空中。

    "王盼,這一次撕開道統的舉動,也是不可逆的。雖然你會得到張道陵的力量,但如果不在用完之後立即將力量剝離出去,那你就會重新變成張道陵。而你剝除了力量之後,便再也沒有那種偷取道統力量的機會。你真的想好了嗎。"

    高冷哥說道。

    我當然知道,這等于是將道統當作了一次性道具來使用,但是為了紅鯉,就算重新變成張道陵,那又怎麼樣呢,

    "金禪哥,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問我這麼愚蠢的問題。"

    听到我的話,高冷哥哈哈大笑,頓時一溜煙鑽入了我的肉體之中。

    是啊。

    王盼不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麼,為了自己在意的人,犧牲自己。

    姐姐,你真的沒選錯。

    既然這樣,我也就用我的靈魂之印記,幫他一把,雖然將來有可能失去重新為人的機會。

    但那又如何?

    ps:

    手里有鑽石的同學也別給我了,給下我哥哥寫的書,永世沉淪吧,鏈接在這︰<a targt="_blank" class="blu" hrf="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