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章殺

第三章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終于來到了我的元嬰深處,此時我的元嬰被一道氣釘扎住。看到高冷哥的靈魂,元嬰的眼楮張開來,整個身體都伸展開,然後雙目與高冷哥的目光接觸。我看到高冷哥的身軀都有些渙散。似乎消耗很大。

    隨即高冷哥雙目一睜,將道統印記貼在了我元嬰的腦門上,同時在那道統封印上打入一道印記。

    然後。轟然破碎。

    嗡嗡嗡。

    一道玄奧的意念在我元嬰之中回蕩,隨即將我的靈魂意念吸了進去。隨即我的腦海中無數的知識在流轉,一道道法決和規則的力量在其中流淌,隨即一個意念在我的心中不斷回蕩,那似乎是一聲遺憾的嘆息。

    我似乎看到了天地初開,那種陰陽二氣的流動。

    張道陵雌雄斬邪劍一陰一陽,而我的陰陽法袍也是一陰一陽,驚人相似。

    隨即感覺到一本厚重的經書緩緩在我的精神中翻開來。然後嘩啦啦流動起來,使得靈魂之中充滿的丹鼎之氣息,仿佛要將天地給烹煮。

    然後,我的元嬰眼楮睜開,不單單只是肉眼,還有眉心之中的豎眼。

    原本這豎眼只是一道金光形成的眼楮,但現在這只眼楮漸漸變得清晰,已經跟肉眼沒什麼區別。

    而在外界,我的眼楮也緩緩睜開。

    "惡念,你雖然偽裝的很好,但其實,你還是在害怕。"我喃喃說道,但說到最後,已經是充滿了威嚴,而在我的身體中。一道好似凌駕天地的氣息從我的腦海中生出。

    在我身上的氣釘,頓時被蒸發掉。

    我的元嬰不斷漲大,根本就無視于尺寸的限制,直接長大到與身體合一。

    唰。

    更加狂暴的氣勢從我身體中噴發出來,以我為中心三里之內的城牆全部化為飛灰,身體中的三五雌雄斬邪劍直接爆飛出來,落在我身邊。此時血刃更是飛了出來,繞著我轉。

    "主人,我還以為死定了,主人,你一定要報仇!"墮海夜叉的意識終于得到解脫。大聲叫道。

    它也能感覺到強弱,此時的我,就是天地之間的最強,就算是陸地神仙,也能斗上一斗。這應該不止的斬善念的力量,應該是完美的斬善念之力量。比起藏鋒,也不差半分。

    "以鐘馗斬鬼劍為劍體,這是修羅道的鑄造手法。以馬面鎖鏈為聚魂劍韁,嗯,還有吞之魂魄為墜,足堪為我佩劍。"我點點頭,那血刃就飛落到我的腳下,托起了我。

    我這才明白,之前那把劍應當就是阿修羅的佩劍。

    這種強大的力量,也波及到了白奇和阿修羅三者,它們均是齊齊後退數丈,這下子白奇頓時臉色變得極為精彩。

    "張道陵,沒想到時隔千年之後,真的還能再見到你,你還好嗎。"白奇喃喃的說道。

    阿修羅听到我的聲音,眼神變幻,但緊繃著的的身軀終于是松弛下來。那秦梟眼神閃爍,長槍似乎隨時都要出手。殺生則是嘖嘖稱奇,眼神左顧右盼,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而小幽感覺到這股力量,渙散的瞳孔之中微微凝聚,仿佛就要醒來,但其中金光一閃,又暗淡下去。

    "張道陵,沒想到被你看出來了,不過我等你融合這一天,等了很久啊。"

    此時藏鋒看著我站立起來的樣子,眼神變得很陰冷。

    的確就像我說的那樣,他本就是惡念,而被吞噬了的才是善念。而後他一直將自己偽裝成善念,進行這一系列的動作。

    "我等這一天,也等了很久啊。"系麗記圾。

    此時此刻,我的感覺十分奇特神奇,就好像有兩個我在思考問題,但同時思考的方式都是相同的。甚至連說的話也是一模一樣,但我就是感覺到我的體內有兩個思想。

    這應該就是張道陵,我知道那個意識也是在想著我。

    但我知道,說話的還是我自己,並不是張道陵。

    是啊,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久到我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回憶起的了。

    忽然間,我渾身力量一震,雙手從肩膀處鑽出來。我雙手一緊一握,三五雌雄斬邪劍就到了我的手里,頓時一陰一陽兩股力量分別在兩柄劍上生出,我將雙劍隨意一交擊,便切割出一道空間縫隙。

    "張道陵,你雖然回來了,但是你比我少了一千多年的磨練,未必能打得過我啊。"

    藏鋒冷然笑道,然而我卻沒有給他機會。

    "劍是我的,你這法衣,也是我的。是我的東西,你一樣也奪不走。"我說一句,便是手掌在空氣中一爪,當我說完的時候,那藏鋒渾身一震。

    他的紫金玉帶八卦衣,平頂冠,朱裙方履,龍虎印,直接飛了出來,重新穿在了我的身上。而當這些法器穿回到我的身上時,發出一陣思念的意味來。就好像離家多年的主人回到老家,那已經趴在地上等死的老狗看見了,歡快的跑過去那樣。

    這種感覺很棒。

    我看著恢復成為紅衣的藏鋒,眼中露出一絲異色,我想到了紅鯉,氣息頓時產生一絲紊亂。

    但是我感覺得到,藏鋒的氣息更加紊亂,仿佛亂成了一鍋粥。

    "別以為,我離了這些東西,就沒有辦法了。"

    藏鋒手冷笑一聲,然後手一招,頓時那寒冰地獄的深處忽然裂開,一朵冰蓮花從石筍中生出,內中有著一絲鮮紅,而蓮花的花心之中,卻是一柄仿佛冰魄般的劍刃。而那叫喚地獄之中的岩漿池中的那根柱子,忽然一抖,化為一朵鮮艷的火蓮花生長出來,隨即一道紅色劍刃生長而出。

    "哦!"

    我點點頭,看著這兩柄劍,道︰"以秦梟之煞氣溫養火蓮劍,以阿修羅之煞氣溫養冰蓮劍,造成一水一火,一陰一陽之劍意。哎,你還是擺脫不張道陵這個陰影,不想王盼這意識,雖然受到影響,但卻不拘泥。如此看來,你才是真正的廢物啊。"

    我看著兩柄劍,微笑說道。

    秦梟和阿修羅頓時面色一寒,兩柄劍都是在關押它們的地方生長的,但它們竟然都不知曉。

    這一絲意識雖然是我說出來的,但卻是張道陵想說的,不過也正是我想說的。

    此時在我身體之中,九團氣息猛然形成,而最中心那一團氣息就直接被神農鼎吞噬了。我心中知道這是九鼎丹經的氣息,只需要一會兒,就能徹底明白。

    其實我也是在拖時間,但是藏鋒現在也需要時間。

    "是不是廢物,試試看就知道了,水火蓮花起!"藏鋒雙手展開,然後做出握劍的姿勢。

    頓時水火蓮花便化為兩條巨龍,咆哮著落入到了藏鋒的雙手之中。頓時半天天空仿佛被冰凍,半片天空猶如被火煉,水火同現在一片天空之中,煞是奇特。

    在藏鋒雙眼之中冰火雙龍沖擊而出,這是無中生有的招式,藏鋒雙鋒舞動,巨龍直沖我面門。

    頓時,虛空破碎,城牆倒塌,淡淡只是氣息的泄漏,就能將虛空震裂。

    而我並沒有被這氣勢給動搖,只是微微一笑。

    "冰火雙劍,竟然已經被溫養上千年。沒想到你做了這麼多準備,藏鋒,看來你等這一天,真的太久了。"

    我嘆氣道,雙肩緩緩舉起,笑道,"不過劍雖好,但人卻不怎麼聰明,劍就應該是劍。"

    隨著這一句話說出,我的眼神之中閃爍起劍光,化為一陰一陽兩道長劍,直直迎向冰火雙龍。然後, 嚓一聲,雙龍之龍頭就被我斬下來。

    隨即我站在藏鋒的面前,一如之前他的目中無人。

    "藏鋒,你準備好受死了嗎?"

    ps:

    月底了。金鑽如果不投就消失了,如果誰手里還有剩余,麻煩投給這本書 《永世沉淪》<a targt="_blank" class="blu" hrf="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