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章搖尾乞憐

第五章搖尾乞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方才將藏鋒斬殺于劍下,以九鼎丹經將之徹底煉化,紅鯉的傘就到了我的手中。聞著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我的心中一片平靜。但整個天空中一團團紅得發黑的血雲在不斷翻涌,仿佛是在預示著我此時應有的惱怒。

    而在紅傘之中。我感覺到了一絲紅鯉的氣息,所以那白奇的動作我並未理會。

    然後我忽然間想起來,這是在鬼域之中。在古時候乃是人死之後到達地府的中轉站。

    斬自我是將心中那一個自我給斬掉。就像高冷哥斷情卻愛也是一種斬自我的方法。而紅鯉將關于我的記憶給斬了,但心中卻還有著一個執念,所以才會出現破綻。然而斬自我的時候出現的破綻,乃是致命的所在。

    紅鯉的斬自我逆轉,魂飛魄散,身死道消。

    身死還好說,如高冷哥與安子魚那般化為幽魂,便能伺機而活。但道之印記要是消失了。生命氣息便再也找不回來了。不過這里是鬼域,就算是死,短時間內也會留下一絲絲的魂魄氣息。

    若境界達到,便能從空氣中將靈魂抓攝回來。

    我此時的境界乃是斬自我大圓滿層次,便試圖這麼干,我能感覺到紅鯉的存在,也將這氣息給抓攝了回來,但是這些靈魂碎片卻是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

    七粒細若微塵的靈魂碎片躺在我的手中,我面沉如水,九鼎丹經之氣息不斷煆燒著,但確實一點用都沒有。我以鬼璽之力穩固靈魂,然後以神農鼎的藥氣來溫養,也只是勉強將這剩余的靈魂氣息給粘合起來,但這靈魂碎片充其量只是紅鯉靈魂上的一點點而已,杯水車薪。

    "難道真的就這樣死了嗎。紅鯉!"我握緊了紅傘,靈魂碎片微微一抖。

    是的,我想逆轉乾坤,將紅鯉恢復。

    但是逆轉乾坤,時空倒流,乃是傳說中仙人的術法,我根本就沒有那種能力。僅僅只是將紅鯉的靈魂糅合成了一丁點大的光芒,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光芒還在緩緩縮小。

    難道復活紅鯉,真的就沒有法子了嗎。

    "想要復活她嗎?我可以!"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不對。讓小幽離開白奇身邊,隨即我的腦海中忽然間傳來一道莫名的聲音,宏大無比,仿佛將整個世界都給鎮壓住。在這片天空之下的一切都好像平靜下來,完全沒有任何的一點聲音。

    時間的流動仿佛被停止下來,這個時候我覺得這個世界被按下了暫停鍵。

    時間停住,空間靜止。

    高空中還在翻涌的雲朵停了下來,正在驚訝的白奇停了下來,阿修羅停了下來,一切的一切都停了下來。那些逃跑的鬼仙,也完全停了下來。

    但是我還能動,我還有著意識。

    "是誰,裝神弄鬼。"我心中升起的第一個感覺並不是為什麼可以救紅鯉,而是隱隱有些感覺,這聲音的來頭,不小啊。

    在我身體之中仿佛隨時都要散去的斬自我能量,此時也停止了潰散。

    隨即在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個眼楮。

    "你是在找我嗎?"那眼楮眨了下,然後發出聲音來。

    這個眼楮是豎著的,瞳孔呈現出金黃色,眼白血紅,仿佛隨時都要發怒。我看到這個眼楮頓時就明白,發出聲音的是什麼東西了,這東西在我的生命之中出現過很多次,每一次都會給我帶來災難。【愛書屋】

    天罰之眼。

    老天有眼,監察世間一切,我身受劫難的時候它時不時的就出現。

    "原來是你,我就覺得一直以來有什麼東西在監視著我,還在我意念衰弱的時候來引誘我。那你告訴我,有什麼辦法能將紅鯉救回來。"我問道。

    在好幾次渡劫的時候,我都感覺到一股召喚的意思,這足以讓我提高警惕。

    現在看著它,我心中產生了凝重的感覺。而它身上也散發著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覺,那似乎是天威在上,讓我幾乎有頂禮膜拜的心。

    但是我死死的咬住舌頭,血液都咬出來了,抵擋這股心情,終于才沒有出丑。

    我知道若是真的膜拜了這天罰之眼,那麼我就真的萬劫不復了。

    "紅鯉乃是妖族,想要斬自我,便要躍龍門。紅鯉躍龍門之後便在龍門之上留下了印記,而現在這一絲印記到了昊天之天策中。本來她若是完成斬自我之後,便可以自天策中脫穎而出,位列仙班,但卻身死道消。"

    天罰之眼說道,然後想了想,又道︰"現在有這一絲氣息,昊天就能從冥冥的命運長河中將她的靈魂抽回來,然後還原出原來的紅鯉。"

    我渾身一震,魚躍龍門,天策留名。紅鯉為了我,為了張道陵,竟然做到了這個地步。

    天策也就是封神榜,將名字留在上面之後,就有機會位列仙班,但是同樣來說也就失去了自由。所以許多的修士是不願意玄門唱名,位列仙班的,但沒想到紅鯉竟然會做出這個選擇。

    而更讓我吃驚的是,天罰之眼竟然告訴我這樣的秘密。

    命運長河!

    在我現在的記憶之中,這條河乃是一天貫通天地古今的命運河流,不知何處來,不知何處去。每一個人和事物都會在這長河之中留下印記。就算是死,也會有一個存在的痕跡在其中。

    到達昊天那種程度,監視天下,掌控一個世界,便能從命運長河之中找到紅鯉麼。

    但此時此刻,我也極為欣喜,因為終于找到了復活紅鯉的方法。

    不過緊接著我卻是停下來,此事不會如此簡單。

    "只怕,沒有這麼容易吧,昊天有這麼好?我需要付出什麼條件。"我冷笑著問道。

    "自然是有代價的,畢竟昊天這樣做,也是會有著劇烈消耗的。"

    果然,那天罰之眼便是嘿嘿笑起來,隨即在它的瞳孔之中出現一方金黃色大印。這印上雕刻有九龍奪珠,金龍五爪,而在它刻印的部位,並沒有字,但空氣中卻被它印出了八個紅色的大字。

    受命于天,既壽永昌!系余叉劃。

    玉璽!

    這就是古代皇帝的傳國玉璽之上,所雕刻的字。

    在古代,皇帝的聖旨最開頭都會寫上八個字,便是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意思就是皇帝的命是天定的,皇帝的意思就是天的意思,皇帝都被稱為,天子。

    意思就是天的兒子,有天命護身。

    這一枚玉璽出現,頓時我身體中的鬼璽便是躁動不安起來。

    鬼璽是地府鬼帝的玉璽,于地獄來說也是一樣的。地獄的天,封了陰天子,掌管玉璽。

    兩虎相遇,便要有一斗。

    "你代表的是誰。"

    我將體內玉璽的躁動壓下來,問道。地府的情況比我想象的要復雜一些,但至少在目前看來,地府的天似乎還不如天庭這麼完善。

    這從雖然天地氣息隔斷,但昊天還是能布下陣法將天地靈氣鎮壓吸收,甚至在鬼域之中都還是會遇到天劫這一點便能看出來。雖然天兵天將不能下界,但這代表著刑罰的天罰之眼,卻沒人能阻擋。

    現在最重要的是,這天罰之眼,到底代表的是不是昊天。

    "我代表的,自然是崇高無上的昊天。"

    天罰之眼嘎嘎笑道,"相比你也看出來了,昊天所開出來的條件。只要你答應將這一枚玉璽接下,將天地之漏封印,做一條只會搖尾乞憐的狗,那麼昊天說不定會大發慈悲,將這個紅鯉的靈魂從命運長河之中撈出來。"

    做一條搖尾乞憐的狗?

    我眼神一寒。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