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章底牌

第六章底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做一條狗,就能救紅鯉?只要能救紅鯉,就算是永世不得超生又如何。我下意識的就要答應他,但隨即我便感覺到體內有聲音傳出。

    "王盼,你考慮清楚了!"高冷哥焦急的大吼道。

    我頓時一怔。隨即背後冷汗涔涔。剛才雖然時時刻刻的警惕著,甚至都還在告訴自己,無論這個天罰之眼說什麼話。都不要相信他。但是就在天罰之眼最後一句話說出的時候。仿佛同時散發出一股股奇異的能量讓我下意識就想答應他。

    我知道只要答應了他,便真正成為天道的奴隸,那時候還能有什麼自由,更救不了紅鯉。

    昊天的這種誘惑,卻讓我無法還口。

    不久之前,昊天被陳摶斬了個窟窿,天地之間靈氣倒流,使得它權威大減。現在只能用引誘這一招了,但是我卻猶然在猶豫。

    自由還是救紅鯉,到底怎麼選擇!

    "別猶豫了,紅鯉也不會讓你這麼選擇,記住你不是藏鋒。你是王盼,記住李師叔說的話,不忘初心!堅持你所選擇的!"高冷哥頓時大喝道,然後這聲音在我腦海中猶如雷霆響起,仿佛醍醐灌頂般炸響。

    不忘初心,堅持我所選擇的。原本我根本就不明白這說的是什麼意思,但現在可不就是需要我做選擇的時候了嗎。

    初心,最初的時候,從我得知我是另一個人轉世的時候,我便開始反抗。

    一直到最後,我還是在這麼戰斗著。

    自由!

    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自由。還有所有人的自由。更有紅鯉的自由,我自己做的事情,便由我自己一個人來承擔。昊天要我做一條狗?

    那我就做一條瘋狗,咬它試試看。

    "曾經有個人,他喜歡睡覺,經常一睡就是很多年,他隨時都可以位列仙班。"

    我緩緩抽出血刃來,然後劍鋒平舉,道︰"但是他卻是選擇了自由,讓這世間人人如龍。"系余麗號。

    天罰之眼的瞳孔一縮,自然明白我是在說誰。在這天下也只有那斬了天門的陳摶。也就是因為陳摶斬了天門,使得昊天之封印千瘡百孔。靈氣倒流,甚至到現在必須選擇一人來重新封印了。

    "紅鯉雖死,但是我會竭盡所能,去將她給救回來,我會在命運的長河之中找到她!"

    我終于將血刃抽出來了,隨即在劍刃之上三道劍意流淌出來。那是張道陵的問天三策,與我的三劍融合。

    這三劍乃是張道陵應天而成之劍,而我這三劍無卻是為了我自己。

    隨即,其中兩劍再次融合,一股生之力量形成。

    "正義,自由,守護之後,便是生死。這一劍生之劍,斬斷死的意念,讓紅鯉氣息不再散逸,以保證她在復活之前不會受到傷害。"我揮手在紅鯉殘魂上一斬,頓時一股生之意念鑽入其中,我感覺到她的潰散是真正的停止下來。

    我將紅鯉的殘魂融入到紅傘之中,這才停了下來。

    隨即我看著天罰之眼,目光從平淡變的冷漠,手中劍一番,合起來的兩劍分開,其中另外兩劍融合,隨即形成一道劍意來。

    衰敗,破敗,枯竭。

    這一柄劍乃是死之劍,其氣息便是要將活著的所有東西都斬碎。我看著那天罰之眼,它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其目光變得很嚴厲,在瞳孔之中有著雷光在閃爍。

    天空之中烏雲密布,一團團雷光在其中閃爍。

    "看來你的選擇,已經沒有改變了!"天罰之眼說道。

    大印收回,他的瞳孔變化為一道閃電。

    "死之劍,就是要告訴你。我命由我不由天,若想掌控我,我便逆天。"死之劍劍氣縱橫,便是散逸的能量就能造成裂縫。

    隨即我的劍當空一指,漫天烏雲便是煙消雲散,那天罰之眼頓時大驚,急忙要消散。

    "回去告訴昊天,若想掌控人間,人間就能將天也掀翻。死吧!"

    死之劍微微震動,空氣呈現出一道道波紋般的裂痕。隨即劍鋒帶著死亡波紋,直斬下去。

     嚓!

    天罰之眼還沒來得及消失,便被我這死亡之波紋掃中,被斬成了兩半。 嚓一聲化為飛灰消失不見。隨著他的消失,這個世界便是恢復了正常,時間又能流動了,天地萬物都恢復了平靜。

    "你會後悔的,你會後悔的!"

    此時此刻,刺耳的尖叫從天空之中傳出來,之間血色太陽之上一個眼楮睜開來,眼楮里有著長長的劍傷,傷口流淌出黑色的血液。只不過它此時並沒有了威勢,而是尖叫了兩聲之後便消失了。

    後悔?

    從今往後我還有後悔的余地麼。

    此時那些被暫停的生物,這才緩緩回過神來。

    "這是怎麼了!"白奇眼中異彩連連,隱隱猜到了什麼事,但卻不敢確認。

    隨即他便要出手去搶奪小幽,此時小幽正是突破的關鍵時刻,在此時將她控制的話,還是有可能威脅到我。他伸手一展,頓時龜蛇二氣盤桓而其,化為一條百丈巨蟒,以及一只百丈玄龜,將小幽給圍住。

    但是小幽就好像是一條泥鰍般狡猾,哧溜一聲就躲開來,但卻依舊在攻擊範圍。

    立刻,阿修羅便當空一抓,抓出一道似刀似劍的兵器,狠狠刺向那蟒蛇之氣。而殺生則是雙手張開,化為兩團黑雲將堅硬的龜背砸去。

    轟!

    巨力交接,虛空震蕩,刺耳無比。但這兩大攻擊卻不能撼動龜蛇之氣分毫,只能減低它們的速度。

    白奇冷笑一聲,手中的印記霎那間就結了數千個,然後他將印記打出。

    小幽頓時身體震動,那被鎮壓的白奇的人格,便是蠢蠢欲動,將要復甦。

    "白奇。你應該不是這樣的人才對,既然你想要這人格,我將它剝離出來就是了。"我走了一步,棧道白奇的面前,然後雙目看著他,似乎看到他的心里去了。

    我沒有打算殺他,而是看著小幽,隨即在她的天靈蓋上一揮。

    哧!

    一道駁雜的氣息從小幽額頭被斬了出來,小幽僅剩下的一絲呆板眼神頓時完全恢復。我將那道駁雜的氣息彈入白奇的額頭,這時候小幽體內被壓抑著的氣息終于噴發而出,節節攀升,仿佛霎時間就提升了數個層次。

    我將紅傘背在身後,然後左手一翻,將鬼璽取出來。

    "小幽,這是鬼璽,是屬于你的物品。"我微微一笑,看著有些怯怯的小幽,然後將鬼璽打入了小幽靈魂之海中。小幽眼楮一亮,隨即開心的直拍手。

    我低頭看著已經地裂山崩的鬼域,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惆悵,然後環顧眾鬼。

    "諸位,跟我回家吧。"

    我微微一笑,雌雄斬邪劍與血刃並排一斬,頓時空間裂縫從中生成。我帶著小幽,殺生,阿修羅,秦梟,以及天羅剎,消失在裂縫之中。

    白奇看著離開的背影,面色變幻,沒想到自己保命的手段,到最後竟然被無視。

    腦海中那一段人格回來,便對他產生了影響,但很快被鎮壓。

    "果然分身還是有著缺陷的,等下次我以真身在與你相遇,便是真正的生死相搏了。"白奇嘿然一笑,隨即看著底下破碎的城池。

    鬼域的鬼,數以億萬記,在災難的影響下雖然死去很多,但更多的卻是晉級而留下來。

    此時在那些完好的地方,還有著億萬的鬼魂,在不斷的掙扎著,互相吞噬著。

    忽然,地面一震,產生了變化。

    "不過,你們沒有想到的是,為什麼我會跟藏鋒合作。"他看著地面上的變化,眼神瘋狂。

    "那是因為,藏鋒還有著底牌啊!"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