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章雨女

第四章雨女

    我深吸了一口氣,知道自己這時候無論選擇逃跑還是露出慌張的表情,都很有可能會死在這里,在我身後這看似美麗的老板娘,本體還不知道是什麼髒東西呢。

    一想起我剛才竟然還和她接過吻,我就感覺自己快吐出來了。

    "想去下廁所,沒找到,所以打算回自己房間上。"我轉過頭來看著老板娘,淡淡的笑著開口說道。

    老板娘咯咯笑了起來,開口說道,"我洗完澡了,我房間里面就有廁所。"

    本來覺得挺好听嫵媚的笑聲這時候在我听來,卻是無比的恐怖,我強忍住自己要崩潰的情緒,笑著說了一句是嗎?強行邁著自己的腿又走了回去。

    清醒過來的我才發現,這個房間冷的可怕,都快和我當初在八堡村的時候差不多了。

    在八堡村時候的經歷告訴我,陰冷的時候,就肯定會有髒東西。

    我剛才怎麼就沒發現呢?

    這時候我是特別的後悔,也不知道當時是怎麼鬼迷心竅的,竟然想要勾搭這半老徐娘的寡婦,現在好了,一頭撞人身上了吧。

    我不知道自己這是什麼運氣,隨便找了家客棧都能遇到這麼詭異的事情,就在我想要剛走到老板娘前面的時候,房間的門被敲了敲。

    那敲門聲顯得有些突兀,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我愣了下,知道自己得救的機會來了,說不定這個敲門的人可能會救我,再不濟我也有辦法可以突破現在這種僵局,到時候可以利用機會逃走。

    老板娘在听到敲門聲的時候,眉頭皺了起來,"怎麼會有人?"

    我一听,心里就更加冰冷了,老板娘的這話表面上听起來是這麼晚了怎麼會有人,但在我耳朵里面听來卻是另外一個事情。

    那就是這個鬼地方根本不可能會有人!

    也就是說,我撞鬼了!

    這他媽的還是一個會用qq的鬼?天,現在的鬼怪都與時俱進了嗎?

    不過仔細想想都有午夜凶鈴,來個午夜凶q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見到沒人去開門,敲門聲更大了,篤篤篤的響,竟然帶著一種讓人寧心下來的奇怪韻律。

    我原本有些不安的情緒隨著敲門聲也好了很多。

    老板娘這時候咬了咬牙,還是選擇去開門,她剛打開門,我就懵了。

    門口站著一個長得特別好看的紅衣女子,女子打著一把紙傘,帶著一種冷冰冰的笑容,看著給人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高高在上。

    這奇怪的造型馬上讓我想起來一個人,紅鯉!

    我看到紅鯉,就感覺有些尷尬,怎麼說呢,有種被抓奸在床的感覺,莫名其妙的,我就覺得自己竟然慌了。

    而老板娘在看到紅鯉後,聲音顯得有些嘶啞,"你是誰?來這做什麼?"

    紅鯉偏過身子看了我一眼,確定了我沒事後,這才笑著開口說道,"我男人不識路,走錯路了,我是來帶他回家的。"

    "你男人?你在說假話,他明明是童子身,我盯上的獵物,沒有人帶的走。"老板娘轉過頭來陰森森的看了我一眼,這一眼可把我給嚇得不清,因為我看到老板娘根本就沒有眼白,整個眼楮都是黑色的,蒼白的膚色凸顯的她眼楮更加的詭異。

    "區區雨女安敢在此造次,若不是見你因情深而死,我直接驅散你並不是什麼難事。"紅鯉對著老板娘攤了攤手,露出了手上拿著的東西。

    我看了下,是一堆粉末狀的東西,看起來有點像鹽。

    這時候我再傻也知道紅鯉是來救我的,我忽然想起來,我遇到危險的時候,好像很多次都是紅鯉來救我,而且從月經哥的話中好像這個紅鯉和我有什麼淵源。

    在看到那些東西後,老板娘的面色變了變,最後咬著牙開口說道,"你贏了。"

    說完老板娘在屋子里找了一把大黑傘,撐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這時候我才發現,她經過的地方都帶著一絲淡淡的水跡。

    而在老板娘走後,紅鯉也有些冷冰冰的看向了我,冷哼一聲,並沒有說話。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懂了她的意思,她是在等我解釋,我連忙開口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咋就暈頭轉向的來這了......"

    越說我就感覺自己是在越抹越黑,最後低下了頭,小聲說了句對不起,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和紅鯉說對不起。

    紅鯉這才笑了起來,"你來麗江做什麼?"

    "我想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把那個背後要害我的人給扒出來。"我開口說道。

    紅鯉冷笑了一聲,"于是你就找上了雨女的床?"

    "不是。"我忽然急了起來,連忙開口說道,"這是個誤會......"

    紅鯉半天沒說話,我見氣氛有些冷下來了,趕緊開口說道,"這雨女是什麼?"

    "雨女是一種冤魂,傳說是古代伊豆半島最先出現,颶風晚上久等出海打魚丈夫未果的美麗少婦冒著風雨到礁石上眺望被浪卷入水中,之後有傳言說看到她憂郁痛苦,所過之處充滿潮濕積水,會與美男子交合後發現不是丈夫殺死對方又開始漫無目的的尋找,我想現在如果不是我過來救你,你應該已經上了她的床了吧。"紅鯉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冷。

    我心里咯 一下,難怪我剛才在那個房間摸到了那麼多尸體,那些估計都是這個雨女給弄死的吧,一想起來如果紅鯉來得晚了,我可能就真的要死,我心里就有點害怕,我看過很多香港早些年拍的古裝三級片,里面的那些女鬼都是引誘男的來和她們那啥,然後吸陽氣,看來以後遇到漂亮女人是得小心一點。

    見我沉默了,紅鯉臉上的神采這才緩和了一些,她開口說道,"真以為你是萬人迷嗎,女人見到你都要倒貼,以後遇到這種情況,自己好好考慮一下。"

    紅鯉這話我怎麼听都感覺不太對勁,味道有點酸,好像是在......吃醋。

    我趕緊把這亂七八糟的念頭從自己的腦子里面丟出去,紅鯉這麼漂亮的人怎麼可能會看上我。

    我就開口說道,"你剛才手里拿的東西是什麼?怎麼一下子把那雨女給嚇走了。"

    "雨女怕鹽。"紅鯉冷冰冰的回答了我一句,然後開口說道,"你這次來這,怎麼不去請金禪和楊羽來幫你?"

    "我不想欠別人什麼,上次已經夠麻煩他們了。"我很老實的回答了她的問題。

    紅鯉听了我的話,表情有些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最後忽然笑了起來,開口說道,"那就隨你的便吧,之後找個人多點的地方住,別自作聰明找些亂七八糟的地方住。"

    我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就看到紅鯉竟然轉身走了,我趕緊追出去看,走廊上已經沒有她的蹤跡了。

    難道高貴冷艷的人都喜歡這麼走的嗎?上次高冷哥也是這麼走的,一轉眼人就不見了。

    紅鯉走後,我也不敢在這里呆下去了,鬼知道那個雨女什麼時候還會再回來,我連忙去自己的房間把行李給整理了一下,大半夜的背著行李就往外跑去。

    結果我剛跑出客棧,回頭一看,就發現客棧消失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臉,確定這不是幻覺後,心里也想著剛才的確是危險,如果不是紅鯉,可能我就真的交代在這里了。

    我現在基本可以肯定紅鯉絕對不是害我的,但為什麼每次她都這麼神出鬼沒的,她到底想干嘛?如果想幫我,為什麼又老看不到她?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