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八章紅傘

第八章紅傘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時間倒轉,回到我剛剛進入空間裂縫之時。

    空間裂縫之中漆黑無比,我沉默著並沒有說話,而我的身上,那一股強大的力量卻開始緩緩消散。而我靈魂中那種感知。也就緩緩地減弱下來。我知道這是撕開了張道陵道統之後的後遺癥,開始發作了。

    若是不管不顧,這力量就會褪去。然後我什麼也得不到。

    但如果強行將這種力量給留在體內。那麼最後造成的結果就是,我變成張道陵。

    好在這種流失速度,極為緩慢,直到我回到了凡人世界,也只是流失了一半而已。

    其實我的力量本來不足以打開空間通道,但是在雙魚玉佩之中有著鬼將軍留下的一道氣息,而就是這道氣息使得我捕捉到空間裂縫,這才打開通道。

    一路上阿修羅三鬼族。小幽之間似乎並沒有話說。

    然而阿修羅與殺生卻對那懵懂的小幽之間保持著距離,此時小幽已經融合了鬼帝之精血,可以說她就是鬼帝在人間的代言人。而這兩者來自地府這種等級森嚴的地方,自然是不敢多言。況且小幽此時掌握著鬼璽的力量,足以將它們審判。

    鬼璽在我手中就只是一個能增強鬼力的道具而已,但在小幽身上,卻似乎成為權杖似得。

    我雖然有些擔心小幽被陰間的天道控制,但是我明白當小幽融合鬼帝精血的時候,就已經注定有這樣的結果。

    "嗯?"

    當我們踏上凡間的塵土時,這才感覺是重見天日,一股溫暖的陽光灑滿全身,顯得懶洋洋的。小幽等鬼族已經有了實體,只是稍稍有些不喜陽光罷了。此時的位置稍遠于豐都鬼城,此時豐都鬼城是許進不許出,一旦進去了之後就很難再出來了。

    只不過此時我疑惑的並不是這個。而是在空氣中似乎問到了一股硝煙的味道,就好像有人在戰爭似得。

    剛一如人間,濃郁的靈氣便讓我的胸口都被沖了一口,隨即我才緩緩調整過來。

    "我要去那豐都鬼城,其中有巨大的封印存在,所以你們誰要護送小幽進去?"我忽然間說道,指著只隔了一條江的豐都鬼城。

    豐都地標,那笑臉鬼似乎在對著我們笑,似乎在引誘著我們。這是我與鬼將軍所約定的,也是為確保安全。

    話剛落音,其余兩者之間還沒說話。秦梟卻開口了。

    "我還有事,先走了,什麼恢復地府的戲碼我就不參與了,我讓某人等太久了。"秦梟笑道,然後就轟然消失。

    我並沒有阻攔,因為在凡間上品鬼仙的力量,至少有自保能力。

    殺生和尚本來是很想開口的,但是現在卻反而沉默起來。隨即他的身體一震,卻見黃大仙從他的身體之中被放了出來,而他自己則還是那半截身體的樣子。

    黃大仙本就是將自己的肉體藏在鬼體之中,殺生和尚奪了鬼體,而黃大仙的肉體卻還完好無損。

    此時站在我面前的黃大仙,已然是斬善念巔峰,九寸元嬰。

    "貧僧,擁幽帝為尊,回地府。"殺生說著,身上自然出現一道黑色的袍子,當先朝著豐都飄去。

    他自然看得出來這一條江相隔,有去無回,那封印的力量太過強大了。

    遠處江邊,遠遠看得見一尊數丈高的盔甲人負手而立。那是鬼將軍,此時他已經感覺到我的歸來,畢竟那玉佩上的氣息,是他所贈。看著我們回來,鬼將軍十分激動,這從他眼神之中的跳動就能感覺到。

    我卻發現在豐都鬼城之中,似乎不見了武當山道士的蹤影。

    然後我的雙眼,又看向了阿修羅。

    "王盼,你不用擔心。"阿修羅將背上昏迷的天羅剎化為一道符文收起來,然後對我說道。

    我便看著阿修羅的樣子緩緩變化,雙翼鑽進肉里,身上的硬殼全部收回了體內。而隨即出現在我眼前的,卻是一名俊美到極點的黑衣長發青年,劍眉星目,鼻若懸膽。

    隨即在他臉上一道白甲面具生成,隨即他跪在幽帝面前。

    "王,阿修羅永遠是您最忠誠的戰士,請王與阿修羅同行,執掌鬼城,拯救地府。"阿修羅的頭顱緩緩低下去,跪著說道。

    此時的小幽有些錯愕,似乎並沒有想到這麼多。她作為幽帝的記憶已經被我斬出來,現在干淨的好像一張白紙。就連她的心智,也只有十歲左右。現在她感到了無助,首先就想到了我,她死死的將我道袍的衣角抓住,然後看向我的眼楮。

    我沉默了片刻,心中明白,這就是小幽的宿命,就算是小幽不答應,也沒有辦法躲避。

    本來小幽的生成就是個意外,主體是鬼帝精血,以及白奇分裂的一段人格。白奇的人格已經被我斬出來,那她依靠的就是鬼帝精血為主體。

    既然這樣,那她就應該負擔起這個責任。

    而這個阿修羅,我想了想。

    似乎從一開始就十分尊敬小幽,但因為小幽被控制卻並未投降,他一直在等著將小幽救出來這一天。甚至在從阿修羅封印之中出來的時候,也是護衛在小幽的身後。

    阿修羅,可以信任。

    "哥哥!"小幽的聲音響起來,我渾身一震,然後微笑的看著她。在她腦袋上輕輕摸了摸,然後牽起她的手掌。

    小幽的手掌溫度有些低,不過這只是一時的,槐樹精華會逐漸被消化,那時候小幽的身體就會變成跟人一模一樣。到那個時候,小幽就可以跟正常小孩子一樣生長。

    我將小幽抱起來,她顯得很開心。

    "小幽,它們要給你做一個游戲,它們會擁戴你成為女王。因為如果沒有女王的話,它們就要死啦。所以哥哥想你保護它們的安全,然後等著哥哥,哥哥馬上回來,到時候哥哥帶你去找小蠻姐姐好不好。"我笑著說道。

    阿修羅听我這般說,身體一抖,卻並未答話。

    小幽咬著手指想了想,這才勉強點點頭說道︰"好吧。"

    我笑了笑,小幽的鬼璽在她體內,已經與之合為一體。而且小幽已經成為上品鬼仙,甚至力量還在增加,這人間,已經少有人能對她產生威脅。

    見到小幽答應,阿修羅大喜。

    "阿修羅。"

    我卻叫道,等他看向我的時候,我才道︰"小幽可以做你們的鬼帝,但是她的意志不會有任何人能左右。無論什麼事情,你不能逼她,明白嗎?"

    "阿修羅明白。"阿修羅連忙說道。

    我眼中的光芒這才慢慢收斂起來,然後看著小幽。

    "去吧小幽,有阿修羅在你身邊。對了,還有大狗狗,大狗狗會保護你的。"我看著沉默下來的黃大仙,然後對她說道。

    此時此刻鬼族需要她,地府也需要她。

    小幽有些委屈的皺了皺眉,嘴巴一癟,眼中淚水閃爍起來。

    "哥哥你快點回來。"

    小幽說。

    "好。"

    我說著,便將小幽放下來,回頭看著已經恢復那白面小生模樣,沉默不語的黃大仙。剛才黃大仙就沒有說話,看著我安排一切,我與黃大仙之間,還需要什麼語言嗎。

    我伸出右手,在空中一握,然後拳頭在心口錘了兩下。

    "交給你了!"

    黃大仙笑了起來,同樣是右手成拳,在心口錘的咚咚響,仿佛要將自己的覺悟都用上。

    "那有什麼問題!"

    隨即黃大仙牽起小幽的手,緩緩走向鬼城。阿修羅起身,跟在身後,就像是一名忠誠的護衛。

    "走吧。"

    我將紅傘背負起來,回頭對著它說道,"我會找到救你的人!"

    紅傘無言,破碎的傘面微微飄動,似作回應。系余豐扛。

    我消失在豐都。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