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章玄門排名

第十章玄門排名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藏鋒的名字變得漆黑如墨,但是卻沖擊到了白奇的並排位置。而更為驚奇的是,王盼的名字,竟然從靠後直接沖刺到了最前方,成為玄門第一人!衛道者紅鯉竟身死道消。唯留下一絲氣息于世間之中。若這絲氣息消散,她的名字便會從玄門消失不見。

    藏鋒和王盼在天機老人的心中還有一個名字,那就是張道陵。

    那麼現在。如果兩人徹底合一的話。會不會超過那古往今來最為妖孽的妖孽,孔雀王呢。

    天機老人抬頭看向雲層深處,深邃的目光之中印照著一切。那里似乎也有一道門,高高在上,似乎要將天下都關在門外。

    "藏鋒,王盼。這場千年之爭,就快要結束了嗎。但是因你們而起的劫難,才剛剛開始啊。"天機老人的手指上傷痕斑駁。血液直流。

    他看著天空,手指再也捏不了一下,那大劫之變似乎一道漆黑的影子籠罩在他頭上。

    兩名童兒興奮的偷看著石門上的名字,然後比劃著,但忽然間,他們齊齊一怔,然後嘴角溢出鮮血,隨即直挺挺的暈倒在地。

    "血光之災,血光之災......"天機老人一時不察,竟然使得他們震倒,隨即便嘆道。

    天空中的陰影降臨,然後將地玄兩門都籠罩進去。

    天機老人揮手將兩名童兒丟到屋子里,然後深吸一口氣,雙手連環捻動。他的手臂,手指上血液狂飆。但是他依舊在算著。而隨著時間推移,天極老人竟然面色蒼白,在地門上的名字緩緩呈現出石灰質的顏色,似乎隨時就要暗淡下來。

    時間一直推移到了下午時分,天色漸晚,一道血紅的殘陽還在天空中懸掛。然後他的胸口猛然一震,噴出一口鮮血來,那血液直接噴灑到了地玄二門之上,天機老人的名字頓時猛烈的顫抖了一下,隨即那清晰的筆畫中竟然出現數道裂痕。

    而天機老人的臉色,已然蒼白如紙。

    "地掩仙星。天人不寧。想不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原來地府有變啊。"天機老人苦笑一聲,隨即身體搖晃了一下。

    他算到了鬼域的變故,這也是他的極限了,天算之能只能算天下,但鬼域有著另外一個世界的擾亂,使得他不能得到全部的信息。

    而在冥冥之中能感覺得到一絲昊天之意,似在憤怒。

    "玄天機。沒想到當年一名求道少年,你也轉世數次,竟然成長到了這種地步,天算之能竟然可以偷天換日,以人算天,當真是可喜可賀。"這個時候,一名頭配平頂冠,身穿八卦衣,腰懸三柄長劍,背負一把紅傘的青年從空中走了出來,落在草廬之上,緩緩說道。

    天機老人雙目一震,飛速轉過頭,便見那如今玄門第一人,竟然站于其上。

    一語叫破天機老人名字的,自然是我。此時我從豐都來到終南山,只花了區區一步的距離。而來到人間之後,我的力量竟然不再流逝,似乎這環境極為適合我的軀體內的能量。

    而我體內張道陵的意識越來越清晰了,我竟然想起來天機老人的名字。

    "張道陵!"

    玄天機見到我的樣子,頓時渾身一顫,拂塵被他拿在手中,其白絲都在微微顫抖。這代表著他的心思波動十分明顯,極為激動,隨即他寒聲道︰"現今又不是當年了,你如今終于再現人間,那麼你來我終南山做什麼。"

    我並沒有立即答話,而是看著他背後的地玄二門。

    "我來,只是為了借地玄二門一看,順便請你辦一件事。"我說著便是落到院中,看著前方那兩道斑駁石門。

    瞧著那石門上的名字,我眼楮略微有些詫異。

    隨即看著紅鯉之名在玄門最後一名,而且狀如死灰,我卻忽然松了口氣。名字在玄門上,那就代表著還有一絲氣息,要是筆畫消失後,紅鯉氣息真的全部都沒有了,那紅鯉就再也救不回來了。

    然後我的目光轉移到地門之上,入眼便見那孔雀王三字,我的臉上頓時閃過異彩。

    緊接著,將我目光佔據的,便是與白奇並列的藏鋒之名。那漆黑如墨的名字似乎要將我的靈魂給鎮住,但我很快就微微一笑,將那種壓力驅散。

    "果然沒有死啊,藏鋒。不過不知道你現在是不是暴跳如雷,畢竟在你臉上留下的,並不是普通墨水啊。"我喃喃自語,想起先前一幕。

    但是不出我所料,藏鋒果然沒死,但我現在要做的,並不是關心藏鋒的問題。

    那天機老人玄天機目光有些閃爍,似乎沒有想到我能將藏鋒坑的差點死掉,但他知道我並沒有講假話。

    "玄天機,我想請你卜一卜,要到何種境地,才能將紅鯉救回來。"我說道。

    天機老人聞言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

    "不用卜了,玄門名晦,身死道消。除非名列天門,便再無其他人能解救。但自古以來天門之上有何種情況,誰都不知道,就連飛升的仙人們也沒有消息傳出。或許孔雀王可以,但復活此等人物,必定消耗不少,它為何要幫你!哈哈哈,張道陵,你實在太過異想天開!"

    听聞我的問題,天機老人哈哈大笑。

    玄門,乃是信奉昊天存在的,此時自然心向昊天。而听到他的這番話,我有些沉默。系帥大圾。

    孔雀王?

    "玄天機,張道陵已死。以後存在的,靈魂獨立自由的王盼。不過多謝你的提點,還請告知,孔雀現居何處。"

    我說道。

    孔雀王似乎還欠著我一份承諾,若是沒錯的話,這次一定會有收獲。

    "王盼?你竟然能變成這樣,也好。南疆十萬大山深處,妖界已經打開通道,無數妖界大聖已經落入人間。其中便是以那孔雀王為首,它們聚集妖眾,已經襲擊了幾處玄門宗派。如今人妖二族之戰斗已經避免不了,你若想去送死,那便去吧。"天機老人冷笑道。

    原來孔雀王以五色神光將人界和妖界的通道打開一絲,然後使得大妖從中鑽出來不少。

    而現在,已然戰火連綿。

    難怪我在路上的時候,竟然發現數次人與妖的戰爭。

    "多謝。"我拱手道。

    隨即我的余光看著那地門忽然一顫,其中一小塊空白忽然閃爍了片刻,然後一個名字若隱若現的出現來。隨即又隱沒進去,雖然速度極快,但我還是看清楚了。

    虛無。

    黑手主人,虛無,此人果然是陸地神仙,而古往今來,似乎都沒有過記載。

    而他的位置,似乎在第二和第三移動,似一道幽靈似得若隱若現。

    我想起來一個人,李師叔,他並沒有在地玄二門上出現。果然,現在的李師叔,當真已經不輸于人間。這人間之排名,並不能代表李師叔的境界了。

    不過讓我有些詫異的是,僑僑的名字也在玄門上。

    我並沒有多做停留,隨即雙手一籠,然後一陰一陽兩道氣息在其中閃現。隨即雌雄斬邪劍便出現在雙手,然後猛然朝著那玄門一個劈砍。

    天機老人頓時大驚。

    "你干什麼!"

    他嚇得臉都綠了,拂塵一掃就要阻擋我的劈砍,但此時他算盡天下,觸動昊天之力受到反噬,已然氣空力盡。此時的力量對我雖然有著些許威脅,但卻是無法徹底滅殺我。

    因為天機老人最強的地方,卻是卜算之力。

    "不干什麼,就是你所看到的樣子咯。"

    我笑道,然後雙劍繼續劈砍,而血刃飛出,一劍抵擋住那拂塵的攻擊。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