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二章紅傘聚魂

第十二章紅傘聚魂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見到有熊為我開路,眾多大妖小妖都紛紛逃避開去,然後便見著那些妖怪遠遠的就匍匐在地,然後對著我行大禮。而我此時站在有熊的身後,畢竟張道陵也是祖師級別的存在。自然有一股氣態存在。

    此時老遠看去,在西南方向,有著淡淡的銀光閃爍。

    而跟著有熊飛行了數百里之後。便見前方一座高山。峰頂似要入雲,郁郁蔥蔥,便像是一柄劍。在山峰之巔,足有十里方圓的峰頂,被齊齊削掉。山峰之上有著一座閃爍著銀光的巨大宮殿,那閃爍的光芒就是這座宮殿散發出來的。

    大殿門柱便有數十丈高,整個大殿身體由整塊純銀打造,而在這其中一道鋒利之氣息撲面而來。

    強橫的壓力仿佛有千萬柄銀刀直刺而來。鋒利無比。

    "這是給我一個下馬威嗎,孔雀王,這似乎不是你的風格啊。"我血刃一抖,陰陽球轉動之間便將這力量抵消,墮海夜叉便將這力量給吸收進去。

    墮海夜叉自從到人間之後便無法使用其全部的力量,只能慢慢的吸收一些陽氣來平衡陰氣鬼力。

    這股力量極強,直接震蕩進我的身體之中,隨即便是被我轉化。

     嗒。

    我落在大殿的大門之前,然後便抬腳踏進去。我頓時心頭一震,卻見正前方的高台之上,有著一尊銀色的寶座,靠背乃是孔雀眼形狀。身後有著黃金雕刻的一只開屏的孔雀,栩栩如生,仿佛高高在上。

    銀色寶座上,身披妖聖稠袍的孔雀王慵懶的靠在扶手上。狹長的眼眸淡淡看著我。

    它就那麼淡淡的靠在那里,內中穿著白色的綢衣,半依拳頭。

    一踏進這大殿之中,明明大殿中金碧輝煌,光彩熠熠。但是我相信任何人的目光都會被孔雀王給吸引,然後心中想到一件事情。眼前這個男子,就是孔雀王,也只有他才配是孔雀王。

    孔雀本就是驕傲的族群,這個男子,目光中簡直驕傲到了極點。

    "嗯?"然而讓我不得不注意的還有另外一道目光,我微微轉頭看去。

    卻見身穿白甲戰袍的白琉璃。站在孔雀王的身側,見到我就露出極為仇恨的目光。他的牙齒咬的咯咯作響,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剝了似得。

    白琉璃。

    當年龍虎山抓到它的時候,還是小聖級別的存在,不過它已經有龍形,能夠凝聚氣運。所以龍虎山便對外宣稱是捉到了一只妖聖,也不說是大聖還是小聖。

    玄門之中自然是盛傳龍虎山活捉了一只大聖,以其龍形凝聚龍虎山之龍脈。

    不過實際上,那時候白琉璃還沒有達到陸地神仙級別。此時回到妖族,越過了龍門,白琉璃便是成為了大聖,只不過其根基還不太穩固。

    "孔雀王,此次來,我只為一件事,以換你那承諾,我想請孔雀王救她。"我絲毫不顧白琉璃的仇恨,然後將紅傘取下來,平放在我身前的地面上。隨即我帶著一種希翼的眼神,看著孔雀王。

    孔雀王此時微微眯起的眸子緩緩睜開,然後淡淡的看了一眼那紅傘,隨即眉頭一挑。

    隨即他修長的手指微微點出去,便見到紅傘落入了他的手中,我的心頓時提起。

    白琉璃面上露出嫌惡,嘴唇抽動著。

    我知道他在咒罵我,自然沒有理會他。但隨即,一道道能量波動之後,孔雀王的眉頭卻越收越緊,仿佛遇到了難題似得。

    我頓時心中一抽,仿佛這個世界的力氣都被抽走了,呼吸都被壓制住。

    "這件事,本帝我無能為力,雖然本帝能看到命運長河,但是卻並沒有找到她的能量,並且把她撈起來的能力。或許有一天能,但你的這個殘缺魂魄,恐怕等不到那個時候。然而若是沒有殘缺魂魄,那麼在命運長河之中,便是難以尋找了!"孔雀王嘆道,隨即將紅傘拋飛給我。

    我接住紅傘,手臂都在顫抖。一方面是極度的失望,一方面卻是興奮。

    孔雀王說,他能看見命運長河,但是只能看見,並不能夠從中捕撈!

    能看見。

    那就是有機會啊!

    但孔雀王修行了這麼久,都還無法從命運長河中打撈,這個世界上又有誰能。若是我自己的話,紅鯉又等得到我,成為孔雀王那麼強大的存在嗎,要知道可是連那個朝都差孔雀一大截啊。

    孔雀都不行,還有誰行啊?

    那白琉璃听到這話,便是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得意洋洋的看著我。

    "不過......"

    孔雀王皺了皺眉頭,想了想,才道︰"本帝欠你一個人情,便沒有拒絕的道理。本帝雖無法,但有一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這個人最喜歡的就是助人為樂,你找到他,報上本帝大名,便有機會。"

    孔雀王似乎不願意提起這個人,但想了很久才說道。

    我頓時大喜,這心情大起大落之間,險些窒息了。

    "請問,這一位是誰!"

    我說道,但同時卻又在疑惑,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這人的實力便是超脫了三界,不會被記錄在玄門地門上,隨即孔雀王便開口了。

    在我的心中有著無數猜測,但沒有想到孔雀王卻說了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名字。

    "你去西藏大昭寺,找到一個叫做圖巴斯的藏僧,然後告訴他,孔雀請他幫忙,然後將紅傘給他看,他自然會教你怎麼做。我已經在你的紅傘上刻下了我的印記,保證這個殘魂不會消散。從此以後,你我的一個人情,一筆勾銷!"

    孔雀王說道。

    大昭寺?卻不是最出名的布達拉宮?

    不過我低頭一看,頓時就感覺到手中的紅傘之中,一道孔雀虛影在緩緩轉動,形成了一個巴掌大的印記在傘面上,隨即將紅傘中的殘魂便不再散逸能量。

    我將紅傘重新背負,然後道︰"多謝孔雀王,若有機會,必報此恩,王盼這就告辭!"

    隨即說完,我便是火急火燎的要離開。

    但是忽然一道勁風撲來,我揮手一抓,便是抓到了一枚小小的符印。這枚符印只有三個手指頭大,由純銅鑄造,上面雕刻著一個窮奇怪獸。

    符印下方,寫著一個令字。

    "聖帝這是什麼意思?"我回頭疑惑道。

    孔雀王坐在椅子上,手指在妖聖稠袍的羽毛上微微拂動,似乎並不太關心這件事。

    "收下吧,也當是我的一個投資,到時候你就知道能用這個來干什麼,你走吧。"孔雀王說道,然後伸了個懶腰,揮揮手。

    我隨意將這個符印吊在腰間,然後便是拱拱手離開。

    "聖帝,那是妖族大聖之令符,見符如見大聖,您將這麼重要的物品交給王盼,就等于是在給他封大聖啊,是不是太不值得了。"白琉璃見到我走遠,頓時說道。

    他的語氣中沒有多少憤怒,但是卻有著一股股怨念存在。

    它的恨意,簡直能形成實質。

    听到這句話,孔雀王忽然斜眼盯著白琉璃,嘴角微微翹起。

    "本帝做事,需要于你解釋麼?"孔雀王的語言雖然平淡,但卻是極冷,仿佛要將空氣凍結。

    "不敢,不敢!"白琉璃冷汗涔涔,頓時跪下來磕頭道。

    孔雀王看著他的樣子,卻是露出失望的眼神,微微搖頭。

    我離開十萬大山,便趕往豐都鬼城,我並沒有去找李師叔,因為我感覺得到,李師叔的劍,似乎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系帥木亡。

    這個時候我只能靠自己,張道陵的力量已經開始蔓延。

    "不好,王盼,你必須要快點,不然就會被張道陵的力量同化!"

    半途中,高冷哥緊張的叫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