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四章張道陵

第十四章張道陵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明明只有十丈的距離,我卻感覺比從十萬大山到豐都的距離還要長,更加難受。

    身上最細小的血管都好像是完全炸開,肌肉隨著血液的加速而跳動著。大腦在充血的影響下散發著高溫,此時此刻我甚至能听到骨髓生長的聲音。听到體內的血液好像奔騰的河流在怒吼著,體內的水分變成水蒸氣一點點的流失著。

    我口干舌燥,一股火焰在我體內仿若被點燃般。三昧真火熊熊燃燒。

    元嬰再次震動起來。竟然與肉體分離開來,那種完美斬自我的境界自然就破了。我的靈魂便鑽到了元嬰中去,此時元嬰與肉體似分實合。但是疼痛的感覺更加明顯,靈魂都在顫栗。

    現在的距離不過才走了六丈距離,此時的鬼體心髒跳動,感覺再次增加了。

    腰間池雄斬妖劍,血刃都在緩緩顫動,那血刃劍首的陰陽球更像是鈴鐺般叮鈴鈴顫抖。將我身體散逸出去的能量吞噬掉。

    "再堅持一下。"系節縱劃。

    其實所有的壓力都來自于我意識本身的壓力,此時不單單只是我身軀有著壓力,還有著一個意識在我的靈魂深處被震蕩出來。那似乎是一種來自于我,卻又與我不同的存在,正在緩緩的形成著,我竟然無法阻止它的形成。

    那是張道陵的意志,它一出現,便是緩緩將我斬自我的能量吸收著,似乎馬上就要甦醒。

    如果他的意志現在甦醒,那麼我便會直接被取代。

    不行!我就是我,沒有任何人的意識能夠代替!

    我的眼中露出狠厲。

    最後一丈距離,我一踏而過,站到了石棺的面前。原本斜斜躺在石台上的石棺忽然間咚的一聲立起來落在我的對面,頓時我就與自己的肉身面對面。我的肉身雙手交疊于胸前,十分安靜。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這石棺之中的冰塊不是普通的冰,而是傳說之中的,千年寒冰。

    此冰終年不化,若人在上面,甚至能凍結人的機能,使得人千年不腐。鬼將軍就用這樣的寒冰來保存我的肉身,也是最大程度的讓我不會因為肉身腐爛而無法回陽。只不過讓它沒想到的是,我在十多天之內就趕回來了,根本用不到七七四十九天。

    然而他的心跳卻是比常人快了一倍,渾身寒霜已經完全的消融,鼻息之中也有了一絲熱度。

    就在我接近的時候。我身體中的三昧真火氣息蔓延而出,使得棺材內壁的千年竟然開始融化,然後一滴滴從石棺角落緩緩流淌下去。

    這麼大一塊寒冰融化,寒氣火氣在大殿之中形成兩道漩渦,將這一代的靈氣完全攪亂。

    但是在我的靈魂之中一股瑞氣卻是沖天而起,好似夜空中的虹霞般沾滿了十里天空,數十里範圍之內都看得到。

    然後我身體之中,一道雙魚玉佩便被震出了體外,被殿外的黃大仙劈手抓住。

    "這是,天降祥瑞!乃是有聖賢之人出世,才會有的情況啊。王盼竟然能引發天降祥瑞,難道他又要突破了嗎?"黃大仙看著大殿上空的瑞氣,一會兒化為金蓮橫空,一會兒化為仙人殿堂。

    此時一道幻影從雙魚玉佩中顯露出來,看著這道祥瑞。

    正是金禪,他的靈魂已經復原了一些,可以先出手幻影來。

    "王盼,這是你自己和自己的戰爭,你可以要緊緊守住自己的本性。千萬不要迷失,不然的話,你什麼都做不了啊!"金禪沒有回答黃大仙,而是看著這道十里祥瑞說道。

    阿修羅,鬼將軍等都站在身後,小幽想要沖進大殿,但是被殺生攔住。

    這景象好似古書之中的天降祥瑞,使得豐都之名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吸引了更多游人來此地游覽,不過這都是後話。

    我的感覺十分敏銳,高冷哥和黃大仙的話我都听得到。此時我緩緩的伸出右手,而對面我的肉身也仿佛有所感應,緩緩伸出了左手,然後緩緩的交疊在一起。

    嗡!

    兩具身體接觸,仿佛一正一反兩塊磁鐵相接觸,竟然牢牢的粘合在一起無法分離。而在兩具身體之中各自產生了一道漩渦,陰陽之氣息更加濃郁。

    鬼體好似化為一道陰魚,肉身便是那陽魚,兩者之間竟然也形成了一道陰陽魚。隨即,我的靈魂中一道更小的靈魂軀殼形成,然後肉身產生一股吸力。

    嗖!我的靈魂竟然直接落入神農鼎,然後被肉身吸了進去,回到腦海中。

    回到肉身本來是好的,但是此時我卻感覺到渾身空虛無比,雖然有著靈氣存在,但是在我的身體之中,元嬰竟然沒有跟著回來,而是留在了那鬼體之中,而隨著血液加速流動緩緩又與身體融合在一起。

    而在鬼體之中,還有著一道殘缺的靈魂意志。

    張道陵!

    他殘余的意志竟然在緩緩甦醒,而我此時靈魂之力量被鎮壓住,根本就無法地抵擋。

    單單只是一絲殘余的意志,就能將我的全部力量給鎮壓,張道陵究竟是什麼境界的存在。難道我真的無法反逆這樣的情況嗎,甚至連反抗都無法做到。

    此時我能調用的只有些許神農鼎的力量,而我的靈魂氣息跟張道陵的氣息都無多少差別,神農鼎自然不會對我自己產生攻擊。

    而就在我掙扎的時候,對面的我,睜開了眼楮。

    嗡嗡嗡!

    十里瑞氣再添十里,頓時猶如一道光柱遍布百里方圓,天空虹霞之中金色的雨滴緩緩落下,地面上似乎涌動起一道道的金色瓊漿,仿佛下了一場光芒之雨。張道陵控制著我的鬼體,體內的力量緩緩被控制住,身體的跳動也被壓下去。

    天落瑞雨,地涌金泉。

    我此時在知道,剛才是他的力量在我身體中產生了影響,所以我才會這般被動的無法控制自己。

    "張道陵。"我心中有股怒氣升起來,頓時怒道。

    張道陵看著我皺了皺眉,然後似乎想起現在是個什麼情況,然後嘴角露出了笑容。

    "你為何發怒?"他說,他的表情很淡然,甚至有種雲淡風輕的感覺。

    听他這一問,我反而也愣住了。

    為什麼發怒啊,張道陵人死之後想要復活,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他跟我的關系就好像我跟心魔的關系一樣,我的靈魂因為他才生出。我若有他的意識,便是另外一個他。只不過我現在生出了意識,在反抗張道陵而已。

    此時我身體一抖,想起高冷哥與李師叔的話,然後使勁搖頭。

    不對,我就是我,不是別人!

    頓時我背後冷汗涔涔,然後被千年寒冰凍住,又被鬼體的三昧真火蒸發。這張道陵好厲害,竟然一句話就能讓我的靈魂產生不穩定的感覺。

    我定楮朝張道陵看去,那八卦衣等物在身,他就是真正的張道陵。

    張道陵並沒有放開我的手,此時我們聯系在一起,是為一體。他撫摸著背上的紅傘,眼中露出讓我難以辨別的神情來,似乎是留念,似乎是眷慕。斬自我巔峰境界的手掌,竟然在顫抖著,想要伸手將紅傘給取下來,但卻似乎伸出手就已經花光了所有的力氣。

    原本淡然的雙眼,卻因為這種神情,急劇波動起來。

    我看著張道陵,感受到他心中的感情,我的內心卻也十分不是滋味。

    然而此時,張道陵忽然回首看著我。

    "王盼,我能感覺到......"

    張道陵看著我的眼楮,嘴角有一絲笑容,然後他一字一句的說道,"你喜歡紅鯉。"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