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五章跨域千年的對話

第十五章跨域千年的對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心髒猛然跳動。

    我喜歡紅鯉!

    被張道陵一語點破,我忽然有種偷窺別人媳婦後被抓到現行的感覺。紅鯉愛的是張道陵啊,不是我王盼。可我為何對于紅鯉的逝去這般傷心,是因為張道陵的思想影響了我,還是因為其他的?這些原因的都在一次次的假設著。但是我從來沒有正視這個問題。

    我曾經說過,我喜歡上紅鯉的那一刻,並不是她對愛的執著。不是她對我的保護。

    而是。那天在鬼域之中,她穿著紅色的衣裳,風吹起了她的發絲,她的笑容深深的印刻在了我的心里啊。

    我抬起頭來,看著張道陵。

    "是,又怎樣!"在這一刻,在張道陵的面前,至少我不能在這件事上隱瞞他。

    說完這句話之後。我就感覺心中的不安輕松了許多。喜歡一個女人又沒有錯,關鍵是什麼事情你該做,什麼事情你不該做。

    紅鯉雖是因為張道陵的原因才處處幫我,但是做人必須要有原則。

    更何況,覺得我應該去做這些事,這也是我的本心。

    本來以為張道陵會憤怒,但他卻是笑的更開心。

    "很好,真的很好。紅鯉是我生前最為虧欠之人,我不敢對他動情。甚至動情也不敢承認,這一點你比我強。"張道陵嘆息一聲。

    我就想起來斬惡念的時候,夢中的經歷,當時我和張道陵的選擇不一樣。

    或許,紅鯉就是在那個時候,在我心中留下了影子。不過我只知道,身處的時代不同。所做出的選擇自然也就不同。

    張道陵看著我對他防備,甚至一句話都不說,頓時眼中有些好笑。

    "其實你不用對我如此的敵視,因為要是我想佔據你的肉身,只怕早就動手了,大可不必等到現在。"張道陵又道。

    我卻冷笑一聲,不置可否,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但其實在我心中已經贊同了他的說法,的確有很多時候我都處在最為危險的時刻,他在道統封印之中自然可以一舉撕裂之後將我佔據。那個時候我的靈魂力量根本就不強,還怎麼反抗。

    張道陵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我十分疑惑。

    "其實我們很早之前就見過面,你記得嗎。"張道陵似乎想到了很遠的地方,他說道。

    嗯?很早之前就見過面,是斬善念時候,在意識之中的張道陵善念嗎?

    不對,那是前不久。

    那麼是在斬惡念的時候?

    不對,哪個時候我的意識遁入輪回,將自己完全轉化成了他,並不是見到他。那麼就還在這時間之前了嗎,那我怎麼可能見過他?

    我心中一道靈光閃爍,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地方見過。

    "還記得,那一頭血尸嗎?"張道陵說道。

    血尸?我見過的血尸?我見過的血尸其實很少,八堡村那一次,還有巫山鼠王墓,龍虎山懸棺那一次。可我仔細想了想,並沒有見到過他啊。

    隨即我腦海就是一震,張道陵,祖師爺!

    "那一日我請到的龍虎山祖師爺,竟然是你!"在巫山鼠王墓中的時候,我對付那一具千年血尸,不得不用桃木劍使出了中茅請祖師爺。

    那時候將張道陵請下來,他言辭之間與高冷哥十分熟悉,而且還給小幽進行桃山封正。最後因為桃木劍燒盡而回去,整個過程中都透露著一股神秘的感覺。的確,以那個時候我的修為,只要張道陵想,就可以輕易的佔據我的肉身。

    但後來這件事我多次問起高冷哥,他卻並不回答,再後來事情發生的太多,此事我也慢慢忘卻。

    現在被張道陵提起來,我反而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不過不管怎麼說,張道陵的這般示好,使我微微放松下來。

    "那你這次又想干什麼,是要復活過來嗎?"

    我跟張道陵之間其實沒有仇恨,之前只不過是怕他佔據我的肉身,然後所謂我的意識消失不見罷了。

    現在他既然表示出人畜無害的樣子,那麼我何必拒人千里之外。

    鬼體有了,他的靈魂也有了,甚至我的元嬰也被他佔據。那麼以他的力量,隨時都可以復活。

    沒想到張道陵卻搖了搖頭。系節來亡。

    "我不會再復活了,這只是我的一縷殘魂而已。存在的時間太久了,道統的封印已經解開,那麼我的使命也就盡了。"

    張道陵道,而隨著他的這句話,他的氣勢竟然緩緩低落,"況且你在鬼域之中使用的力量太過強大,我根本就無法再待了,你也是同樣知道了這一點,才冥冥中將所有的事情在這一天之中辦好。甚至不去李自在那里,也是怕他現在藏不住的劍意,將我直接斬殺吧。"

    我頓時渾身一震,李師叔現在就是一柄劍,一柄正在磨礪的劍。

    劍,是鋒利的存在,我是境界太低。而當我與張道陵融合的時候有斬自我的存在,便是冥冥中感覺到在李師叔身邊有著自然的一股力量,就算他不運用,也會對張道陵和紅鯉這種殘魂造成傷害。

    況且,現在正是李師叔磨礪的關鍵時候,若讓他把劍收回去,只怕就失去了他的劍的銳利,甚至會對他自己產生傷害。

    能傷害李師叔的只有他自己,而李師叔的劍,可關乎著將來的大劫。

    然而還有個更重要的信息,張道陵不會再復活了?

    "你的意思?"我不敢確認,若這是真的,那未免太讓紅鯉傷心了。

    張道陵此時並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拍拍腰間的雌雄斬邪劍,那雌雄斬邪劍竟然陣陣顫抖,仿佛產生靈智。在他眼中露出一種十分懷念的眼神,似乎在說,老朋友,許久不見了。

    隨即他的目光被我腰間的血刃吸引了,他將血刃取下,仔細的勘察。

    "地府的工藝啊,這把劍應該花了你不少的心血!"張道陵說完,便在血刃上一彈。

    頓時劍鳴之聲傳遍整個大殿,仿佛龍吟。其上的藏文便好似活了過來,游龍一般在這上面游動。劍鳴之聲傳到了殿外,高冷哥听到這個聲音,頓時面色一變,從殿門之外不顧一切的鑽了進來。

    進殿之後,便看到一副詭異的樣子。

    "藏鋒是個很狡詐的人,我生前就被他騙過很多次。此人,你要小心。"我點了點頭。

    將血刃插在地上,張道陵便見到高冷哥走了進來,頓時笑了,"青魚,又見面了。可惜很快我就要真正的死了,以後你也解脫了。你大可不必擔心,而用自己一半的靈魂力量來為王盼設置屏障,我根本就沒有要復活的意思啊。"

    隨即便見張道陵,揮手一點,頓時一點靈光沒入高冷哥身上,這使得高冷哥靈魂漸漸凝實一些。

    "你......"

    雖然早已經知道了這個結果,但是真正發生的時候,高冷哥還是有些不能接受。但他說了一個字之後,便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很高興你沒有走我的老路子,沒有提早撕開道統。不然的話我也無法逆轉重新降臨的事實,而現在的話,你的力量足夠了,我也就幫你一把。但我是我,你是你,從此以後我的一切,都不再存在,煙消雲散。天地之間,只有你一個王盼,也只能有你一個王盼!"

    張道陵手掌猛然在自己丹田處一挖,頓時挖出火金蓮台,上面是身穿陰陽法袍的九寸元嬰。

    原來他竟然在這短短時間之內,將元嬰恢復到九寸的程度,隨即它揮手一招,天地之間的靈氣便往便凶悍的涌入元嬰之中。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