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六章張道陵,死

第十六章張道陵,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原本九寸九的元嬰,已經長到了極限。元嬰的面相就好像是一名青年,竟然顯現出尊貴的氣息來,眉心之豎眼緊閉,周圍的火焰紋路清晰無比。仿若火神之眼。而此時,火金蓮上的三昧火焰熊熊燃燒,元嬰在天地靈氣之中緩緩顫抖著。皮膚一點點變紅。

    我靈魂一炸。這就好像是在對我的靈魂進行燒烤似得。

    "你,不是要將我直接提升到斬自我層次吧,這樣的話會被昊天察覺......"我說道。

    原本我在此就沒有斬自我的打算,斬自我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我必須要等我的狀態準備到最好時,才開始斬自我。

    我才把天罰之眼斬了沒多久,難道張道陵是要趁著這段時間讓我斬下自我?

    "誰說要你斬自我的,你斬自我。還是去藏地佛國吧。那里昊天的光芒很難照射到,在那里你才能萬無一失,而現在我只是要讓你的力量更加接近而已。"張道陵笑了笑,隨即天地陰陽二氣在他的控制之下紛紛涌入元嬰。

    高冷哥聞言,臉色錯愕了一下,然後看著張道陵。

    元嬰顫抖起來,一股股強橫的力量在三昧真火之下緩緩的融合,但我靈魂之中極漲,仿佛吃飽了的胖子。

    隨即,張道陵雙目一睜。

     !

    我的耳中听到了一絲好似破繭而出的聲音,隨即便見那元嬰的紅色皮膚 嚓一聲裂開,隨即里面的元嬰將之一撕,頓時陰陽法袍被撕開來,化為灰燼融入金蓮之中。

    嶄新的元嬰出現在我眼前,紅發如燃。渾身包裹著金色的火紋,眉心一道幾乎細不可見的豎痕。

    嘩啦一聲,一道嶄新的陰陽法袍出現,將元嬰包裹,法袍邊緣是金色的火焰紋,背後的八卦神韻更濃,內中卻是被片三昧真火給覆蓋住,宛如法衣。赤足踏蓮,飄然若仙。

    而更重要的是,這元嬰竟然有十寸。

    "完美元嬰!"高冷哥終究是忍不住開口道。

    自古以來九便是數之極限,元嬰的尺寸最多達到九寸九。然後同步與身體融合。這樣便完成了有和無的轉換,從而衍生出大道來。

    所謂的十,便是圓滿,大圓滿,十寸元嬰,就是完美元嬰,圓滿元嬰。

    "別高興的太早,打破規則,向來都是要受到懲罰的。"張道陵微微笑道。

    隨即,便見大殿之間一股無間黑風吹拂出來,不知從哪里來。然而此時我忽然間腦袋一醒,便感覺冥冥之中存在著一個巨大的黑暗空間,然後其中伸手不見五指,連自己的身體都看不見,甚至感覺不到。

    這就是傳說中的無間地獄,地府之中最為虛無和恐怖的存在。

    而感應到了張道陵和我的存在,那黑風簡直可以用鋪天蓋地來形容,把高冷哥都籠罩進去,整個大殿都形成黑風地帶,比起前面所有的風災加起來都還要更厲害一些。

    黑風瑞氣交接,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發生何事。

    我連忙調動精神的力量,然後想要抵御這種黑風的侵蝕。然而張道陵忽然張嘴一吸,便听到一聲呼嘯,漫天黑風便被張道陵給吸進了身體中。隨即在他身上,便燃燒起熊熊虛幻之火。

    他的衣袍,劍,還有印章,都在燃燒。

    "黑風之災,竟然能這麼強。王盼,你已經走上了你自己的道路,所以我不希望你走上我的老路子。這些法器我都帶走了,至于紅鯉,不必強求。"他熊熊燃燒著,眼神看著高冷哥。

    "青魚,永別了,安子魚若還能復活,你就娶她吧。"張道陵笑著,火焰下已經的臉已經看不見笑容了,但我能感覺得到他在笑。

    高冷哥沉默的看著張道陵燃燒,魂體劇烈的閃動著,然後緩緩開口。

    "叫我,金禪。"他這句話說的很沙啞,就好像老樹在磨皮。在他冷漠的面上,終于看到了一絲悲傷,仿佛有淚水落下來。

    張道陵一愣,搖搖頭並不說話,然後伸手一招。

    嘩。

    在阿修羅等鬼仙保護下的小幽便直接被抓攝到這里來,然後小幽就看到了張道陵,頓時咯咯嬌笑。隨即似乎感覺到了張道陵在燃燒,便有嗚嗚的哭泣起來。

    "小丫頭,竟然還記得我啊,你把鬼璽借給我用用好嗎。"小幽曾經被他桃山封正,自然記得他,但沒想到小幽竟然那麼尊敬他。

    "好。"小幽點點頭,隨即張嘴一吐,鬼璽就從中落出來化為巴掌大。

    阿修羅它們看著張道陵,眼中露出了震撼和不敢相信。但並沒有一絲敵意,而是一瞬不停的看著張道陵的動作。

    鬼璽入手,張道陵更為惆悵,但很快他便抓著元嬰,然後鬼璽直接印在陰陽法袍背後的正上方。

    "十殿欽點,六道轉輪。封此為正,鬼印為憑。急急如律令!"張道陵說完這句話,火焰燃燒的更猛烈。

    但隨即,便見到鬼璽之下一個奇異的印記落在法袍上,使得法袍的周圍蔓延出一條條漆黑的紋路,就好像是一種囚籠。我靈魂中一震,頓時好像發現有著一個巨大的房間中,十名穿戴著王袍的閻王在對我行禮。

    十殿閻羅?

    "鬼印封正?原來傳說是真的。"黃大仙看著這一幕,頓時面色凝重的說道。

    傳聞地府便是張道陵將亂世魔鬼都趕到冥界之後,在他的帶領下才建立起制度的,在今天之前,他都還不太相信,但現在看來是真的了。

    我也感覺十殿閻羅祭的威力,竟至少提高了三層。

    "王盼,之後的事情,就拜托了!"張道陵說著便是忽然一卷,啪的一聲消失。紅傘,印章,還有鬼璽便滾落在地上。而元嬰卻是一抖,鑽入了我的身體之中,隨即狂暴的能量席卷了我的身體,對我身體進行改造。

    之前元嬰離體,我只是斬善念的層次,現在元嬰十寸,便自然會產生差異。

    我悶哼一聲,受不了這種沖擊,頓時暈倒過去,人事不知。

    與此同時,十萬大山之中某處,一個肚子圓滾滾的胖子趴倒在地上睡覺。周圍的妖怪到處亂竄,但看見他都仿佛視而不見,此時他心中忽然一震。同時他的身上一股強大的氣勢沖天而起,那散逸的氣息便形成了一道道龍虎獅豹,氣象非凡。

    但隨即這氣勢就收斂起來,將他肥胖的身體顯得更加圓潤。

    "斬自我大圓滿?我竟然到了這個境界,甚至隨手就能突破陸地神仙。張道陵,你死了嗎?"他坐了起來,然後喃喃道。隨即他的眼楮里流出兩行淚水,雙手顫抖著。

    "你怎麼死了,你怎麼死了呀!"正是李余。

    他顫抖著,從懷中取出一個酒壺,顫抖著在地上倒了三杯,隨即嚎啕大哭。

    這一日,妖族再添一位小聖。

    而在龍虎山的地牢之中,關押著數十名穿著天師袍的天師們,他們都是支持王盼的張家人,竟然有大多數都被鐵鏈拴住。此時其中一名發須皆白的老者,渾身都是傷口,但他並沒有一絲頹廢,反而精神抖擻。

    但就在此時,他懷中一顫。

    隨即一卷畫卷從他懷中跌落,畫軸翻滾,顯現出一道張道陵騎虎圖。

    只見那畫卷上的張道陵背後昊光成團,宛如寶光華輪。但此時 嚓一聲,華輪竟然從中裂開,整個畫卷都暗淡下來。系節帥血。

    "祖,祖師爺!"

    噗!

    那老者看著畫卷,顫抖著叫道,隨即終于是忍不住,一口鮮血涌上喉頭,噗的一聲噴出去。隨即大笑了幾聲之後,腦袋一歪,一命嗚呼。

    ps:

    第四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