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七章這第一杯酒

第十七章這第一杯酒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的魂魄歸于肉體,隨著張道陵的道統消磨,力量跌落回到元嬰期。但是卻在張道陵殘余意識之下,直接膨脹到完美元嬰期,這下子爆沖的力量直沖大腦。靈魂受到強烈的沖擊。我再也堅持不住,直接暈倒,不過我還是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這也不是真正的暈倒。

    首先感覺到的。便是血液之中的一絲絲銀色光點。

    那是降魔杵的碎片,陰能隔斷陰陽,當日大洋用降魔杵刺中了我的心髒,使得我心髒驟停以假死來進入鬼域。但後來這降魔杵竟然被我的血液融化,變成一絲絲顆粒在我的心髒里流淌。後來身體竟然自動復原,使得表面上看不出傷痕。

    不過現在我已經從鬼域活過來,那麼這些東西就可以從我身體里給弄出去了。

    給我聚!

    我運起元嬰之力量將三昧真火的力量一絲絲的分散開來,然後在心髒處形成吸力。隨即降魔杵的形狀在心髒里一點點的出現。不多時,那降魔杵就被我從心髒部位給擠出體外。

    當降魔杵離開體內的時候,我的身體再次一震,強度似乎提高了很多。

    但是這點提升對我來說,卻是很少的,因為此時我的元嬰境界已經是完美元嬰。此時我的力量有一種如履薄冰的感覺,生怕一不小心就對身體產生傷害。不過好在鬼將軍似乎已經想到了這一點,周圍有著千年寒冰在,這個時候我便是貪婪的吸收著這寒冰的力量。

    我不斷用靈氣和寒氣來淬煉我的肉體,使得肉體慢慢的排除一些灰色的廢氣消散,而在內視之間,便發現身體的骨骼都好似透明了。骨髓竟然變成一種晶瑩剔透的淡綠色晶液,這仿佛傳說之中描述的,冰肌玉骨寒髓。

    不過在生成這種肉體的時候,我感受到的痛苦十分強烈。只是我在恍惚之間,竟覺得不甚明顯。

    直到我的靈魂,元嬰,與肉體調理達到了九成的契合程度,這時候我才緩緩收功,強行將自己從那種恍惚的境界中退出來,然後睜開眼楮,走出了石棺。

    這才讓我重新嘗到腳踏實地的感覺,之前在鬼域之中整個人都是飄的。【愛書屋】

    "王盼,你終于醒了。"然後我听到了黃大仙的聲音。這個時候我轉過頭去,才發現大殿之中已經站滿了人。

    不對。是人和鬼。

    殺生和尚見我醒來,嘁了一生然後拖著半截身體晃悠到一邊去。那阿修羅變成正常人一般大小,胸前的傷口已經愈合,然後笑了笑。黃大仙一身白袍的白面小生模樣,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在他的眼中,雷光閃爍。

    "黃大仙,這好像是我們恢復肉體之後,真正的第一次會面吧。"我看著黃大仙,笑道。

    此時黃大仙看著我一愣,思考了片刻之後漠然點頭。龍虎山那次匆匆一面,便是分離,鬼域之中,兩人都不能用肉體相見。其余的時間,黃大仙連肉體都沒有。系畝休劃。

    還真是。

    但隨即我的懷里一重,便感覺一個有些冰冰涼涼,十分柔軟的身體撲進我懷中。

    "哥哥......"是小幽,她扎著雙馬尾,長長的頭發直到腰際,已然長成了十六歲少女的模樣,清新脫俗,皮膚好似吹彈可破。只不過現在大大的眼楮里蓄滿了淚水,仿佛隨時都要落下來。

    我撫摸著她的頭發,心中有種惆悵的感覺,這種我家有妹初長成的感覺。

    她的身體之中已經有了一絲暖意,證明著她已經達到上品鬼仙的層次。

    "都是一域之女帝了,小幽可要有女帝的樣子啊,別讓它們看笑話嘛。"小幽听到我的話,抱的更緊了,一句話也不說,就緊緊的抱著。

    地府之鬼璽與天罰之眼給我的玉璽有些許不同,我能從中感覺到地府之中的些許情況,似乎地獄的意志出了大問題,並不像是昊天那般貪婪。

    鬼將軍等擁她為帝,也是一種好事,若有解救地府之功德,必能讓小幽得到天大的好處。

    過了一會兒,小幽才緩緩將我放開來,不過依舊攥著我的衣角不肯放手。

    "哥哥要小幽做什麼,小幽都會乖乖听話的。"小幽看著我,依舊像個小女孩。

    我點點頭,然後看向高冷哥。

    高冷哥此時身體已經凝實,我感覺到他體內有著一絲槐樹精華的力量,甚至也有著鬼璽的能量。這是小幽幫助了高冷哥,讓他不至于魂飛魄散。

    除此之外我還感覺到另外的一絲氣息,那股熟悉的氣息。

    "對不起啊金禪哥,本來那鬼體已經修煉成與肉身無異的,便是要讓你借之以回陽。但沒想到,後來卻發生了那種變故。"我說道。我的確是想在靈魂元嬰歸體之後,將鬼體剝離出來給高冷哥。但張道陵的忽然出現,讓我措手不及。

    而說到這里,我卻忽然沉默下來。

    張道陵其實從來都沒有想要佔據我的身體,一切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罷了。想到此處,大殿之中的氣氛忽然降低下來。

    唐滄與鬼算對視了一眼,也不知該說什麼,默默的退下去。

    阿修羅看著小幽,雙手插在胸前,死死的盯著我。隨即被殺生死死拽住,拖了出去。高冷哥一直沒有說話,看著我的樣子,他忽然長嘆一聲。

    "王盼。其實張道陵自己的意志是有這種想法,但是你的靈魂之中也有著張道陵的意識。經歷過心魔的你應該明白,這種意識一醒來下意識就是要吞噬兩股意識,這是本能反應。若不是你在斬惡念的時候選擇的相反的道路,將前塵斬盡,道統之中的張道陵根本就無法甦醒。"高冷哥解釋道。

    這也是高冷哥從來沒有讓我撕開道統的原因,其實如果撕開道統,我能得到的更多,甚至現在都有可能直接成為斬自我巔峰的存在。

    道統之中有著張道陵的無數術法,比問天三策強大的有很多,譬如九鼎丹經,五雷咒,等等。

    但是我和黃大仙只是從里面偷出來幾種法術,到現在我也將之前附身狀態的術法給忘了個一干二淨。不過我的血刃,與張道陵的雌雄斬邪劍,冥冥中竟然有幾分相似。

    這代表著,我也有著與他相似的悟性,也都悟到了陰陽之道。

    甚至是天問三策,也被我衍變出了生死二劍。

    所以張道陵才說,我沒有走他的老路。

    "金禪哥,你記不記得,在鬼域中我說了一句話。"此時見到氣氛低迷,黃大仙忽然笑了笑,說道。

    高冷哥聞言眉頭一挑,看著黃大仙,我也被他這句話吸引。

    卻見黃大仙將已經耗盡千年寒冰的石棺一招,頓時翻過身來落在地上形成一張長桌。此時黃大仙又在懷中一摸,摸出來一個瓷瓶和三個小酒杯,然後一字排開,然後他看著我和高冷哥。

    我已經知道他要干什麼了。

    "我說過,救出了小幽,我們再喝這壺酒。"黃大仙將三杯酒倒滿,然後拿起一杯說道。

    當日在內王城之中,我們三人初見飲酒,轉眼之間短短數日之間卻發生了太多事,數次險死還生,若不是有著眾多為我犧牲者,我只怕根本無法活到今天。

    我默默的拿起酒杯,看著高冷哥。

    高冷哥沉默片刻,也是舉起一只酒杯,酒杯上有著鬼符文,可以被無形之物給托起。

    "既然在陽間,那喝酒便要有個說頭。"

    我在捧杯之前忽然停住,然後說道,"這第一杯,便是......"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