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章金婆婆

第五章金婆婆

    想了半天我也沒想出個所以然,最後還是選擇了放棄,還好現在還不算太晚,我在路邊等了幾分鐘,給我攔到了輛出租車,上了出租車後,我想起了剛才紅鯉給我提醒的事情,找個人多的地方呆著。

    我就和出租車司機說了句去大研古鎮。

    我不知道為啥自從那個給我弄錢的人纏上我後,我就特別容易遇到髒東西,不過想來人多的地方應該是安全的,至少可以沖一下那種陰氣。

    到了大研古鎮後,我又找了家客棧住下來了,因為剛才的驚嚇,我整了半天才睡得著,好不容易睡過去後,又被電話給吵醒了。

    電話是大洋給我打的,我接起電話,大洋的聲音就傳過來了,"我師兄答應過來幫忙了,不過得過兩天才能到,我是今天的飛機,晚上四點,你來機場接我。"

    我答應了後,就繼續睡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我隨便找了家飯店吃了點東西,就打的去機場接大洋了。

    這一次大洋似乎準備了特別多的東西,一個旅行包塞得滿滿的,見到我就直接把他那重的要死的包丟過來讓我拿了。

    我本來就有求于他,只好幫他拿著包了。

    大洋一邊走,一邊皺著眉頭開口說道,"這才一天沒見,你身上的死氣怎麼這麼重了。"

    我一听,心里也感覺不對勁起來,趕緊開口昨天遇到雨女的事情和他說了,不過並沒有把紅鯉的事情說出來,潛意識告訴我,紅鯉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後我編了個高人來救我。

    大洋听完我說的,也點了點頭,"那人還算是有些道行,知道雨女怕鹽,雨女這東西特麻煩,只要有水,就根本滅不了她,只有鹽才能制得住她,對了,那雨女走的時候,傘有沒有帶走,要是沒帶走,咱們可以把那雨女傘給拿過來,那可是有大用處的。"

    我這才想起來昨天那雨女走的時候好像是打了一把大黑傘走的,就開口說道,"傘是拿走了,不過那傘有啥用?"

    大洋的表情就有些失落,不過還是和我解釋起來,"雨女傘是淫邪和陰邪之物,如果有人打著雨女傘,他的頭就會開始潰爛。"

    說完還說要是有這雨女傘,回頭看誰不爽,就把那傘送給誰,一整一個準。

    我一听嚇一跳,這些修道之人果然不能惹,隨隨便便弄個東西出來就能把人玩的生不如死。

    我們兩個到了客棧後,大洋就開口問我啥時候去那個客棧看。

    我本來是想說等他那個師兄來了,穩妥點再去的,但我仔細想了想,自己根本不清楚自己還有多久可以活,現在的每一分鐘都有可能是我最後的生命啊,我就說今天先休息一下,明天馬上就去那客棧看。

    大洋倒是沒啥意見,我們兩個人又找了家小飯店里吃了點東西,喝了點酒,就回客棧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就起來了,大洋背著個包和我一塊離開了客棧,打車去了束河古鎮。

    快遞寄過來的地方是一個叫做悅來客棧的地方,我們在束河古鎮里面找個好久,才在一個叫做拐柳巷的地方找到了那家悅來客棧。

    客棧的規模不大,而且看樣子里面住的人也不多,看起來陰森森的,也難怪沒啥人住。

    到了客棧門口,我就有些害怕,我轉過頭去看了眼大洋,開口問他咋辦,要不要進來。

    大洋說都來到這了,干脆就進去得了。

    我們兩個牙一咬,就進去了,剛進去,就見到一個挺漂亮的女孩兒一邊罵著一邊從里面走出來,嘴里念叨著神經病,哪有這麼做生意的。

    我也感覺有些莫名其妙,和大洋兩個人走進去後,就看到一個穿著這邊特色衣服的青年手里拿著一壺茶,躺在靠椅上,不知道念叨著什麼。

    見到有人來了,就開口說道,"男人入住,日租金八百,女人給我摸一下屁股,免費入住。"

    我是明白了剛才那女孩兒為啥要罵人了,換做是我都要罵人了,啥規矩,這鬼地方一天竟然要八百。

    我咳了一下,開口說道,"這個,我們這次來是想要問點東西的。"

    "警察?"那青年趕緊坐起來,問了一句。

    "不是。"我開口說道。

    "那我不知道。"青年沒好氣的又躺回去了。

    反正現在有錢,我也不吝嗇那點錢,我就從錢包里面數了一千塊錢放在青年旁邊的茶幾上,開口說道,"只要你回答出這個問題,這錢就是你的。"

    那青年看到錢,表情果然不一樣了,馬上坐了起來,開口說道,"說吧,我肯定知無不言。"

    我就把我從老家帶過來的快遞單拿了出來,開口說道,"你仔細想想,這兩天有沒有人來讓你幫忙寄快遞,嗯,是寄往米城的快遞。"

    "米城?我想想。"青年皺著眉頭想了一下,就開口說道,"我想起來了,上星期,婆婆來找我寄過一次快遞。"

    "婆婆?"我疑惑的開口問道。

    青年點了點頭,"很好找的,龍門鏢局你看過沒?那旁邊有個村子,你打的過去龍門鏢局拍攝的地方,然後找當地人問問金婆婆,會有人帶你去找的。"

    "......"我剛想說什麼,青年就把茶幾上的錢給放自己口袋了,開口說道,"我知道的事情就這麼多了。這錢我肯定是不會給你退回去的。"

    我想了想,看了眼旁邊的大洋,見到他點了點頭,這才和他一塊兒走出悅來客棧,走出來後,大洋也感覺有些不對勁起來,開口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有些不對勁。"

    "什麼不對勁?"我趕緊開口詢問道,說實話,這段日子都快把我整成驚弓之鳥了,一听到有人說不對勁,下意識的心跳就慢了半拍。

    "不知道,我總感覺剛才看到的那個年輕人有些不對勁,或者說,這次的事情都有些不對勁!"大洋皺著眉頭,表情看起來好像是想起了什麼,但又不太確定。

    我听大洋這麼一說,心里也感覺有些不對勁起來,雖然說不出哪里不對勁,但還是開口說道,"怎麼個說法。"

    大洋想了一會兒,開口說道,"我懷疑那快遞就是有人從米城給你弄到家里的,你想想,快遞這玩意兒空運肯定過安檢啊,一過安檢里面啥東西不得被照出來啊,以ms的尿性,見了這麼多錢,會把快遞給你弄過來?想得美。而且那人既然想害你,怎麼可能還會在快遞上留下自己地址,現在寄快遞根本不用填寄件人地址的好吧。"

    "你的意思是,一切的軌跡好像是讓人算好的,那快遞就是那人給算好的,目的就是把我們給引到這里來?"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

    大洋開口說道,"不然你以為這世界上會有這麼奇怪的店嗎?照他剛才那麼整,這店還有誰會住進來,這不是讓自己破產嗎?剛才我們看到的那個年輕人肯定有問題,我覺得他肯定是那人給安排的一個棋子,目的就是讓你過來,把你引到那個叫金婆婆的人那去。"

    "回去找他問問!"我趕緊開口說道,帶著大洋往客棧里面走去,進去後,里面哪有什麼青年啊,空蕩蕩的,這時候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中年人,問我們是住店嗎?

    我就問他是誰,他說他是這老板,我趕緊問他他們店里有沒有一個年輕人。

    那老板搖了搖頭,說這客棧里面就自己一個人,還有一個打掃客房的大嬸。

    一听到這,我心里咯 一下,大洋說的果然沒錯,那青年有問題!

    ps:

    第三更,今天的更新結束了,才發現咱們新書榜竟然被人爆到第二名了,在這里求一下收藏,大家可以直接用qq,微博,或者貼吧帳號就可以一鍵登錄了,登陸後在書頁上點一下收藏就可以了,燈草在這里說句謝謝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