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八章老子要去西藏

第十八章老子要去西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第一杯酒,便是敬紅鯉,此去西藏,我定要找到恢復她的方法。"我說完,便是仰頭將酒喝光。然後將酒壺搶到手中。高冷哥看著我,淡然的目光漸漸轉暖,他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終究還是沒說出口。

    我將第二杯酒給三人倒滿。然後再次舉起杯,高冷哥和黃大仙不約而同的看著我。

    "第二杯酒,敬道陵。天師乃真君子,真神仙,我不如他。"說罷我再飲一杯,烈酒入喉,將我嗓子給嗆的難受,頓時忍不住劇烈咳嗽。

    小幽原本盯著酒杯口水都快流出來。此時見我咳嗽,便過來拍打我的後背為我順氣。

    我的臉漲的通紅,雙眼中的血絲都被漲出來,眼眶中眼淚都在聚集著。

    都已經到了十寸完美元嬰,怎麼肯能被酒水嗆到。高冷哥與黃大仙都知道我的想法,也不點破而是默默的喝酒,酒只有一小杯,但他們卻喝了很長時間。

    我眼中淚水滴在地上,隨即我卻揚起頭哈哈大笑,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麼。

    最後我再次將最後一杯酒給填滿,這次我將酒杯抬起,眼中的目光變得堅定。

    "這一杯,祭我王盼。從此以後往日種種,便隨前塵而去,我之道路。【愛書屋】無人可擋。"目光中還帶著方才的血絲,此時我的話剛落音,高冷哥便是臉色一變。

    "王盼,你要斬自我?你要把往日的記憶斬去,你想如紅鯉那般嗎?"高冷哥驚道。

    斬自我有許多方法,但每一種都有著極為明顯的缺點。譬如真武大帝斬自我斬出了九個化身,使得他千年之後才最終重新成為陸地神仙。紅鯉斬自我,將所謂我的記憶給斬了,使得她前所未有的強大。

    而與紅鯉那般斬自我的方式,其實弊端更大。

    "昊天之力遍照中原,在它的眼皮子底下斬自我。只能一步步被它控制。而西藏佛國有著佛力的籠罩,能很大程度上屏蔽它的感知。放心,我會到佛國之後再斬自我,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要斬什麼自我,我已然有著想法了。"我笑道,將最後一杯酒飲盡。

    天地玄三門,乃是記錄道家玄門之排名,而並無佛門。

    佛門講求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所說的三界就是天地人三界。既然跳出去,便不再這玄門之中了。這也是孔雀讓我去找佛門中高人的原因,只有跳出局內,才能真正清楚大局。

    而李師叔,他之劍已經超越人間,若非身體的禁錮,甚至可以直接升仙。

    此時小幽見我與高冷哥三人說話,便注意到酒壺,忍了半天還是沒忍住,便悄悄的將酒壺偷過來,然後仰頭將剩下的一絲酒水給喝進去。隨即頓時面色一紅,吐出舌頭扇風,不多時便搖搖晃晃的倒在我懷里。

    "也是,你現在的力量已經超越常理,真正的走上了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既然你心中有想法,便按照你自己的道來走吧。"高冷哥說道,然後也將美酒飲盡。

    黃大仙一直沒說話,听到西藏佛國四個字,眼神才亮了一下,但隨即又暗淡下去。

    "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去佛國。"黃大仙放下酒杯問道。

    我看著黃大仙,他的前世乃是彌勒教佛子高曇勝。但是自從成為靈魂之後,就死活不肯稱自己為高曇勝,一直都自稱黃大仙,到後來我幾乎都快忘了他的本名了。

    彌勒教在古代極富盛名,甚至民間都有著傳說。

    在那個動蕩不安的年代之中,彌勒教乘勢而起,一反常態以殺生之說反其道而行之,大行殺道。其教義便是,殺一人為一地菩薩,殺百人為十地菩薩,殺萬人為佛,殺億人為祖。

    可見彌勒教之殘暴,也能想得到黃大仙在那時候的一種情況。

    彌勒教,可稱為邪教,至少不是佛門。

    這一點從我能在玄門上看到黃大仙的名字,就能看出來。

    "今晚就走吧,黃大仙,我就把小幽交給你了。在這世上除了高冷哥,我最相信的便是你了,交給你,我放心。"我說道。

    如果我要求的話,黃大仙一定會陪我去西藏的,但是我知道他其實內心是拒絕的,而小幽獨自一人在鬼國神宮,我依舊很擔心。但若是有黃大仙在,以他十殿閻羅祭千年修為,必定能逢凶化吉,排除一切的阻礙。

    黃大仙沉默點頭,"你的決定很正確,你昏迷了六天時間。而根據小幽和鬼璽的感應,七天之後乃是每月十五日,藏鋒便要打開鬼門關。屆時便會魔化人間,天下大亂。"

    七日之後就是每月的十五日,月光最為濃烈的時候?

    我以為給我的時間很充足,原本感覺外面是夜色朦朧,還以為沒過多久,但沒想到我在昏迷之中竟然度過六天。小幽的鬼璽在鬼域時間太長,有時候會有些許的感應,小幽便能感應到藏鋒已然復活,力量竟然又有提升。

    當時斬殺的藏鋒,只是斬自我存在的分身,現在的話,必定是他的本尊了。

    現在的我,暫時還打不贏他。

    "那事不宜遲,我這便上路吧,此次西藏佛國,便由我一人獨行。金禪哥,你也留在鬼國神宮,幫助小幽感應地府吧,到時候帶它們離開這個封印。"我伸手一招,便將紅傘和那孔雀賜予的印章召回,然後拔起插在地上的血刃便要離開。

    他們幫我的已經夠多了,現在是時候與它們告別,高冷哥卻是上前一步將我攔住。

    "王盼,我想這一次你必須帶上我。西藏的情況我比你熟悉,如果你不想在力量強大之前就被藏鋒給玩死。況且我去西藏,這次還要拿回一件本來就屬于我的東西,你忘了要幫我送信的事情?"高冷哥冷笑道。

    在鬼域的時候,高冷哥與我猜到地府大變,便要求我送個口信到西藏佛國。但現在,他竟然要求自己也要去?

    我掙扎了許久才咬咬牙,點點頭。

    "好,我知道了,那現在就走吧。"我抓起高冷哥附身的雙魚玉佩,便要離開,但這個時候高冷哥再次攔住我。

    "你不要急,現在天色已晚,明天有一趟火車直達西藏,我要你坐這一輛火車。你應該知道,現在你需要做的,便是要隱藏自己的身份,不讓昊天知曉。"高冷哥說出了最終的秘密。

    是的。

    回到陽間,我可謂直接暴露在了昊天眼皮下,它每時每刻都能看見我。但是在豐都鬼城中有著一股封印的力量,使得它無法探測進來。

    但是我若去西藏,在去西藏之前就必定會暴露,那時候就危險了。

    如果昊天選擇其他人作走狗,那麼我一定會受到阻礙,甚至是生命危險。系畝莊才。

    "黃大仙剛才不是說,我沒有時間了,就算隱藏身份,坐飛機不是更快嗎?"我愣了愣,說道。

    若是駕馭飛劍,恐怖要不了多久就能直接到達西藏。而如果坐飛機的話,兩個小時就能到達,我想不明白高冷哥為何要這麼建議。

    "你傻啊你,飛機飛這麼高,昊天就算是閉著眼楮也能聞到你的氣味了。到時候隨便一個天雷下來整個飛機上幾百條人命的業障都會算到你的頭上,你到底還要不要斬自我了。"沒等我說完,黃大仙就跳起來罵道。

    我這才悻悻坐下,接受了高冷哥的建議。

    而就在我與黃大仙,高冷哥談話的同時,華山廢墟之中,閉關之中的李師叔卻睜開了眼楮,看向虛空。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