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十九章昊天,何足為懼

第十九章昊天,何足為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華山之中,靈氣氤氳。

    自古華山便是險峻之代名詞,有西岳華山天下險的說法,其靈氣如百川匯聚于主峰,宛若百龍朝母。但陳摶斬天門。天降怒罰,使得華山滅。故而這些靈氣便如無頭蒼蠅,四處亂竄。復又消散直沖高空之中。周而復始。連綿不絕。

    而就在華山以西的一處矮峰之中,生長著一株干枝極粗的松樹。其針葉根根直立,宛如一柄柄草劍。

    松樹之下,有一道袍女子閉目盤膝而坐,身前插著一柄青鋒劍。女子眉目清秀,卻帶著幾分剛毅之色,頭發披散著,隨風飛舞。

    正是僑僑。

    此時在她的鼻息之中。吐出一口氣來,這氣直接沒入劍柄。青鋒劍微微嗡鳴,劍鋒映照著天空中的朗月,反饋出一道道月之精華。隨即到凝聚成一道道劍意,在劍柄上方凝聚著。

    大約半個時辰之後,天空中的月亮升上了正中間,這時候青鋒劍一震。系畝役圾。

    嗡!

    青鋒劍上的一道劍意形成,竟然生成一道小劍。僑僑霎時睜開眼楮,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隨即她雙眼睜大,猛然張嘴吐出來一枚渾圓的金丹。

    這金丹足有雞蛋大,金丹上足足有七道裂縫,仿佛是一道道閃電在上面留下了痕跡。

    隨即僑僑手決一引,頓時天地匯聚之靈氣便將金丹包裹住,好似一團水似得。她的手法相當熟練,似乎已經做過很多次。然後便再次一引。那劍意之劍便是直刺而來。

     嚓!

    金丹上出現第八道裂痕,隨即劍意化為一道流光,進入金丹之中。而金丹之中也出現一股吸力,將匯聚的靈氣也吸收進去,足足吸收了一炷香之後,僑僑才將這金丹給收進了身體中。

    "沒想到這一次的劍意竟然足足花了十幾天才凝聚,不過也好,金丹八轉終于到了。再等一段時間,我突破了斬善念,那小子就再也不是對手了!"僑僑在鼻子上一抹,然後笑道。

    她從來沒有想過。那個原來在華山默默無聞,沉默寡言的李師叔,竟然能到達這種高度。

    隨即她看向松樹的頂端,眼中露出無限的崇拜。

    "師叔,我已經修煉到金丹八轉了,不久就可以達到九轉,然後斬善念了。"僑僑高叫道,看著松樹巔峰的那一襲青衣。

    此時在松樹的頂端,有著一名身形消瘦的中年道士盤膝而坐,身穿青衣,雙手交疊。

    "嗯!"他听到僑僑的聲音,並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從鼻子里回答了一聲嗯。

    此人正是李師叔。

    在他身下,是松樹的樹梢,但是他卻並沒有在樹梢上,而是離了數寸距離。而在他身下的松樹的針葉,竟然隨著他的呼吸,形成一道道劍似的劍尖朝向他自己。

    李師叔身上仿若透明,呼吸之間宛若龍虎氣雲,頗有龍騰虎躍之意,仿佛那氣息隨時都要奔騰出來,化為真獸。

    僑僑看著那氣團,羨慕之余也不由得震撼。但看見李師叔不理她,反倒有些失落,只好再次盤膝而坐,繼續修煉。

    "昊天使者,天罰之眼。既然來了,那就出來吧。"李師叔微微開口,淡然說道。

    而隨著僑僑閉目修煉,李師叔忽然間雙目光芒大盛,抬頭看向空中。此時天空整個山谷之中靈氣忽然滯礙,整片空間的時空都靜止下來。就好像這世界被按下了暫停鍵,除了李師叔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下來。

    離李師叔十里的高空之中,一道巨大的眼瞳出現,而在眼瞳之中還有著一道淡淡的痕跡,似乎曾經被誰斬過。此時在眼瞳里,卻有著一絲驚訝。

    來的正是天罰之眼,但不知它降臨的原因。

    "李自在,你悟性卓絕,乃天下一等一的氣運之子。如今自悟劍道,超越人間極限,甚至斬了自我。"

    天罰之眼開口就將李師叔的境界點出,隨即它又道︰"可惜你野心太大,意圖違抗天命,再近之時會受到天地排斥,注定無法突破到陸地神仙。"

    听著天罰之眼陰森森的話語,李師叔並未答話,而是眼中露出一種你繼續說的意思。

    天罰之眼見李師叔不說話,便眯了起來。隨即在他的眼瞳之中鑽出一枚印璽,緩緩落到了李師叔的面前。

    被王盼拒絕,這次天罰之眼找到了李師叔。

    "你若拿起這一枚印璽,便能執掌天下之最高權利。屆時你只要將天之漏完全封印住,昊天便會降下通道,將你接引到天庭之中,甚至能將你的名字銘刻在天門之上。你好好考慮一下,是不是要接受昊天的賞賜。"

    天罰之眼說道,李師叔的力量可比王盼要強多了,天罰之眼語氣之中也規矩了很多。

    李師叔沒有說話,看著眼前的印璽,忽然伸出右手去,將這印璽給握住。天罰之眼大喜,只要握住了之後,便由不得你了,其上有著昊天的封印,足矣讓陸地神仙都失去反抗能力。李自在不過斬自我的存在,怎麼可能抵擋的住。

    但就在它引動封印的時候,卻發現好似以螞蟻的力量在搬一尊大山,根本毫無所動。

    "昊天?天門之上不是只有他一個的名字嗎,會讓我名字刻上?你給我這一枚印璽,是想我做玉帝嗎,原來天庭現在已經成為這種局面了。"

    李師叔拿著印璽把玩著,露出笑意,淡然的語氣之中卻透露出高傲來,"可惜,我李自在雖然境界低,但任誰都無法讓我臣服,這才是我華山的精神啊。"

    李自在,生之而為自在,豈會因為一個小小的仙班就臣服。

    "華山,華山早就已經滅了。李自在,你是要違抗昊天,你可別忘了陳摶是怎麼死的!"天罰之眼氣急敗壞的吼道。

    但它隨即感到一股刺骨的寒意,然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好像在飄。

    李師叔一把將印璽捏碎,隨即看了天罰之眼一眼。

    "其一,這世上,我最崇敬者便是陳摶老祖,他斬斷天人通道,昊天也無法避免靈氣流失。其二,華山隨滅,但華山人卻未亡,我在哪里,哪里就是華山。其三,現在連陸地神仙也不敢去找,卻找到我李自在。欺善怕惡,昊天,又有何懼之?"

    一眼,劍紋蕩漾。

    天罰之眼砰的一聲從中再次裂開,隨即出現三千道豎紋,三千道橫紋,三千道縱紋, 嚓一聲被切割成無數碎末。

    世界恢復平靜,仿佛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一眼九千劍,天罰之眼,滅!

    在平靜的天空中,月光如水,隨即一道若隱若現的門戶出現,隨即那高高在上的天罰之眼恨聲傳遍天空。

    "李自在,王盼,你們會後悔的,會後悔的。"天罰之眼的聲音戛然而止,終于消失。

    李自在看著那門戶,似乎想出手,但看了一眼樹下有些錯愕的僑僑,便平靜下來,隨即繼續盤坐,雙目緊閉。

    "師叔,怎麼回事?"僑僑感覺自己似乎錯過了什麼,那聲音到底是什麼。

    "沒什麼,記住,任何時候都要有天塌不驚的信念。任何事情都不能動搖你的心,你首先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劍,最後才能戰而勝之。"李師叔說道。

    "是,師叔!"僑僑還想問什麼,但是李師叔已經閉口,便不會再回答任何問題,她只好忍下。

    隨即她看著手中的青鋒劍,撫摸著上面如鏡面一般的劍脊。隨即在僑僑眼中露出了那個奮力的身影,于是咬咬牙,盤膝坐下,靈氣再催。

    天色,漸漸放明。

    ps:

    第三更,最近在構思新書劇情,很快就會出來了,正在寫設定,我相信,經過這本書的試練,新書絕對會比活人更加好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