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一章白小瞳

第二十一章白小瞳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東北大漢听聞此言,本來睡眼惺忪的他身軀猛然一震,也不說話,默默的重新躺下去,然後悄悄的將腳收回去。【愛書屋】隨即用旁邊的被子捂的緊緊的。

    有他這麼一捂,車廂里頓時好了很多,我和對面那叫做趙歡的女生立即對那眼楮女子肅然起敬。

    不過這個女子氣質高冷。但與那新來的趙日天同樣。都有著斬惡念的層次。我察覺到不對勁,頓時一股感知力放出去,頓時精神大震。在整個列車十一節車廂中,足足有百余名斬惡念的存在,甚至還有八名斬善念的存在。

    胸中五氣頂上三花者,加起來足有上千人。這震的我險些氣息泄漏,好在及時控制住。

    然而這些人卻不像是去旅行,意念之中有著一股躲避的意思。就好像是在......

    逃難。

    "逃難?"我眼神一眯,天下玄門在這段時間內定是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情,不然的話誰會遠走他鄉去西藏逃難。

    "啊,怎麼是上鋪,我不管了,我就睡下邊吧。"那趙日天見著我旁邊有個位置,對了一下手中的火車票,便是皺眉叫道,然後一屁股躺上去。

    我發現他木刀不離身,而木刀的刀身上有著斑駁的黑色痕跡,將木刀印襯出厚重感。不過我看得出來,那不是顏料涂染,而是一種紅色的液體干了之後所留下來的印記。而只有血液,才能在干了之後還留下黑色的痕跡。

    小小的一柄木刀上,竟然沾滿了血液。不知道在這東西上有多少的生靈遭殃。

    定楮一看,甚至能看見上面一張張扭曲的鬼臉,在白天都能影響人的心智,一不小心連斬善念的存在都要心神恍惚。

    不過這對我來說並不存在威脅,就算是我現在封印了九成九的力量,但依舊能瞬息間將之滅掉。

    "這位朋友,你這樣不合適吧,這地方好像是我的位置,你還是回到你自己的鋪位吧。"這時候,我的鼻子里問到一絲檀香味,隨即便見到一個穿著米白色襯衣的光頭少年站在門口。他的手里拿著一個朱紅色的布袋,笑著對那趙日天說道。

    那少年大約十七八歲,唇紅齒白,但在肌肉之間流動著一股力量,這股力量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是不同于玄門修士靈氣的一股力量,而且在他的精神之中有著一種十分偉大的存在,仿佛一動就能將整個列車掀翻。

    那趙日天頓時就被激怒了,把木刀一翻就要站起來。

    "相殺嗎,信不信老子......"

    砰!

    還沒等那趙日天說完,便是面前一黑,砰的一聲腦袋摔了個七葷八素,眼中直冒金星。卻見那光頭少年一拳將他給砸到了車廂皮上,砸的咚的一聲。

    等那趙日天要拔刀,光頭少年卻是左手握住刀身,右手又是一拳砸在趙日天眼眶上。

    這光頭少年竟然連刀身上的冤魂都不害怕,直接就給壓滅,甚至連給他一絲影響都沒有。

    "咦?"高冷哥似乎也注意到了這個少年,他咦了一聲。

    "怎麼了金禪哥。"我本來是在看熱鬧的,此時听到高冷哥的聲音,于是便問道。系邊撲技。

    "沒什麼,似乎踫到個老熟人的後裔啊,他們是鬧著玩的。"高冷哥說道。我點點頭,這兩人的確是鬧著玩的,要是真正的出手,只怕整個車廂都會被打成鐵渣。

    又或者,他們也是故意隱藏著自己的修為?

    "我操!"

    趙日天失去了理智,木刀放下,抱住那光頭少年就開始扭打。這里的動靜極大,一股股意識探測過來,見到這樣的情況才緩緩褪去。

    我看著那抱著雙臂的青年女性,她面無表情的看著兩人在打架,卻也不拉,也不勸。

    "你家少爺被打成豬頭了,你不出手阻攔嗎。"我淡然一笑,說道。

    這個女子身體中陰冷的力量,隨時隨地都在潛伏著,但又不是那種死亡的力量。這是一種我從來沒有見過的表現形式,所以我想試探試探這個女子,或許能從她身上找到些什麼也說不定。

    那女子听我說完,這時候才好像恍然注意到我,她有些皺眉的看了看我。

    "我覺得你應該擔心的,是你自己才對。"她推了推眼鏡,那透亮的鏡片上閃爍起反射的光芒。

    "你什麼意思。"她看出了什麼嗎?

    "剛才我站了這麼久,都沒有注意到你,而這種情況在我們那里只有一個說法。那就是你快要死了,然後才會在物質界產生肉眼不見的情況。"那女子抱著雙手,將胸前領口中的溝壑勾勒的更加明顯。

    我一愣,隨即哈哈大笑。我隱藏了我的存在感,這是元嬰的一種自我保護方式,境界低的人無法看穿我。總不能告訴她,你等級太低我不跟你說話了吧?

    見我不信,那女子哼了一聲,不再理我。我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也不多事了。

    "砰!"

    車廂里的扭打只堅持不到幾分鐘,便在那光頭少年的一拳之中結束。那趙日天砰的一聲被砸出車廂,撞在他進來那方的車壁上,整個車身都好似晃動了一番,隨即那光頭少年又像是掃垃圾似得將木刀甩給趙日天。

    兩人此時鼻青臉腫,到處都是拳印,身上衣服上也都是腳印和扭打的痕跡。

    那光頭少年的將手中朱紅色的布袋散開來,里面落出一串珠子來,那珠子竟然是藏銀鑄造的佛珠,上面還雕刻著六字真言。

    還有一件物品,是三稜尖角的模樣,好像是個錐子。

    而這東西我前不久才在自己身體上取出來過,那就是降魔杵。難道這少年,跟佛門中人有什麼聯系麼?

    難怪高冷哥說熟人的後裔,這少年的佛珠和降魔杵,都是藏式的。

    那趙日天呲牙咧嘴的從地上爬起來,隨即揉了揉肚子,也不看那女子一眼,又朝我走來,隨即他面對著我將手中木刀一擺。

    "喂,你把你的位置讓給我,否則......"

    "砰!"

    還沒等他說完,我便是一腳蹬在他的腹部,頓時發出一聲巨響,他以更為慘烈的姿態飛了出去,重新撞到了原位。他愣愣的看著我,想要說什麼,但忽然胃里一陣翻騰,竟然哇的吐出幾口酸水來。

    這下子,車廂中的幾人才重新審視起我來。

    特別是那個叫做趙歡的女子,張大的嘴巴仿佛能放下好幾個雞蛋。

    "別來惹我,我不會再手下留情的。"我冷笑著說道。

    說完我便靠在車廂上閉目養神,而實際上,我卻是在體內不斷的將我身體中涌出的力量封印,而當我壓縮到不能再壓縮的時候,體內便會再次生出一股力量來,我便在這種壓縮之下,不斷循環。

    意識踢到鐵板的那趙日天,罵罵咧咧的站起來。

    "小瞳,小瞳,你給我把他給斬了。"他跳著就把那木刀給遞了過去,但語氣里卻並沒有殺意。

    那叫做小瞳的女子卻並不回答,將他無視掉,然後走到那光頭少年的面前拍了拍桌子。等到那少年看著她的時候,她才緩緩開口。

    "我想跟你換個位置,沒問題吧?"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那光頭少年卻感覺如置冰窖。

    "沒,沒問題。"少年臉色有些不自然,顫抖著答道。說著便迅速的抓著包包爬到上鋪去老老實實的躺下,整個過程連三秒鐘都不到。

    趙日天看到這一幕,邊偶過來邊得意的大笑︰"還是小瞳對我好......"

    砰!

    那叫做小瞳的女子出拳砸在他身上,第三次將他砸到了車壁上,隨即說出了一句讓他整個石化的句子。

    "我叫做白小瞳,請問先生怎麼稱呼?"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