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二章危機

第二十二章危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當, 當!

    列車緩緩開動,但我看著對面那個躺著的女子,腦袋里就是一跳一跳的疼痛。自從方才坐下來那一刻開始,她便試圖與我說話。我閉上眼楮不想理會她的。但她只要一動就有一個形象出現在我眼前。

    她枕著枕頭靠在車廂上,傲人的胸圍映入在我眼中,她的大腿修長。在黑色絲襪的勾勒下顯得極為光滑。縴腰盈盈一握。顯示出極好我身材。

    這女子雖然語氣之中沒有多少誘惑的成分,打招呼也是極為正常的交談,但她身上卻自然的生出魅惑之意。

    雖然我還隱藏著自己的修為,但此時車廂里六個人,都已經知道彼此不是普通人。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之間都有了些警惕,防備著對方。

    但是在上鋪的那趙日天和光頭少年,卻是彼此對視了一眼,便見著對方臉上的傷竟然還沒有好。隨即那趙日天朝我看來。又在白小瞳身上掃來掃去。那光頭少年也是若有所思的看著我,仿佛在想著什麼。

    "臭小子,竟然敢勾搭我白浩的老婆,等到了地方,一定要把你給切成碎片下酒吃。"白浩咬牙切齒的看著我,然後拿著木刀哼道。這麼小的車廂,大家境界都不低,誰都能听到這句話。

    但是他的語氣中並沒有殺氣,甚至是他的木刀上,那死掉的也不是人魂,而是一些凶悍的獸魂。

    我沒有理睬他,但是那白小瞳卻是眼角一顫,手上的動作一停。

    "咦?那漂亮娘們兒是你老婆,就你這傻逼樣能有這麼漂亮的老婆?不會吧!"那光頭少年抓著藏銀手串,手指捻動了幾下。咦了一聲,不可置信的看著白浩。

    瞧見光頭少年的驚訝,那白浩更加得意,偷瞄了下白小瞳並未說話,于是便壞笑著將胸脯一拍。

    "老子能力強嘛!"

    撲哧!

    那白小瞳頓時臉色一寒,手指捏成了拳頭。在我上鋪尖著耳朵的東北大漢頓時忍不住,雙肩一聳一聳的憋著笑,好不難受。我聞言愣了一下,旋即也是哭笑不得,而那光頭少年和趙歡,卻是覺得莫名其妙。

    "能力很強。就你這三腳貓的境界,連老子一招都擋不住,還能力強?"

    那光頭少年不屑的說道,"照你這麼說,老子豈不是能娶比這更漂亮的娘們了,你可別逗了!"

    趙歡也贊同的點點頭,上鋪的東北大漢憋的更難受,整個床板都在搖晃。我踢了一腳示意不要再笑,不然隨時都能倒塌下來。

    白小瞳臉色通紅,眼見著就要忍不住了。

    不過在上鋪的白浩也是愕然,隨即嘿然一笑,壓低了聲音湊到光頭少年面前。

    "哥跟你說啊,這......"

    啪!

    一顆紐扣直擊在他額頭上,頓時打斷他的說話。他的額頭迅速的腫起一個血包,疼的他眼淚都快流出來了,但卻咬著嘴巴不說話。

    "你怎麼了?"光頭少年剛才扭頭的時候並未看見這一幕,而瞧著白浩的模樣,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被蚊子咬了。"白浩死要面子,咧牙說道。

    蚊子?列車上會有蚊子?

    我斜眼看著那白小瞳,剛才那一瞬間爆發的力量極為可觀,而且是肉體力量。不過她用的可是她自己的紐扣啊,這下子,她的胸襟便袒露的更加明顯了。但她自己卻並未在乎這一點,而是自顧自的平息靜氣。

    好死不死的,那光頭少年疑惑著又問道,"到底是什麼能力?"

    噗!

    東北大漢終究是沒忍住,嘿然大笑。那趙歡好似也有所悟,滿臉通紅的啐了一句臭男人,翻身過去不理白浩。這下子反倒是光頭少年有些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那白浩再次愕然,上下打量了這少年一番。

    "你是和尚?"看著少年捻動佛珠的樣子,白浩問道。

    少年點點頭,又搖了搖頭。【愛書屋】

    "我自幼便無父無母,前些時候被師傅收養。如此算半個和尚吧,畢竟我還沒有受戒。"少年摸了摸光頭,有些遺憾的說道。

    白浩點了點頭,難怪,然後勾了勾手指,那少年有些興奮的湊過去,但隨即眼前一暗。

    "哥跟你說啊,就別當什麼和尚了,這......"

     !

    桌子上鋼制的長方形托盤直接砸到兩人的臉上,頓時出現兩個半張人臉,隨即落在地上 當一聲響。兩人頓時鼻血長流,倒在鋪位上,一句話也不敢說了,不一會兒,各自有半張臉都腫了起來。

    這反而讓我有些好奇,兩人之間的關系倒是奇了。白小瞳稱呼白浩為少爺,但卻並不尊敬。白浩稱呼白小瞳為老婆,但言語上談及兩人關系,白小瞳卻是會發飆。而且剛才兩人的箱子,卻是那個白浩點頭哈腰的拿出來放好的。

    看著平靜下去拿出一本書靜靜翻動的白小瞳,我緩緩搖頭,繼續閉目養神。

    列車在鐵軌上行駛,我能感覺到每一次鐵軌與鐵輪的契合聲音,我能感覺到地面上每一塊石塊的踫撞,此時我忽然覺得境界高深也不一定是好事。

    "嗯?"系邊節巴。

    就在這時候,我眉頭忽然一皺,感覺到在我的床底下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動。但當我的精神力延展下去的時候,卻一無所獲,沒有任何的生物存在。只有一個巨大的包裹,里面裝滿了黑漆漆的一團東西,還有吃食。

    如今我的感知雖然算不上是頂尖存在,但還是極為卓越的,不可能感覺錯啊,難道說這車上竟然有比我境界還高的存在麼?

    我右手緩緩放在旁邊,以便隨時都能拿起紅傘。

    這時我發現,那白小瞳和趙歡也是先後轉過頭來看著我的床下,面色凝重。那趙歡的眼神中,竟然有著一絲恐懼。

    "竟然真的追來了!"

    不光是白小瞳,連白浩和光頭也看了過來,那白浩更是面色狠厲,一副要將人碎尸萬段的樣子。

    一時間除了那東北大漢,其余四人都看向我的腳下。似乎除了我之外,其余人都知道是什麼東西在作怪,而且是深受其害。我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直覺好像牽入了一場不得了的麻煩之中。

    "你們,知道是什麼在作怪?"我問道。

    雖然我並不懼怕,但這種無由的威脅,還是讓我有些不舒服。

    "看來躲不掉了,我勸你還是最好保持清醒,千萬不要睡覺,被這東西纏上的話,只要你一睡覺,就會死于非命。自求多福吧,希望你能堅持的久一點。"白浩冷笑一聲,隨即便倒在床鋪上,連話都不說了。

    睡覺?

    到達元嬰期,肉體的疲勞轉瞬就能彌補起來,就算是一百天不睡覺都不會困,怎麼會想睡。

    但想到這里的時候,我卻忽然想起來,方才不知為什麼,我便想閉目養神。甚至若不是那白浩的對話,我甚至都已經睡著了。

    我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差點睡著了?

    趙歡與光頭少年也有些意興闌珊的靠在車廂上,那白小瞳卻依舊盯著我床下,將書合上。

    "你這下面,放的是什麼東西。"白小瞳問道,她的眼神十分犀利。我也覺得詭異,隨即坐直了身體將紅傘拿在手中,看了一眼之後指著上鋪的東北大漢。

    "他的行李!"但我說完的時候便面色一變,那大漢好像很久都沒有開腔了。

    白小瞳也是面色一寒,站了起來,此時那白浩也看著那朝向里面的東北大漢,用刀柄戳了戳他。

    "喂!大個子,你醒醒!"

    呼!

    就在此時,列車正好轉進隧道之中,我的腦門上忽然滴下一滴水,我抹了抹有些粘稠。然後視線大放光明,還沒等我看清楚手上的東西,便听到一聲尖叫。

    "啊!"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