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三章無形殺手

第二十三章無形殺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光芒暗了一下,隨即便是一股血氣彌漫開來。

    白小瞳和趙歡都恐懼的看著我的上鋪,此時我也顧不上看手上是什麼,站起來看向那東北大漢。但緊接著,我也感覺到有著一股寒氣彌漫到我的尾椎骨。連忙將旁邊剛才落下來的鋼制盤子拾起接在中鋪的下方。

    上面還留著白浩兩人的臉印,很快竟然聚集了一灘血液。系邊投巴。

    沒錯,剛才留下來的就是血液。而在我上鋪的東北大漢。已然死于非命。

    東北大漢的死相十分恐怖,他的腦袋扭到了外面,但身體卻朝向里面,血液就從他的脖子處流淌著。而他的嘴巴,不知被什麼割開還是撕開,竟然裂到了耳根,黑色粘稠的血液聚集了整個口腔,咕嘟嘟往外冒。甚至能看得到他的牙床。

    大漢的雙眼,凸出來三分之二,布滿了血絲,仿佛隨時都要爆裂。

    在鬼域中我看到過更加恐怖的死法,但此時卻是不由得被震住,因為大漢的死,我竟然毫無知覺,甚至連異樣都沒有感覺到。

    這時候列車微微一抖,那大漢的腦袋竟然晃了晃,頸骨已經完全斷裂。

    我意念掃過去,發現這大漢竟然是一點防備都沒有就被人扭斷了脖子,甚至掰開了嘴巴。那嘴巴上的裂痕,就是被強行撕下來的。

    "這,不是我,不是我!"此時那白浩忽然面色蒼白。有些神經質的喃喃自語。

    此時他才將手中的木刀收起來,眾人這也才想起來,剛才白浩用木刀去戳那東北大漢的身體。但後進了隧道,在隧道之中短短數秒鐘之內,這大漢就死了。

    但即便是有隧道的掩飾,我也不會漏過那骨骼碎裂的聲音啊。

    甚至,凶手還在這短短時間之內出現然後又逃跑。

    當時除了我,所有人都看著東北大漢,凶手可謂是在眼皮子底下作案,那麼凶手若不是車廂中的幾人,那便不是人了。

    "不要慌。沒誰說你是殺的人。你有沒有看到凶手的樣子,或者說有沒有看到凶手!"我說道,但此時那趙歡和光頭看向白浩的眼神都變了,透露出警惕。

    這個白浩雖然嘴巴很賤,但是心里卻沒有多少殺意,此時反而極為恐懼。不過我檢查過傷口,那是一種將人生生扭斷脖子的死法,肌肉都扭曲了,甚至嘴巴也被掰開來。白浩在大家眼皮底下,根本沒有作案時間。

    況且這大漢並不是普通人,不可能被同級別的存在毫無反抗的就殺死。

    現在是白天,車廂里的燈光是不開的,但金丹期的視力應該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黑暗中能夠視物。【愛書屋】

    白浩這才稍微平息下來,但精神還是很緊張,隨即他仔細想了一下。

    "沒有看見,我沒有看見,剛才那一下很黑,然後等亮了的時候就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

    此時白浩很激動,忽然雙目睜的極大,然後大叫道︰"是無形殺手,是無形殺手,他已經追上車了,我們都要死!"

    無形殺手。

    听聞這四個字的時候,白小瞳呼的一下震蕩起一種力量,然後將車廂門關起來。隨即散發出一股能量將整個車廂包裹住,使得白浩的聲音不被傳出去。

    "你傻麼你,現在人心惶惶,你還這麼大聲的說無形殺手已經上車了,是想引起更大的騷亂嗎,你給我閉嘴?"白小瞳跳起來給了他一巴掌,頓時把他打的收聲。

    我皺起眉頭,這什麼無形殺手好像大家都知道,但為什麼會給他們帶來恐懼?

    看樣子其他的玄門中人,似乎也知道這無形殺手,而且十分懼怕。

    那趙歡已經嚇的瑟瑟發抖,光頭少年也是盤坐起來,然後不斷的捻著佛珠,不停念佛。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說的無形殺手,是什麼東西?"我搞不清楚狀況,伸手將東北大漢身體上的血液烤干,隨即將盤子放下,擦了擦手,才道。

    所有人中,白小瞳是最鎮定的一個,所以我問的是她。

    "你不知道?"白小瞳驚訝的看著我,而此時趙歡與光頭少年也看著我,甚至是白浩都驚訝了。

    我摸了摸頭,點點頭,"我確實不知道。"

    白小瞳很快鎮定下來,緩緩開口。我的確不知道,因為這件事情是在我昏迷的時候發生的,甚至連豐都的人都很少知道,而這件事還得從陳摶說起。

    陳摶斬天門,天地靈氣回暖,道家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靈氣紛紛倍增。天下玄門修士福源不斷,奇遇不斷,甚至有人還得到了上古一些道人的隱秘傳承。不過不久之後,這些靈氣便是慢慢停止了噴發,漸漸收斂。

    本來這個時候要是平靜下來也就罷了,但沒想到的是,十大神器之神農鼎出世,使得天之漏洞不斷出現。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熱氣球被戳了無數個洞洞,靈氣好似瘋了般往大地上灌。

    靈氣大噴發後隨之而來的就是,修士境界的迅速突破。存在于級別之間的屏障變得薄弱,眾多天才如同雨後春筍似得出現。而此時天漏增多,突破境界之後的天雷天罰變得極為虛弱,就好像是在突破的時候敷衍的象征性懲罰一下。

    听到這里的時候,我便是眯起了眼楮。

    陳摶那三劍,只怕並不是只斬開了天門,甚至還重傷了昊天也說不一定。甚至有可能現在天庭有著極大的變故,如若不然,那天罰之眼不會去找我做代言人。

    若不是天之漏太過厲害,昊天怎麼會屈尊降貴的派遣天罰之眼來招降。

    這一切本來是好事,但是七日之前,卻忽然出了變故。

    一夜之間,洞天福地之中的修士,一夜之間死去十幾位金丹期,上百位三花境界,這些修士無不是在靈氣大噴發之中得到了好處的。而緊接著,三日,每一日都有幾乎相同境界的人死去,不過其死狀卻是越來越奇怪。

    有些是睡在床上就忽然爆開,有的是打坐的時候忽然腦袋掉下來,仿佛被劍切掉。

    然而更為恐怖的是,有些人死的時候,被人親眼目睹,就在眼皮子底下被殺,都沒人找得到殺手。然後發現這些人都是在睡夢中死去的,便將那殺手稱之為,無形殺手,睡夢殺手。

    這下好了,只要找到癥狀,便能預防,不是在夢中就會被殺嗎,那就不睡覺。

    但是,每一天晚上還是有人被殺,那些沒有睡的人也會被各種各樣的情況給纏住,然後睡眠。

    只要一睡著,就永遠也醒不來了。

    雨絲第五天的時候,大家紛紛來到全真教,找到天機老人測算到底是什麼怪物。

    天機老人卻也算不出到底是什麼東西,只是告訴大家中原大地已經不安全,要是想要活命,便去西藏佛國尋求庇護。而且過程之中最好不要使用靈氣,不然很容易被無形殺手找上。

    自古佛道都有芥蒂,但為了活命,自然也有無數的玄門修士去西藏。

    這已經是第三天,前面已經走了很多批人次了,沒有听說過有人在車上死亡的。

    但現在沒想到,那無形殺手,似乎已經跟到列車上。

    "金禪哥,你听說過這種怪物沒有。"听那白小瞳說完,我便沉默了起來,對高冷哥問道。就算是高冷哥,剛才也沒有反應,說明這東西能夠隔斷陰魂和陽魂的感知。

    高冷哥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在思考著。

    "听著,很像是魘。但卻又完全不像,我從沒見過這種殺人手法。王盼,小心點。"高冷哥道。

    我眯起眼楮,看樣子,真的麻煩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