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四章鬼嬰

第二十四章鬼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魘,又叫做夢魘,是一種無形的鬼怪。當一個人在進入夢境的時候,如果陷入一種明明知道自己在做夢,卻怎麼都醒不過來的時候。就是遭到了夢魘。而這個時候人很可能在睡夢之中就丟了魂魄直接去地府,然後安詳的死去。

    一般被夢魘纏住的,都是將死之人,或者是陽壽已盡的人。如果魂魄強健,那麼被夢魘纏住的人便可以打破夢魘。從夢中醒來。傳說人就是在夢魘之中被黑白無常帶走的,乃是死亡的號角。

    金丹期的玄門修士。魂魄已經不是一般的強大,超越普通人很多,甚至夢魘都無法近身。

    這東北大漢身上陽氣極為充足,尋常鬼怪根本進不了身,鬼仙層次以上的近身我不可能感覺不到。況且就算是夢魘能將金丹期的修士在夢中殺死,也不會使得身體有什麼變化啊,更別說像這樣無聲無息的扭頭而死了。

    "嗯,對了。如果被殺死的話,那麼魂魄應該暫時還存在這個空間。如果魂魄散去的話,那就有些耐人尋味了。"我伸出手去,一股靈魂的能量探查出去。

    果然,這東北大漢的靈魂已經消失。

    是夢魘嗎?

    "對了,在這之前。似乎感應到了你床下有問題。然後他才死亡的,如果我沒猜錯,這大漢的包裹里,一定會有某些線索。"白小瞳推了推眼鏡,然後說道。

    我不由得對這女人高看一眼,在這種情況下還能保持平靜。還算不錯,然後我便將那個巨大的包裹給拖了出來。

    這是個黑色的帆布包,足足有一米二左右長度,我將拉鏈拉開,便看見內中的物品。

    我看了看,只是六七個大饃,還有一瓶喝過一半的大水瓶。然後是兩三條紅色的褲衩,除此之外竟然什麼都沒有了。

    但又不對啊,這明明是一個這麼大的包包。然後我仔細一看,隨即便發現這帆布包的竟然是兩層的,恍然一看還以為只有這些東西,連我的眼楮都給迷惑了。

    我將其中的東西全部拿出來,找到其中一角,這里有著個拉鏈。

    嗤啦!

    我剛剛將拉鏈拉開,一股惡臭就彌漫了整個車廂,我和白小瞳頓時對看一眼,同時感覺到對方的眼神一變。

    尸臭!

    這尸體只怕死了已經很久,不知是從哪里挖出來的。強行忍著這種惡臭,我緩緩將這一層布掀開。

    "這......"

    "嘔......"

    我打開帆布包下面那一層的時候,趙歡頓時面色蒼白的發出一聲干嘔,白小瞳也是緊咬著牙齒。光頭少年听聞之後往下一看,立刻連呼罪過。

    倒是那白浩,雖然面色發白,但還是死死的看著,手中木刀握的緊緊地。

    "我倒情願是我將他宰了,這個畜生。"

    白浩咬牙切齒的說道。

    在東北大漢帆布包里的東西,是一包黑褐色的尸油,尸油部分用防漏的布料包裹住。而在尸油中浸泡著的,是一塊塊斷肢,還有一個個殘缺的腦袋。這些斷肢和腦袋,都有被啃食過的痕跡,露出白骨部分。

    而讓眾人憤怒的,卻是因為這些肢體,都是屬于不滿周歲的小孩子。

    我數了數,這其中起碼有三十多個小孩子的尸體,瞧其中的年份,有遠有近,最近的最多只有三天時間。

    "嗯?你們看,里面還有個東西。"趙歡忽然指著里面說道。

    隨即我便看過去,頓時心髒一跳。

    在這尸油的浸泡中,竟然有著一個長約半尺的孩童。這孩童身軀干瘦好似枯材,閉著眼楮一動不動。

    "鬼嬰!"我極為震驚。

    鬼嬰是一種苗疆極為常見的養蠱方式,是把嬰兒當作蠱來飼養。曾經在苗疆的時候,听說過一個故事,有個會養蠱的女子孩子在腹中夭折,她無法再次生育了。此女傷心過度,于是想出辦法將這個嬰兒浸泡在尸油中,用自己的鮮血來飼養。

    之後又去村子里其他的母親那里找來嬰兒,每隔七天給它吃一個。

    最後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後,這個嬰兒就會活過來,然後成為鬼嬰兒。

    只不過這個鬼嬰兒之後的每七天就要吃一個嬰兒,那些嬰兒帶著怨恨而死,被鬼嬰兒吸收。它才能繼續乖乖的成長,不然的話就會變成凶鬼,到處去吃人。

    然而鬼嬰的飼養方式還是有很多的,在各個地方也都有流傳。

    沒想到,在這里就能看到一個。

    "不好,這個鬼嬰兒竟然不怕陽光,你看它手指在動,他聞到活人氣息了,馬上就要醒來。"忽然,白小瞳看著那鬼嬰兒竟然在動。

    我面色一變,這鬼嬰似鬼非鬼,但終歸是怕陽光的。但若是修煉到不懼陽光的境界,不知道是吃了多少個孩童冤魂。而且看它皮膚上的痕跡,也不知是修煉了多少年。

    這樣的鬼嬰並不怕陽光,差點就能跟上品鬼仙媲美了。

    聞到活人氣息,鬼嬰便會甦醒。

    "雖然你怨恨而死,但還是不能放任你活過來,給我死!"白浩面色凝重,最後一絲懼怕和憤怒已經消失不見,在臉上的只有憐憫,隨即他從上鋪跳下來,木刀的刀鋒朝下。

    "不要!"我還沒來得及阻止,那木刀便已經直接插進了鬼印的肚皮,將它刺穿。

    哇哇,哇哇哇......

    那鬼嬰無意識的發出慘叫聲,一滴滴液體從它的傷口中流出去。隨即過了片刻之後就再也不動彈,就像是死了似得。

    "你說什麼?"白浩這時候才反應過來,朝我問道。

    "沒什麼。"我回答道。

    白浩的木刀並不是普通的木刀,而是專門吸收冤魂的木刀。在這木刀上有著無數的冤魂在掙扎,但是卻被困在其中。被刺中的話,便會很快被吸盡魂魄而死,有些像是鬼域中那喪鐘的腳櫞木。

    然而白浩的木刀,從來未殺過人,殺的都是一些陰氣極重的東西,刀的年頭也不低了。

    嗯?不對,冤魂?

    "糟了,快躲開!"我頓時大叫道,一把推開了白浩,那白小瞳也是往後一躲,但直接倒在車廂上。

    "哇啊!"

    卻見那鬼嬰忽然之間張眼楮,眼楮中慘白的一片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瞳孔,它張開嘴里面竟是森森獠牙。隨即它哇哇大叫著,竟然在木刀上咬了一口,瞬間就把那木刀咬斷。

    從鬼嬰的嘴巴里流出無數漆黑的尸油來,惡臭撲鼻,它竟然直接朝著白浩而去。

    白浩頓時大驚,斷刀猛然一揮。便將這鬼嬰給甩上了火車的頂部。頓時落到那光頭少年的面前,那光頭少年啊呀一聲,將佛珠往外一推。頓時鬼嬰的皮膚上燃燒起漆黑的火焰來,那銀制的佛珠很快就開始被腐蝕。

    不過這一下還是很有效果的,竟然直接給它造成了傷害,落了下去。

    下面正是趙歡的床位,趙歡尖叫一聲,頓時倒在牆角。鬼嬰正要撲上去,白浩卻是奮不顧身的沖上去,一刀將它劈到旁邊。

    但對面是那東北大漢的尸體,鬼嬰頓時從他的脖子處鑽進去。莊場貞血。

     嚓 嚓。

    鬼嬰撕咬起來,還未等我們松口氣,便見著它爬到了東北大漢的腹部,竟然挖出來一顆金丹。 嚓 嚓吃了進去,我頓時覺得毛骨悚然。

    這鬼嬰吃完了金丹,頓時嘎嘎大笑,生長了幾寸。

    "去死吧!"

    白浩將木刀一震,朝它刺去。這個時候鬼嬰卻是不屑的一笑,直接用一手抓住了刀鋒,隨即另一只手將身體上的刀尖給取出來,卡巴卡巴的吃了下去。

    然後,白浩剩下的木刀,也被吃了下去。

    吸食了冤魂的鬼嬰,氣勢更凶。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