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五章前因

第二十五章前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要!

    我在說出這兩個字的同時,一股邪惡的氣息籠罩住這個車廂,而且重點針對的是我。【愛書屋】我想阻止趙日天那貨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鬼嬰將他的木刀 嚓 嚓吃掉。等到那家伙回過神來的時候,木刀已經只剩下不到半尺的長度。

    我雖然封印了大部分的功力。但我體內還是有元嬰存在,隨即元嬰上陰陽法袍猛地一震。

    "陰陽令,判生死,萬鬼懾服。"我手指一瞬間捏出數十個手印來,隨即從手指間出現一股玄奧的地獄之力。形成一道指印直接點在那鬼嬰的腦袋上。

    那鬼嬰正啃食白浩那家伙的木刀,猝不及防被我點中額心。頓時哇哇大叫。被點中的地方出現絲絲黑氣,隨即無數的怨靈在小小空間中四處飛舞,使得這個小車廂好似形成惡鬼地獄。好在白小瞳施展了封印法,將這里給封印住,不然一定是瞞不住的。

    我的手指下那鬼嬰不停掙扎,雙手在我手指上抓扯,就好像一條掙扎的鱷魚。

    "哇啊,哇啊......"

    它蒼白的眼珠死死盯著我,流出了鮮血。同時嘴里慘叫著,仿佛嘶聲力竭的嬰兒。趙歡和白小瞳竟然被這聲音影響,眼中露出了同情的色彩。隨即渾身一震,竟然被幾道怨靈給侵入了身體。

    糟了!

    這鬼嬰竟然已經將白浩刀中的怨靈收為己用,甚至還能影響和控制人的思想。甚至就算是斬惡念的金丹期。也被它控制住了。鬼嬰本來就有著能迷惑女性的能力,這一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鬼嬰竟然這麼厲害!

    女性在天地屬性之中自然帶著陰的屬性,對于這些鬼魂的抵抗力自然更小一些。

    "白浩,小光頭,將白小瞳兩人被抱住,千萬不要被這些怨靈給嚇到。那無形殺手已經出現了。你們保護自己的頂上三火。"我急促的叫道。

    此時我手下的鬼嬰掙扎的更加厲害,而體內那一股若隱若現的氣息也是更為清晰。但那氣息太滑,我根本鎖定不了!

    "好!"白浩與那光頭青年同時答應一聲,仿佛心有靈犀般,一人抱住一個。

    那白小瞳此時青筋暴露,渾身肌肉發白,血液發黑,雙眼之中變成了純黑色,瞳孔都不見了。她張牙舞爪的就朝我撲來,但是白浩卻是一把將她從後面抱住。

    就連他心愛的木刀被咬碎,都來不及去感嘆了。

    而趙歡剛剛跳起來,便是被小和尚從上面撲倒在旁邊的茶幾上。小和尚踩在她的脊柱上,死死的將她雙手扣住。

    白浩頓時翻了個白眼,這家伙也太不知憐香惜玉了。

    然而就在他愣神的時候,似有所感,腦袋一偏。隨即便听到 的一聲牙齒踫撞的響聲,卻見那白小瞳竟然將脖子扭到了身後來,好像蛇脖子那樣咬向他的喉嚨。金丹期的肉身本就強大,做到這一點簡直是輕而易舉,現在卻要命的緊。

    "至陽之血!"小和尚也是同樣的情況,但是他將趙歡的手踩住,腦袋也死死按住。

    隨即小和尚咬破右手中指,隨即竟然在瞬息之間點在那剛剛回頭的趙歡腦門上,寫了一個梵文。那梵文如旭日初生,似天光顯明,竟然生出皓然光芒來。趙歡頓時慘叫一聲,整個人都軟倒下去,渾身黑氣盡數飄散,隨即被周圍的怨靈給分而吞吃。莊有吐弟。

    而小和尚寫出了這個字之後,渾身好似虛脫般,渾身汗水將衣衫都打濕了。

    他想要拿出佛珠來念咒的時候,卻想起那銀質佛珠已經變成了飛灰。

    反觀白浩,他也是咬破中指,隨即一指點在白小瞳的額心。隨即白小瞳的身軀微微震動,也是震出了一道怨靈,隨即渾身一軟。白浩也是全身虛脫,但還是打起精神與小和尚一起保護著兩名昏迷的女子。

    不過這也是因為她們本身境界高深,斬了惡念,這才能很快祛除怨靈。

    "怎麼回事,我剛才怎麼了?"白小瞳被白浩拯救,立即醒了過來,這也證明了她的靈魂力量是強于趙歡的。

    "沒什麼,剛才你被怨靈上身,要不是本少爺及時相救,只怕你就得送了小命。還不趕快以身相許,以報答少爺我的救命之恩。"白浩此時雖然警惕著,但手上卻不老實。他一手摟著白小瞳的縴腰,一手抓著她的柔荑,有些猥瑣的說道。

    白小瞳俏臉一紅,銀牙輕啐,強行想要站起來,但卻是渾身一軟,再次軟倒。

    "別動別動!"白浩連忙摟住她的縴腰,又是一陣揩油,連忙說道。

    這下子白小瞳徹底忍不住了,抬起高跟鞋就是一腳踩下去。正在享受中的白浩頓時面色一變,憋著一股慘烈的吼叫在喉嚨里,也不敢說話。

    小和尚看著白浩的樣子,嘆道︰"他說的沒錯,這麼疼都沒有事,能力是有夠強啊。"

    白浩憋的滿臉通紅,眼神在抽搐。

    "沒想到此人這麼厲害,竟然能對付數百年修為的鬼嬰。這鬼嬰乃是以天下陰年陰月陰時陰刻出生的女性嬰兒煉制而成,凶厲無比。傳聞中數百年前殺人無數,那時候幾名潛修的斬善念修士,就是死在它手下,沒想到銷聲匿跡多年,此人竟然能與它斗個平手。"白小瞳在白浩的攙扶下站穩了身體。

    那些怨靈在眾人爆發出來的陽氣之下不能近身,而這邊我卻是一手按著那嬰兒,任憑手中散發著黑漆漆的濃煙。

    白浩也是詫異的看了我一眼,小和尚更是驚訝無比,仿佛在看怪物一樣。

    此時鬼嬰已經停止慘叫,那些怨靈也不再被它指揮,它此時只能無意識的扭動,力量還是很強。而且留在我身上的傷痕也很難恢復,可是現在最讓我憤懣的並不是這一點。

    對于外界的事情,我都是一清二楚,但是現在我卻是一動都不能動。

    你知道就他媽的來幫我一把啊,這東西就不是普通的鬼嬰啊!這個鬼嬰,並不僅僅是吞吃小孩而已。

    它還能吃元嬰啊!

    就在剛才,我一指點中鬼嬰的額頭,元嬰中的陰陽法袍上面透露出熊熊烈焰。張道陵留在其上的那個鬼璽之印,就好像是將我的陰陽法袍當成了一道法旨,使得我可以在凡間自如的使用十殿地獄之力,形成一道陰陽罰令。

    這道令牌能使得陰陽隔斷,使得鬼嬰的靈魂被剝離,然後被法袍震懾而亡。

    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那鬼嬰那充滿著怨恨的靈魂竟然直接順著我手臂直入身軀中,隨即便是卷著黑雲在我身體之中大肆破壞,直直撞入了我的元嬰所在空間。

    元嬰其實是在玄門修士體內空間之中,與肉體不在同一空間,直到斬自我,兩個空間才能融合。

    但是這鬼嬰竟然能進入,這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甚至我還得時時提防著無形殺手的偷襲,哪里還有時間來回答那幾人的話。

    "哇哇!"

    那鬼嬰慘叫著,與我的元嬰對視,我霎那間就看見了那個鬼嬰才生成。

    這時候我才知曉,這鬼嬰其實並不僅僅只是之前說的那樣,是一個女子懷孕之後夭折生下的。而是那女子其實是一名苗疆女子,但卻意外的修煉了玄門道法,後來在斬善念的時候竟然將嬰兒斬下來,然而卻有舍不得自己的孩子,于是元嬰竟然和嬰兒合一。

    再後來,那女子在有生之年,竟然將這鬼嬰練成了,最後變成了這個凶狠無比的鬼嬰兒。

    "死,死,死......"

    鬼嬰兒嘎嘎怪笑,雙手朝我的元嬰抓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