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六章鬼嬰逃跑

第二十六章鬼嬰逃跑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鬼嬰的魂魄進入到我的身體元嬰的空間之中,竟然也好似形成了元嬰一樣的形體,甚至就地一滾,化為一道足足有七尺的詭異元嬰朝我直接抓攝過來。此時我正在警惕那無形殺手,對于這鬼嬰的撕咬。無動于衷。

    "死,死,死......"在它的嘴里,竟然冒出這樣的聲音來。

    哧哧!

    我的元嬰只有十寸大小,被它抓在手中。卻好似烙鐵似得將它手掌給燒成了灰燼,頓時黑氣彌漫。只剩皮膚下那漆黑如墨的骨頭。此時我的元嬰上有一層金色火焰紋,頭發好似燃燒著火焰,法袍更是布滿三昧真火。這鬼嬰就好像用手去抓鐵水,不受傷才怪!

    我也是知道這一點,才沒有抵抗,而且始終提防著無形殺手。

    "陰陽法袍,給我卷。"元嬰從火金蓮上站立起來,雙手在法袍上一搭,便將法袍給甩了出去。

    嗚嗚嗚!

    陰陽法袍爆卷十倍。好似一張法網似得朝鬼嬰給罩過去,鬼嬰噴出去的怨靈便是浩浩蕩蕩的沖過來,要將陰陽法袍給撐住。但法袍上陰陽魚轉動,陰陽之力生生不息,生死之間生出大恐怖。好似一道磨盤似得將籠罩住的怨靈一磨。

    陰陽二氣大磨盤!

    怨靈立即抵擋不住,紛紛被磨成了純粹的陰煞之氣,再被陰陽魚一轉動,便消失無蹤。

    "嗚哇,嗚哇......"鬼嬰手臂一抖,頓時被燒化的手掌復原。隨即它的身軀一撐,便好似頭頂著一片天空,然後揮出左手,便將我的陰陽法袍給抓住。頓時就有熊熊火焰燃燒起來,這是三昧真火,並不是普通的火焰,就算是鬼嬰也要被它燃燒。

    然而鬼嬰慘叫著將左手手臂斬下,然後遠遠的拋飛開去,而陰陽法袍上的鬼印便是一震,便將鬼嬰手臂給鎮壓。

    鬼嬰的身軀,卻目露凶光,朝我張開了大嘴,這個嘴巴竟然比它的身體還大。

    吸!

    巨大的吸力從中傳來,那巨大的嘴巴好似一道黑洞似得,要將周圍都淹沒。

    "聰明,用手臂拖住法袍,本身卻直接攻擊。而且吞噬過元嬰,你的力量對我的元嬰有著克制之意,難怪這麼多年你都沒有復活,也只有元嬰的存在才能維持你的力量。"我看著它,微微笑道。

    我渾身冒出一道三昧真火來,但是那鬼嬰的力量太大,竟然在抵擋這三昧真火的同時將我吸入。

    鬼嬰在數百年前便是連殺數名元嬰期,吞吃之後,這世上竟然再也找不到元嬰。于是鬼嬰便是自我沉睡在北方大興安嶺之中,而那個東北大漢不久之前挖人參的時候偶然挖到了它,還以為是千年何首烏。

    不過沒想到的是,它竟然是鬼嬰,而且直接控制了東北大漢。

    在前面的時候,它就已經帶著大漢偷偷吞噬了一名元嬰境界的高手,恢復了七成的力量。

    這樣子竟然還只是七成的力量?要是完全恢復,只怕我都會受到威脅。但現在,它不是我的對手。

    "哇啊!"我根本就沒有躲閃,直接被它吞進肚子里,鬼嬰頓時開心的打滾,隨即就要佔據我的火金蓮,然後控制我的身體,這也是鬼嬰最常用的一招。

    "你是不是想的太天真了,我會這麼輕易的被你吃掉嗎?"我的聲音從他體內傳出來。

    便听到呼啦一聲,陰陽法袍仿若活了般直接套在鬼嬰身上,隨即一道道火焰從鬼嬰的七孔之中流淌出來,鬼嬰痛苦的趴在地上打滾。每一道火焰之中就好像有一個怨靈被直接燒死,煙消雲散。鬼嬰立即戰力起來,對著空中一招。

    頓時,外界就產生反應。

    白小瞳此時恢復了力氣,她死死的盯住了我的身體,知道我處在危險之中。但是她不敢貿然行動,否則她怕破壞了我的部署。而白浩此時則拿著他的木刀,心疼的撫摸著。其上怨靈消失了三分之二,威力也至少減小了三分之二。

    反倒是小和尚,此時竟然成為了抵擋怨靈的主力。

    只見他雙手合十,口中不停誦著經文,不一會兒就從他的嘴里涌出來一個梵文。這與剛才點在趙歡額頭上的梵文如出一轍,俱都是可以使得怨靈退卻的神秘文字。

    數道梵文在眾人身邊飛舞著,形成一道保護罩將眾人鎮住。

    "咦?他竟然能戰勝鬼嬰嗎?"就在此時,白小瞳咦了一聲,隨即便見著我手指點中的鬼嬰竟然劇烈的扭曲起來,渾身冒出了漆黑的血液。

    同時間,飛舞的怨靈好似一道浪潮似得退的干干淨淨,直接涌入了鬼嬰體內。

    隨即這些怨靈竟包裹住了我的手臂,然後朝我的體內刺過來。

    "不會吧,不會是因為他抵擋不住,故意的吧。要不要我把他先砍了,免得他變成鬼嬰的寄體之後到處殺人!"白浩看著這一幕,嘿然一笑,隨即舉起了木刀。

    但話剛落音,便再次被白小瞳踩了一腳。

    "閉嘴,注意和小和尚隨時警惕著,不然這鬼嬰到時候跑出來,只怕會讓我們受到傷害。"白小瞳說道,白浩疼的呲牙咧嘴,但就是不敢反駁,反而小雞吃米似得點頭。

    他看向小和尚,卻發現他還是閉著眼楮在念經,對外界似乎一點都不關心。

    只是白浩感覺隱隱有些不對勁,卻又不知哪里不對勁,只好摸摸腦袋,聳聳肩然後緊緊盯住我。

    而這時候我的身體周圍,一絲絲的火氣溢出,仿佛要將車廂都烤化。

    "鬼嬰,你跑不了的!"沖擊進了我體內一股股怨氣將鬼嬰包裹住,抵消著我噴出來的火焰,而鬼嬰仿佛一顆炮彈似得橫沖直撞,但是我的陰陽法袍卻像是繩子似得將它五花大綁。

    任憑它掙脫,都無法將我的陰陽法袍掙開,而其上的法印嗡嗡震動,鎮壓著它的身軀。

    鬼嬰哇哇大叫,就是無法掙脫。

    我這法印可是張道陵親自冊封的,對于鬼怪有著極強烈的震懾力。甚至我還在這法袍之中用出了十殿閻羅祭的地獄之力,若不是怕過多的力量會讓昊天察覺,這鬼嬰定是不能擋住的。

    "哇啊,死!"忽然間,鬼嬰猛然一收縮一漲。

    整個身體膨脹十倍,隨即它的嘴里吐出凶悍的言辭,那個死字似乎沖破了天空。隨即在鬼嬰的體內,火焰燃燒起來,直接將它的身體撐爆。我的元嬰便從中走了出來,就好像是從地獄之中走出的聖人,火中聖,火金蓮便是直接飛舞過來落在我的腳下。

    爆炸開的鬼嬰身軀竟然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死字,朝我狠狠砸來。

    怨靈翻涌,它已經是沒有辦法,發出了最後一擊,這一擊就是要將全部的力量直接用來攻擊。

    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卻是微微笑了。劈手將法袍一抖,化為一道通天巨牆,陰陽魚轉動之間,頓時將這個死字擋住,但那強烈的威力竟然使我險些暈過去。

    不過怨氣之中慘叫連連,紛紛破碎,那死字竟然在顫抖著。

    砰!

    死字被法袍給震的崩潰,隨即便見著一絲氣息竟然以極快的速度溜出去,鬼嬰盡然逃了。

    "哪里逃!"此時我哪里會放過它,便披著陰陽法袍直接追過去。

    然而。莊有場亡。

    就在此時。

    嗖!

    一道好似流星的光芒在我的感知之中閃亮起來,隨即直直朝著我的元嬰,我的靈魂,甚至要直接碾壓我的意志,將我直接碾成碎片。

    這力量不知道何處來,不知道何處去,一出現就要將我置于死地。

    我冷笑一聲,無形殺手,終于等到你了!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