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二十七章種子字

第二十七章種子字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錚!

    一直在我意識之中的血刃憑空出現,陰陽球高速運轉,墮海夜叉化身的水晶頭骨一化為三丈,隨即又化為十丈,朝著那一點光芒吞噬過去。論起吞噬之力量來。水晶頭骨並不比鬼嬰差,因為在這後面還跟著一道拘魂鏈。

    嘩啦。拘魂鏈頓時通天徹地的卷向那光點,而此時的我,更是毫不遲疑,渾身爆發出強大的火焰。宛如一道巨龍朝著那光點撕咬而去。

    而我元嬰的眉心上那條痕跡,也散發這金燦燦的光芒。隨時都要爆發出一道強橫攻擊。

    這般忽然爆發,就是為了等到這光點,就算是九寸元嬰也會在這種攻擊下吃個不小的虧。

    但很詭異的,這道光點穿過血刃,咻的一聲消失不見,就好像從來都沒出現過。我所有聚集起來的力量撲了個空,頓時有種用盡力氣卻打到了棉花上似得感覺。

    "噗!"逆轉的能量直沖我的元嬰,頓時使得我元嬰中力量不暢,噴出一絲散逸的能量來。

    我看著虛空之中。那種被鎖定和注意的感覺完全消失,就好像一切都是我的錯覺。不管我怎麼感知,都已經感覺不到那所謂的無形殺手。

    "可惜,這次沒有逮到它,下一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抓住它的尾巴了。"我咬牙切齒的說道。但隨即面色一變。

    不對!剛才就在這能量出現的時候,鬼嬰也正好逃出去。

    我睜開眼楮,頓時看見手上有著半個鬼嬰的腦袋正在燃燒,但是我能感覺得到,大半鬼嬰都逃了出去。而在地下的大袋子,內中殘肢竟然也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個爛帆布袋。

    我揮手將東北大漢的尸體與帆布袋燒掉,隨即便看見小和尚正在念經。

    然而白小瞳與白浩互相扶持著,眼皮似張似合。看他們的樣子就好像很多天沒合眼似得,眼中布滿血絲,眼袋竟然呈現出烏黑的顏色,仿佛下一刻就會睡著。

    在他們渾濁的眼神之中,我看到了掙扎兩個字。

    是了,剛才他們叫我不要睡覺,只要一睡著就要遭殃。從而推斷出那所謂無形殺手一定有能將人拖入睡夢之中的能力,看他們的樣子,必定是被無形殺手纏住了。

    無形殺手,目標竟然不是我,而是他們。

    "給我,醒來!"頓時,我口含雷音,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破邪之血,四字如同雷霆似得在這狹小空間之中響起。

    白小瞳與白浩渾身一震,立刻睜開了眼楮,隨即便是咚的一聲坐到下鋪床上。他們背後的汗水仿似不要命的流淌,甚至嘴皮都干裂了,出現一層鹽殼。

    兩人眼中還露著恐懼,驚魂未定的。

    小和尚還在念咒,一道道咒語在他口中念出,我贊賞的朝他點點頭,隨即看著白浩兩人。

    "你們看到了什麼?"我念了一個清心咒,但對這兩人卻並不起作用,他們喘息了很久,白小瞳才搖了搖頭。莊有布血。

    "只看到一道白光,其他的什麼都看不到。"

    白小瞳想了想,又補充道︰"就在剛才鬼嬰逃跑的時候要吞噬白浩的身體,不過小和尚的咒言將鬼嬰擋住。鬼嬰便朝著窗外溜出去了。而我的眼前出現一道白光,這道光將我的視線都遮擋住,整個眼楮的視線都只有白色。然後我的眼神就開始暈眩,煩悶,想要睡覺。"

    我點點頭,剛才那道光點似乎有異,若我任由它蔓延,一定也會將我籠罩住。

    在一個空無一物的世界中,人的精神是很容易疲倦的,無形殺手就是利用這一點來讓人入睡。若不是這兩人下意識的就開始反抗,只怕定是會被無形殺手乘虛而入。

    "金禪哥,你有感覺到什麼嗎?"我問道。

    如果說這股力量是無差別的攻擊,那麼高冷哥也會受到攻擊。不過其實我更擔心的是雙魚玉佩中的安子魚,如果安子魚出了問題,那麼只怕高冷哥會暴走。

    不過在高冷哥的要求下,小幽以鬼璽的力量將安子魚的靈魂與高冷哥練成一體,只要高冷哥的靈魂不死,就能與安子魚共享生命力。

    "我也看到一點白光,這白光能迷惑神魂。不過我有修習佛法,這白光還奈何不了我。王盼你要小心,這東西恐怕並不是簡單的鬼怪,我也建議千萬不能陷入睡眠之中。大風大浪都走過來了,不要在陰溝里翻船。"高冷哥說道。

    我點了點頭,精神之中清神咒念動,不斷保持著腦袋清醒。

    "對不起,讓那鬼嬰逃走了,本來我們戒備著的,沒想到還是讓它逃了。"白小瞳說道。剛才她感覺到鬼嬰力量減弱,便一直在戒備鬼嬰,但沒想到還是讓它逃了。

    "無妨。雖然它逃跑掉,但是我的力量在它體內形成巨大傷害。現在它的鬼嬰之體足足有九成九都被我炸碎,沒有七七四十九日的修養,必然是沒辦法復原的。而兩天之後,就能到達西藏,到時候有佛國的力量鎮壓,它便無所遁形!"我搖搖頭道。

    我的法袍上有一道印,視為鬼璽法印,有法印在,衣袍便是法旨。

    鬼嬰被我用十殿閻羅的力量催動鬼璽法印,震散了它的靈魂,而同時它的肉體在我陰陽令下崩潰一半,這都會給它造成永恆的傷害,使得它不得不逃跑。

    如果要恢復,它便要先將我的法印和陰陽令給洗刷掉,不然便是隨意一名五氣的高手,都能將它制伏。

    不過我看了看小和尚,沒想到他的咒言之力也能抵擋鬼嬰。

    咦?不對!

    我推了推小和尚,但是小和尚卻是紋絲不動,依舊在嘴里念著咒語,一道道梵文從他嘴里念出來。

    然而奇怪的是,我們這麼大的聲音他都沒有听見,甚至依舊在念經。

    但此時我就看到,小和尚的面色已經蒼白如紙,每當一個金色梵文從小和尚口中誦出的時候,他的面色就好似被抽離了一分。這些梵文就好像是諸佛菩薩,轉動著形成一篇篇文章保護住眾人。

    那咒文一共有十一個,但各自排列著卻好似一篇篇聖者經文。

    "這是,種子字!竟然是三世尊八菩薩種子字,這個小和尚的身份不簡單。你將他叫醒,不然的話遲早會被抽離掉生命。"高冷哥看著那十一個梵文,頓時叫道。

    種子字?似乎在哪里听到過這個名字。

    "哇啊!小和尚要死了,我看到小和尚要死了!"就在我準備動手的時候,白浩忽然哀聲哭道,精神險些失常。

    我頓時一點他的額心,眼中紅芒一閃,便看見在他的記憶之中,茫茫白光里,小和尚背著趙歡,嘴里誦讀著十一種子字。但是在他們身上,竟然有著無數的傷口,也不知是什麼武器造成的。那小和尚的咒文力量不斷散發,已經將自己透支了似得。

    我睜開眼楮,卻發現小和尚旁邊的趙歡依舊被壓在底下。她現在呼吸平緩,竟像是在睡覺似得,趙歡額頭上也有個種子字。忽然她身體一震,原本由泛著金色血液書寫出的種子字,此時卻是猛烈的顫抖起來。

    "糟糕,這個字是大日如來種子字,有威懾邪魔,鎮壓邪晦的力量。它在燃燒,說明那無形殺手已經出手了,快叫醒他們!"

    我連放了兩個清神咒,那小和尚都沒有清醒,而是反復的念咒。

    很快趙歡額頭上的種子字就只剩下一個小點,隨即趙歡和小和尚胸腹一鼓,嘴角溢出了鮮血。漫天經文也是紛紛破碎,光芒全無。

    經文碎,性命無!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