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章魔鬼蟲

第三十章魔鬼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仔細打量起小和尚來,小和尚周圍的梵文已經消失,而他身上的傷口也慢慢愈合。緊接著跟隨著他的呼吸,他將魔鬼蟲一絲絲的吐出去,使得身體中保持著干淨。魔鬼蟲對精神力也有著克制的力量。而我發現,只要精神力不要過于微小,就不會被魔鬼蟲吞吃。

    這些魔鬼蟲,簡直就是欺善怕惡的典範。

    我身上的魔鬼蟲最少,吞吃飽了的魔鬼蟲隨著我的呼吸落出來到地上。然後被排出我的靈氣風暴之外,此時已經只剩下很少才魔鬼蟲了。

    在小和尚身上。則有著更多的魔鬼蟲。但在他的種子字里,散發著一股股奇異的能量,竟然排斥著魔鬼蟲。這才使得他並沒有像是趙歡那般受到傷害,而是能站立著。在他身上的傷口,也都慢慢的愈合。

    在趙歡身上,百分之七十的地方都充滿了魔鬼蟲,就算大腦之中的血液也被啃食著。

    大腦掌管著靈魂的存在,此地被魔鬼蟲侵蝕,趙歡自然會昏迷。隨著魔鬼蟲不斷吃飽了靈氣和血液。紛紛落在地上,趙歡的情況便開始好轉,但依舊昏迷不醒。小和尚沒有被入侵大腦,所以還能保持清醒。

    不過我發現一個有趣的事情,魔鬼蟲可以吞噬人身體中的靈氣。影響人的靈魂,但卻無法進入身體中的靈魂世界,還有丹田世界。莊住布號。

    人的靈魂之海,在大腦之中,魔鬼蟲的侵蝕會對靈魂之海產生震蕩,使人昏迷。但是它卻無法突破靈魂之海去侵蝕靈魂。而丹田空間也是一個奇異的空間,處在另外一個維度之中。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丹田和腦海之中,都可以存在事物。

    當修煉到達金丹之上,丹田和靈魂之海開闢,一些存在著靈性的寶物就可以收進去。譬如血刃,譬如神農鼎,譬如鬼璽,等等。

    如此也證明了這些魔鬼蟲,只對這個空間存在之力產生影響。

    "還好情況不是很糟糕,不過,無形殺手始終都沒有出現,它到底是怎麼殺人的!"在我心中始終有著一股陰雲,無形殺手用這種天然的地利,就能將我們玩弄于鼓掌。

    不過按照魔鬼蟲的入侵程度來看,這趙歡便是夢境的主人。

    想要離開這里,便先要將她喚醒。

    我試了三次清神咒,但清神咒的力量一進入她的身體,就被那些魔鬼蟲給瓜分,簡直連她的大腦都無法接觸。不接觸到精神,清神咒根本就無法喚醒人。

    "小和尚,若要找到出口,就要將她叫醒然後找到兩個世界的通道,你有沒有辦法快些把她弄醒。"如果不將她弄醒的話,第一是無法找出外界的位置,第二是她身體的魔鬼蟲無法加快驅除。

    小和尚聞言,搖了搖頭。

    "我師傅教我的,只有這十一個梵文,以及怎麼讀。其他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摸索出來的,甚至連修煉法門,我都是在睡夢中受到菩薩點化東拼西湊而起的。自從師傅半年前離開之後,我就進入了所謂斬惡念的層次,但是我是在迷糊中斬的惡念。這次去西藏,就是要找到師傅,請他解惑。"

    小和尚說道。

    迷糊中斬惡念?我對這小和尚的身份倒有些好奇了,我確信他的師傅一定是個很厲害的人物。

    佛門與道門之間的界限,其實並不明顯。只不過到斬惡念之後,會有細微的差別。佛門講求的是拋卻肉身臭皮囊,靈魂超脫,甚至將肉身都修煉成為道果,完全跳出三界外。但在超脫之前他們會修煉金身,到最後金身都能永恆不朽。

    而玄門之中的修煉,也是差不多,但是他們更加講求靈魂的崇高,靈魂追尋天道,使得壽與天齊,成為大羅金仙。

    一個是跳出三界,一個是身化天道。就如同一個將死富豪的兩個兒子,一個是從富豪那里得到了知識然後跳出了去開創另外一番天地,一個是繼承了富豪的遺產,成為新的富豪。

    這就是佛門玄門的區別了,所以在天機老人的玄門之上,沒有佛門修士的名字。

    小和尚一不小心就斬了惡念,那恐怕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斬惡念。

    不過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一德的名字,似乎卻銘刻在玄門上!

    怎麼回事?

    "小和尚,你叫什麼名字。"我將一道靈氣震入趙歡體內,使她體內不少魔鬼蟲直接被震蕩出來,但這依舊很慢。

    小和尚此時已經回過氣來,見到我這般做法,便也是走上前來,口中誦讀著十一個梵文。他出口成經,十一個梵文不斷組成一篇又一篇經文,然後涌入了趙歡的身體中。

    繼而魔鬼蟲被一片片驅逐出來,趙歡的呼吸也慢慢變暖。

    "我叫做羅寺。"小和尚听到我問他,也有些奇怪,但還是回答道。

    我想了想,在玄門上果然是沒有他的名字。

    經過一個時辰的努力,趙歡身上的魔鬼蟲已經被我清除了七七八八,但還是有不少魔鬼蟲在她腦海中吸附著,似乎並不願意離去。那是腦部經脈的節點,不能強行震蕩,我和羅寺都試過,但卻沒有一點辦法。

    羅寺以大日如來種子字,引天地昊光入體,都無法驅散她腦袋上的光芒。

    "沒辦法了,只有用最笨的法子,讓她自己來沖破這最後的滯礙了。"我說道,然後手指抵住了趙歡的尾椎骨,隨即便要運行靈氣。

    但此時,羅寺一把將我的手臂抓住,滿臉漲的通紅。

    "你干嘛!"那羅寺還以為我在危難之中要非禮趙歡,怒目朝我看來。

    我看著他愣住了,指著他哈哈大笑起來。

    "原來,你喜歡這個小妞啊,你們佛門不是講求六根清淨,段情忘愛嗎?我不過是用靈氣來刺激她的骨髓造血,然後自然的把這些蟲子給沖出來。"回想起這小和尚的舉動,我忽然道。但沒想到羅寺面色更紅,恨不得有個地方鑽進去,燦燦的放手。

    不過十五六歲正是情竇初開的年齡,這趙歡也是個清秀美女,小和尚把持不住很正常。

    "要是鬼嬰進來這個地方,就麻煩了。"小和尚羅寺岔開話題,低聲道。

    "烏鴉嘴!"我翻了個白眼,經過這麼一段小插曲之後,我不再遲疑,雙指點在趙歡的尾椎骨,隨即靈氣不斷涌入其中。

    嘩啦。

    我的耳朵里頓時傳來骨髓躁動的聲音,那趙歡的脊椎骨嘩啦嘩啦的律動起來,內中骨髓如同沸騰了似得散發出一股股生之力量。

    我眼神一轉,體內元嬰震動,頓時從天問三策中領悟出的生之劍意涌入其中。

    便听體內嗡嗡一聲,骨髓涌入全身骨骼,骨骼開始造血,隨即從毛細血管中涌入了心髒,心髒再運轉到全身。

    嘩!嘩!嘩!

    渾身精血生成如奔騰大海,沖擊著沙灘,然後那些附著在血管壁上,附著在經脈節點的魔鬼蟲,頓時大口大口的吞吃這些精血。但是精血的力量很大,直接就把它們給沖擊的松動,然後隨著血液浪潮離開。

    羅寺抓緊時間,種子字頓時印在趙歡身體中,然後將那些松動的魔鬼蟲給驅逐出體。

    "噗!"趙歡胸口一漲,隨即終于是忍不住噴出了一大口漆黑粘稠的鮮血。那其中有著身體各個部位的淤血,也有著魔鬼蟲。

    "很好,繼續,只要她醒了就好了!"我點點頭,靈氣不斷刺激著她的身體,但我感覺到有著許多十分頑固的魔鬼蟲,死活沒有出去的意思。

    時間慢慢逼近,我心中更急了。

    ps:

    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