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六十九章死亡威脅

第六十九章死亡威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呱,呱......"

    麥其族的東北部,開始出現一種奇怪的聲音,有點類似人類腸鳴蠕動的聲音,但是這個聲音卻十分巨大。當听到的時候。便是已經震耳欲聾,仿佛悶雷。整個地面都在顫抖,就好像有著一種什麼巨大的物體在靠近。

    達布土司帶著達娃,拉姆三人,來到東北邊的城頭,往東北遠方的天空上看過去。

    遠處的天空中好像是有著一片金色的雲霞,金色的雲霞之中有著一片片黑色的雷雲。就好像馬上將要下爆雨的樣子,使得整個大地上都回響起聲音。而在下面,現在看不清任何東西,只不過空氣都好像因為遠處那個東西給震碎了。

    "風......"此時一股冷冽的東風吹來,達娃的頭巾在風中飛舞,就像是一個在風中的天使。

    達娃閉起眼楮,頭部微微仰起。陽光撒在她的身上顯得十分溫暖,她不像是藏族人那般皮膚粗糙,反而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越發細膩。拉姆看的痴了,在她的眼中達娃就是最美麗的仙女。她就是想要去保護達娃。

    在拉姆眼中,根本沒有性別之分,她渴望的是美好干淨的事物,對于達娃,她發自內心愛。若有人要玷污這份美麗。拉姆就會毫不猶豫的去捍衛。

    這無關乎男女之情,只有心意永遠流傳。

    達娃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閉起的眼楮緩緩顫抖著,空氣中充滿了潮濕的味道,不是那種海水的咸濕味,而是喝水的腥潮。

    "真的來了,父親,您趕快讓族人躲避吧。那東西,太可怕了。"達娃忽然顫抖著,陽光下的肩膀緊緊的抱住。

    達布沉默起來,手掌在顫抖著。

    "留給我的,還有多少時間。"達布說道。達娃估算了一下時間,然後估算了一下時間,最後沮喪的面對著達布。眼楮里的淚水都掉了下來,眼眶通紅通紅的。

    "還有五十多分鐘,或者最多一個小時。"達娃說道。

    達布便是一震。隨即將手被在背後,點了點頭。

    "父親,快安排族人走啊,不然的話這個地方就保不住了啊,我們都要死。"達娃急切的說道。

    但是達布還是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緩緩搖了搖頭。

    "達娃,這個地方是父親的根,父親在這里呆了一輩子,怎麼走啊?"達布笑道。

    達娃頓時一愣。

    是啊,祖祖輩輩都在這個地方扎根,這里有著漢人和藏族人的祖先,也是他們共同的祖先。或許這其中還有別的因素,但是這里永遠都是兩族人共同的家。

    這里不但有著傳承的記憶,還有著一個共同的夢想。

    藏漢一家。

    "父親,達娃也舍不得這里。但若是不走的話,就沒命了呀!難道我們就要這樣坐以待斃嗎,等著那東西來殺我們嗎。"達娃帶著哭腔,情緒十分激動。

    "哈哈哈!"

    達布忽然放聲大笑,聲音傳遍了半個城,他的聲音猶如一道雷霆。

    "誰說我要坐以待斃,達娃,你可知道,當年我那麥其之虎的稱號是怎麼得來的。"達布的脊柱沖天而起,好像是將天空都要戳破。他的身軀變得十分偉岸,他手中的拐杖猛然在地上一頓,插進了城牆之中。

    然後他深吸一口氣,將面前的空氣都吸收到胸腔之中,身上的衣服都被蹦起。

    "哈!"

    達娃眼中還充滿了淚珠,她不知道父親要說什麼,然後就疑惑的看過去。隨即達布忽然一震,頓時整個身上的衣衫都直接碎裂開來,空氣都震動了一下。

    "啊!"

    拉姆和達娃同時尖叫一聲,捂住了眼楮。

    只見在達布的身上,一塊塊肌肉好像石頭般壘砌而成,在肌肉上一根根仿佛蟲子般的肉筋仿佛絞成鋼絲,而皮膚上出現了紅色,騰騰的冒著熱氣。他的拳頭仿佛一把錘子,要將天空都給砸穿。

    但是在他身上,有著無數道傷疤,橫七豎八遍布他的全身,就好像是通紅的蜈蚣。

    最這些有刀傷劍傷,但更多的是野獸撕咬的傷痕,最為恐怖的就是左胸骨處一道巨大的撕咬傷痕,簡直就要將心髒都給咬穿。

    "當年我達布十八歲成人之禮,與三十族人同進高山尋找珍惜草藥和礦藏。但是途中遇到數十頭野狼襲擊,當時的頭狼極為強壯,我們三十人足足死亡二十多人,才將那頭狼給殺掉。使得其余野狼逃跑,而且還損失了十幾個兄弟的尸體。"達布說著說著流出了淚水。

    原來,也就是在這場戰爭中達布被牙齒貫穿胸骨,險些刺到了心髒而喪命。他們帶著狼逃回來,便昏迷不醒。

    這時候,達布成了當年的麥其第一勇士。

    然而達布卻沒有開心起來,在家臥床了兩年,甚至在大家都以為他已經廢了的時候,獨自一人走出了族門,帶著一柄藏刀。

    就這樣過去十年,達布回來了。

    他不但回來了,還帶了十張巨大的狼皮,每一張都是頭狼的狼皮。草原狼可比叢林狼強大太多,就算是中原的元嬰修士都不願意在法力全無的情況下,在藏地面對草原狼。

    但是達布卻將周圍的頭狼都清掃一空,使得周圍的狼群都變得更加分散。

    甚至是以後幾十年之間,這些狼的蹤跡都不敢在麥其族出現,甚至是達布走到哪里,狼群都會退避三舍,就好像是萬獸之王老虎。來叉尤號。

    這才是麥其之虎的由來。

    "我麥其族,豈有貪生怕死之輩。"達布說道。

    "可是......"達娃說道,但是剛剛開口就被達布給斬在肩膀上,暈倒下去。

    他知道自己要是不離開,達娃也就不會離開這里的。達布看著自己懷中的女兒,那凶悍的氣勢便是一收,變得極為溫暖。

    "達娃,你是天神賜給我最美麗的禮物,父親將要離開這個世界,希望你能活著度過這個災難重重的世界。下一世,我還要跟你見面。祝福你,我的女兒。"達布在達娃額頭上一吻,然後將達娃交給了拉姆。

    拉姆皺眉接過了達娃,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如果說離開,她也是不願意離開的。

    "拉姆。帶我女兒走,將麥其這個族的使命丟棄,重新開始吧生活吧,這個族群的使命已經徹底完結。最終是要走向滅亡的,帶著她,保護她。我的女兒就交給你了,拉姆!"達布說道。

    拉姆沉默下來,然後點點頭,然後抱著拉姆跳躍到西方,緊接著很快消失在這個世界中。她怕自己多停留一秒鐘就會後悔,最終會留下來,她現在想保護達娃。

    拉姆的眼中充滿了淚水,但是她的性格不允許他掉哪怕一滴眼淚。

    城頭的達布見著遠方的雲霞越來越近,再次深吸一口氣。

    "族人們,听我說!"達布說著,在他方圓數里之內的族人都停了下來,然後看著達布。達布赤裸這上身,身上騰騰蒸汽冒著,仿佛一尊戰神。

    "我們的敵人來了,它很強大,很可能摧毀我們的城池。你們誰要走,就走吧,剩下的兄弟們跟我一起面對這災難!"達布說道。

    消息很快就傳遍整個城市,很快人們就聚集到了東城,無論男女老幼,在他們臉上,都充滿著一個意念,

    "誰要走啊,干他狗日的。"

    "這是我們的家,誰要侵犯,就弄死他!"

    "保衛家園。"

    全部都是這樣的聲音,對族人死亡的憤怒,完全轉化到了對外敵的仇恨。達布內心的血液也完全燃燒起來,心潮澎湃。

    "好,干他!"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