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七章夢中斬龍

第七章夢中斬龍

    高冷哥的話音剛落,不知道為什麼,我這心里安全感暴增,連我自己都沒有發現,高冷哥給我的安全感就好像是一種無法抗拒的魔力一般,我深吸了一口氣。

    我不清楚高冷哥是在哪里知道我來雲南的,也不清楚他是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這時候我的腦海里面就只有一個念頭。

    高冷哥要來?

    我忽然想起來上次他提著一個血淋淋的腦袋對著那漫山遍野的紙人大吼的場景。

    如果這次他來的話,那事情就簡單太多了。

    大洋顯然也注意到了我的表情變化,開口說道,"這誰的電話啊。"

    我就說上次幫我的那個高人說他要來,大洋一听就樂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到時候不清楚是你的那位高人道行深,還是我大師兄道行深。"

    "對了,我之前一直忘記問了,你這兩年到底混哪去了,怎麼看樣子似乎懂了不少東西啊。"我開口疑惑道。

    大洋嘿嘿一笑,開口說道,"前些年我不是從武當山上跑下來,出家當和尚了嗎?"

    我點了點,問他這有啥聯系的地方。

    大洋當時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本來以為在武當山上每天爬金頂已經夠累了,結果這當和尚更累,得混出資格來才可以拿著香火錢出去瀟灑,這不,我一氣之下也不當和尚了,又打算去當道士了,武當山肯定是不要他了,一般小門小戶的道士他又瞧不上眼,當時也不知道咋想的,就去龍虎山旁邊轉,結果還真被一個老頭看中了,那老頭就是我師父。"

    說完大洋有些神神叨叨的看著我,開口說道,"我那師父可以說是陸地神仙級別的高人了,你知道夢中斬龍嗎?"

    我點了點頭,"魏征嘛,看過西游記的人都知道。"

    "我那師父就可以夢中斬龍。"大洋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都不一樣了,就和那種很虔誠的信徒似得。

    "別逗,人和你吹吹牛逼你就信了啊。"我沒好氣的開口說道。

    大洋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不是和你開玩笑,如果不是真的看到,你以為我會死心塌地的跟著我師父吃苦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壓根不是個能吃苦的人。"

    我一想也對,就有些好奇這夢中斬龍到底是怎麼一個事情。

    大洋想了想,就開口說起了他上次看到過的事情。

    那事情是在大洋拜入那位老先生後的第二個月,當時長沙那邊有個村子弄泥石流了,結果泥石流沖下來後,竟然從山里沖出來一尊大佛。

    大佛是從泥里面被沖出來的,結果結果當地人還以為這里面是古墓呢,就有人起了倒斗發財的心思,一天晚上,一個村里的小混混帶著幾個人,弄了點黑驢蹄子和洛陽鏟就進去了。

    結果進去後人就沒出現。

    過了幾天,那幾個人的婆娘也忍不住了,就找村長說了他們去倒斗的事情。

    村長一听,氣的直跳腳,直說這是毀陰德的事情。

    不過好歹那幾個人也是村子里的人,再感覺他們做的不對,畢竟也是一個村子,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就組織了一群人,進去看看他們死沒死,能不能救回來。

    結果剛進去,就看到一條比人都要粗壯的蛇,那蛇渾身雪白,頭上都長了兩個肉瘤,後來听大洋他師父說,那蛇都已經化蛟了,就差一步便能躍龍門了。

    但那幾個人的出現讓那蛇動了血氣,修行千年的道行毀于一旦,能不生氣嗎?

    反正已經動了血氣,那干脆就多殺幾個人得了,當時進去的十幾個村民直接被那大蛇給吃了一多半,跑回來的就只有三個人。

    那老村長也是個見過世面的人,听別人介紹,龍虎山這邊的道士挺厲害的,就找上門來了。

    大洋的師父平時就是那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人,听完村民說的,當時就帶上大洋和村長一塊兒去了那個村子。

    到了那被泥石流沖出來的大洞前,大洋的師父圍著那座山轉了兩圈,最後說不行了,這蛟已經染了血氣,此生沒有化龍的機緣了,怕是有很深的怨氣,說不定已經化作鬼蛟了。

    如果真是那樣,那首先遭殃的肯定就是離得最近的這個村子。

    當時說這話的時候就把那老村長給嚇得不行,連忙問大洋的師父有什麼能夠化解的辦法。

    大洋的師父嘆了口氣,說毀人道行本就是極其損陰德的事情,那大蛇發怒也是應該的,怪不得人家。

    被大洋師父這麼一說,那村子里的村民全都嚇壞了,跪下來一個勁的給大洋的師父磕頭,讓他救大家一命。

    大洋的師父不忍看到這麼多人因為那條大蛇沒了性命,最後還是答應了幫他們。

    他就先準備了很多黃豆,在周圍東一點西一點的撒,然後又找了一些糯米,又亂七八糟的撒了一些。

    最後拿著自己的桃木劍,在上面貼了一張黃紙。

    然後閉上了眼楮。

    說來也奇怪,大洋的師父剛閉上眼楮,山的那邊就傳來了蛇發出來的嘶嘶聲,特別響,隔老遠都可以听得到。

    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把那大怪物給惹到了。

    就這樣差不多過了半個小時,大洋師父的臉色越來越蒼白,而山那邊的蛇聲也開始弱了下來。

    當大洋的師父睜開眼楮的時候,嘆了一口氣,說了一句造孽後,這才和村民們說那大蛇已經被自己給斬了。

    別說村民不信,當時連大洋這個徒弟听著都感覺不信。

    然後一群人就朝著那個洞口走去,剛走到洞口,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猙獰蛇頭正擺放在那,傷口處很是平滑,怎麼看都像是被人有刀子給割出來的。

    聯想起剛才自己師父的樣子,大洋的腦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西游記里面寫的魏征夢中斬龍,自己師父肯定也是用的夢中斬龍的法子給斬的那大蛇。

    听大洋說到這的時候,我也有些迷茫,雖然發生了這麼多,我也已經有些接受這些迷信的東西了,但這夢中斬龍不管怎麼說,都未免有些太夸張了一點吧。

    難道這世界上還真的有那些夢里可以殺人的招數?

    大洋見我有些將信將疑,當時也有些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說回頭肯定讓我知道什麼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雖然大洋說的挺是那麼回事,不過我還是有些不大相信,畢竟這已經都是神話里面的東西了,我就開口說道,"會不會是你師父就做個樣子,另外一邊讓人去把那大蛇給斬了,然後騙人說是夢中斬的啊。"

    我說著說著,看大洋眼楮都快冒火了,也不敢繼續說了,就轉移話題的開口說道,"不說這個了,你和我說說你那大師兄是怎麼回事唄。過兩天就要見面了,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啊。"

    一說到這個大師兄,大洋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

    我不明白大洋為啥會有這種表現,就開口說道,"咋了,看你的樣子好像你大師兄很可怕。"

    "可怕倒是不可怕。"大洋頓了頓,開口說道,"趙日天知道嗎?"

    "嗯,就是那種有點中二,整天感覺我命由我不由天,連天都要日一下的類型。"我開口說道。

    大洋就接了過去,開口說道,"我那師兄就是這種人,可會惹事了,見到個懂道行的人就喜歡和人切磋一下,平時在山里找不到人切磋,就老愛拿我開刀。所以如果到時候你那個高人來了,我估計得有一番龍爭虎斗。"

    不知道為啥,我忽然有些期待。

    高冷哥和大洋的那個大師兄,到底誰更厲害點。

    ps:

    第二更,下一更應該四點半左右會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