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八章被掌控的天意

第三十八章被掌控的天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我的精神之中猛然間出現一本邊長足足九丈九的玉質書冊來,寬足有五丈五。書冊的正面嗖的一聲出現一道陽魚,書的背面出現一道陰魚,陰陽魚轉動,隨即各自印照出四個大字來。我看不懂其中的意思,但知道這就是書的名字。

    隨即內中嘩啦嘩啦閃動起來,足足出現了九張書頁,書頁之中猛然間出現吸力來。

    嘩啦一聲。

    死亡之劍,陰陽磨盤,還有種種力量盡數投射了進去。書頁之中立即出現種種圖案。

    嗡嗡嗡!

    書冊從靈魂之中跳躍出來,被我的元嬰抓在手上,隨即飛出了靈台之外。小小的元嬰抓住巨大的書冊,顯得十分吃力。書冊每一頁都好似巨大的玉板,內中散發著神秘的氣息。就是這股氣息,頓時使得天地之間的力量立即停止住。

    我的元嬰緩緩翻開第一頁,便見著最上方寫著四個大字,雖然不認識,但是我能感覺它的意思。

    正法天罡!

    隨即是一道目錄,當頭一個,便是神這一個字。隨即是火,劍,這兩個字。而翻開背面的書頁,也有著四個字和一道目錄。

    幽冥鬼冊。

    在目錄下,第一個字竟然是鬼字,而接下來這個字,卻讓我十分詫異。

    竟然是魔。

    我的元嬰意念吃力的將魔這一頁打開。便見著這一頁頓時當空一招,將那漂浮著的鱗片直接吸收進去,隨即這一頁玉質的書頁中便是出現一道小小的,只有指甲蓋大小的鱗片。更多的內容似乎是在等待著填充。來廣低號。

    隨即翻回來,便見到第一眼鬼頁上,便刻畫著一道巨大的轉輪,轉輪之外有著十道閻羅虛影。最中間便是鬼帝之主。那原本在陰陽法袍上的法旨,便是被他抓在手中。這轉輪的虛空之中全是黑色鬼氣,涌動著仿佛在其中有著無數地獄生滅。

    我想要再翻看,但是腦海中傳來鼓脹的力量,使得我的無法再次翻看。

    "這就是統一的力量,任何的力量只要載入史冊之後,就能如同薪火般傳承下去,能夠傳承的力量才是最為強大的。這本書,就叫做薪火之冊!"我的腦海中出現一股意念。頓時那書冊的書脊上出現了薪火之冊四字。

    轟隆!

    整個夢境空間終于轟然一震,被我震蕩開來,那通道的點再也擋不住薪火之冊,轟然炸開來。

    我就一個跳躍,直接從中走出去,這個時候夢境空間才嘩啦一聲完全碎裂。就好像一個泡泡般,啵的一聲在空間之中碎裂。

    在離此地數千里外的一處水底,終年漆黑,生長著無數的水草,但這水底卻沒有半條魚存在。偶爾有著一條小魚從遠方游過來,頓時便有一股力量將之震碎,化為一蓬血霧,最終消散在水草之中。

    而在水草的深處,水流變幻之間看得見一道白色的人影,她有著長長的黑發也好似水草般飄動,遮住了臉面。

    在某處空間好似泡泡般破碎的時候,這個人影的頭發被水底力量一震,飄蕩開來,露出了其中的蒼白的臉。那是一張被泡的發白,渾身皮肉否皺起的臉,眼睜睜空洞無神。就好像一具被泡了千百年的尸體,被水草卷住。

    此時,水底忽然震動起來,就好像在水底有著什麼東西在甦醒。

    這個人的眼楮忽然間就亮了,似乎活了過來。她的嘴巴忽然張開,便是咕嚕一聲吐出了一個氣泡,那氣泡飄到了水面,在水面炸開,里面竟然出現了一個音節。

    "呱!"這道音節擴散開去,頓時自此地其,蔓延三十里方圓之中的樹木竟然開始枯萎,那其中的鳥獸蟲魚完全的都衰敗下去。隨著這種力量,一股邪惡的臭氣頓時彌漫起來。

    這,僅僅是一道聲音啊!

    隨即水底的人影開始動作,渾身顫抖。張開的嘴巴之中不斷冒出一股股氣體來,但這些氣體卻被水草給吸收,隨即這人影站立了起來,整個身體都被水草給纏住。

    可是水草地嘩啦一聲震動,然後游動起來,他的整個人就隨著這地面朝水面移動。

    地面越升越高,越升越高,嘩啦一聲從水中跳躍出來。卻見一道白色的龐然大物從寬闊的河面上升起,那白色的人影便是佇立在龐然大物之上。它渾身一抖,頓時身體上的淤泥全部都滑落下去,它的真容顯現出來。

    那龐然大物此時的高足足有百丈,那水草便是它的頭發,頭發之中有著人影。

    龐然大物好似一道巨蛇,但是卻沒有眼楮,滑溜溜的如同一只軟體蝸牛,又如同一條盲蛇。

    "呱,呱,呱......"

    那人影站在怪物頭頂上,怪物四處打量,人影便是它的眼楮。它的聲音傳遞出去,頓時百里方圓都產生了衰敗的跡象,靈氣都變成了臭氣,仿佛一片死亡境地。

    盲蛇怪物似乎在尋找著什麼,但卻是什麼都沒找到。

    而在它額上,有著一片巨大的金色鱗片,似乎在閃閃發光,好似一面盾牌,那人影的額心也有指甲蓋大的光點。

    隨即它便是一言不發,從河中爬出來,徑自朝西方爬行。

    嘩啦,嘩啦。

    它雖然沒有叫喊,但是在它爬行過的地方,出現一道亮晶晶粘液的道路來。隨著這一道亮晶晶的粘液揮發,頓時使得在其上的物體完全開始腐敗。

    一路上,寸草不生。

    然而也是在同時間,虛空中有著一道黑色的大殿,大殿中一盞鬼煙燭火燃燒。

    幽暗的環境下,端坐著一道人影,這人影全身漆黑,戴著黑手套。隨即那某處空間破裂的時候,燭火猛然間一個顫抖,使得人影張開了雙眼。

    錚!

    燭火猛然顫抖了幾下,然後才穩定下來,然後便是看見那雙眼之中的血紅仿佛邪火燃燒。

    正是黑手主人,虛無。

    "是它們,是它們甦醒了。虛無,你快點去將那鱗片收回來,只要有了它昊天便能真正的復原。你快點,不然兩強相斗,又是萬年前的結果,這是昊天賦予你的使命。"這時候,黑手主人的右手忽然一顫,然後張開來,只見他的手心之中有著一道眼楮。

    這眼楮浩淼蒼茫,竟然好似高高在上的天意,眼瞳中有著兩道深刻的傷痕。

    竟然是天罰之眼!

    它竟然選擇了黑手主人作為代言人,但是黑手主人卻是陸地神仙的存在,將它封印在手心之中。

    但是黑手主人卻不管不顧,左手撐著桌面,敲擊額頭,對于天罰之眼的話毫無動靜。

    "王盼乃是我最重要的棋子,當時我答應為你掌管天下龍印,便是因為你的目的與我的目的並不沖突。但要如何做,卻是我的自由。若你再舌燥,我之力量將會成為昊天心中毒瘤,讓你永遠也無法拜托奴隸命運!"黑手主人紅眼看著天眼,天眼頓時一顫,緩緩閉上。

    悔不該,悔不該啊!

    當初要不是被李自在逼的走投無路,怎麼會稀里糊涂的變成讓這家伙來主導局面。

    "王盼啊,這第三局,差的就是你了,快點來吧。"它嘿嘿陰笑,整個大殿都在顫抖。

    然而這顫抖的力量卻越來越大,燭火中的鬼臉好似在顫抖著似得。

    黑手主人站了起來,眼中露出一股無奈和憤怒。

    "秦梟,你夠了。我不想對你出手,不代表著你能為所欲為。"黑手主人怒道。

    那虛空中的顫抖更加劇烈,然而一道聲音卻從空中傳出來。

    "有本事你就出手吧,當年你害死我皇,也不在乎多我一個逆魂了!"秦梟嘿然道。

    黑手主人沉默,揮手一震,顫抖便停了下來。

    "惱羞成怒了嗎,嘿嘿嘿......"

    陰笑中,秦梟終于被壓制下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