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三十九章無力感

第三十九章無力感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的眼前光芒流轉,嘩啦一聲恢復了正常。便覺得列車一抖,仿佛轉了個彎,使得我剛剛回來的身體站立不穩,險些摔出去。不過我立即氣力一沉。便將身體穩穩站住。然後我睜開眼楮,終于回到了車廂之中。

    "主人您醒了,這幾個家伙又要睡著了,不過在陰陽法袍之下還能勉強撐得住。"這時候,漂浮在空中的血刃中,墮海夜叉說道。

    然後我的眼神才轉過去。看著在法袍空間封印之下,白小瞳與白浩肩靠著肩彼此說話,嘴里的話都已經變成無意識的呢喃。而那趙歡此時已經站立起來,靠在羅寺肩上。這四人都死死的撐住,不讓自己陷入睡夢之中。

    這個時候我都感覺到身體里一陣困倦之意。仿佛有人在唱催眠曲。

    怎麼回事,無形殺手不是已經被我殺了嗎,怎麼還會有困意?

    "為什麼會這樣,我已經進入他們的夢境之中,甚至將無形殺手斬殺了,為何還會這樣。"我問墮海夜叉。

    但是墮海夜叉忽然搖搖頭,拘魂鏈嘩啦啦響。

    "不知道,這股氣息我很陌生,但是我卻不受影響。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在我體內隱隱有一股熟悉的感覺。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之前我跟他見過面,但我卻又完全不明白我們之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或者說我們認不認識。"墮海夜叉說道。

    這就奇怪了,墮海夜叉認識的。怎麼會變成這麼強大的存在,又讓它記不起呢。

    我揮手將一股死亡之劍的力量包裹住這四人,使得他們的情況漸漸好轉起來。

    "金禪哥你沒事吧,這對你來說有什麼影響嗎?"我問高冷哥,這無形殺手可以扭曲人的思想,將人的靈魂自靈魂世界中引誘出來,卻無法進入靈魂世界。但是我不知道在我的靈魂進入夢境之後,高冷哥在我的靈魂世界中會不會有問題。

    等了一會兒,竟然沒有反應。

    "金禪哥!"我頓時嚇了一跳,意識沉入元嬰,然後跳躍到靈魂之海中,然後松了口氣。

    只見高冷哥背負雙手,看著高空之中,眼神變幻。我也看過去,那薪火之冊在高空之中嗡嗡震動。而神農鼎,竟然閃爍起一道光芒來,正在與它對抗。

    兩者相持不下,竟然產生了火花。

    "這書,哪里來的,竟然能與神器產生共鳴,還想將神器給收進去。如果不是神器之中有著一道殘缺靈魂存在,在隨眠之中也能產生反應,只怕早就被收進去了,你從什麼地方得到的。"高冷哥說道,看著我的眼神中有一抹驚訝。

    我也是訝異的看著這一幕,那神農鼎我不過是開發出來千分之一的能量,但在多次幫助我的時候殘魂產生傷害,陷入沉睡。這個時候就有些時靈時不靈,又叫我無可奈何。

    但現在我好不容易有了實力,但自己悟到的東西就與它產生抗拒,這簡直是玩我啊!

    "這本書,是我在夢境之中撿的,然後就出來了!"我苦笑著說道,此時我倒寧願自己沒有悟出這薪火之冊了。

    高冷哥嘴角一扯,自然不信我這話,但是臉色逐漸散開的笑容證明著他對我的贊賞。

    他的靈體拍拍我的肩膀,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靈魂之海一震,書冊和神農鼎的爭斗已經到了最為激烈的時候。神農鼎之中散發出巨量的藥氣來,然後神農鼎震動起來,想要將書冊鎮壓下來。

    但是這薪火之冊彷如海納百川,將這力量給吸收進去,就好像一片饑渴的海綿在吸收水分。

    "啊!"此時我驚訝的叫道,然後元嬰一動,直接跳躍到虛空之中。元嬰迎風一漲,化作二十八丈高的巨大形象,豎眼之中仿佛有著一道道深邃的光芒在轉動。

    我握著薪火之冊,嘴巴緩緩開啟。來廣見亡。

    "薪火傳承,海納百川。神農鼎,將你的力量獻祭給未來吧!"我的聲音好像是從虛無之中誕生,仿佛一道最為有力的重錘,直接砸在神農鼎上。

    神農鼎頓時嗡嗡旋轉,那鎮壓之力量緩緩消散,隨即我手中的薪火之冊砰然一收。

    嘩!

    玉冊之上,其中一頁翻開,將神農鼎吸收進去。頓時那一頁上的玉質全部變化,神農鼎的形象出現在上面,蒼茫的天地之間無數山丘溝壑,一道背影盤坐在神農鼎前,看不真切。

    "那是神農?"我喃喃自語,但沒想到這神農鼎竟然真的被收進去。

    轟隆,轟隆!

    就在此時書冊上忽然震動起來,正法天罡第一頁上有著目錄。原本神是排在第一位,但此時一個鼎字出現在最末位,隨即嘩啦一聲竄到最高位,而神農鼎那一頁也 嚓一聲鑽到了最前方。

    原本除去目錄還有三頁,此時只剩下兩頁空白。

    薪火之冊與我的元嬰緩緩縮小,最終成為十寸的存在,隨即盤坐在火金蓮上。

    "王盼,你已經超越了我,你甚至會超越張道陵,成為更為超脫的存在。"高冷哥再次說道,我看著他在笑。

    但不知為何,我卻感覺他在哭,無聲的哭泣。他欲言又止,我向他點了點頭。

    "我一定會找到恢復紅鯉的辦法。"說完這句話之後,我的元嬰再次一個跳躍,直接落在了丹田空間之中,神農鼎現在已經被我再次掌握一絲。

    此時體外的四人還在掙扎,我便將薪火之冊一翻,頓時劍之篇章便打開來。

    卻見劍之篇章中,印刻著無數的劍芒,有五道劍氣在其中穿梭。我知道那是天問三策的三劍,還有我孕育出來的生死二劍,但此時卻是在到處亂飛,毫無章法。

    "來!"我揮手一招,頓時血刃刺入我的丹田空間,直接沒入這劍之篇章中。

    頓時百川歸海,萬龍歸一,仿佛有了主心骨,萬劍劍芒直接擁簇著血刃,就好像將血刃捧成了劍之皇帝。血刃高興的鳴叫起來,鐵鏈都在嘩啦啦震動。

    血刃的威力不但沒有減弱,反而更強,隨時都能調用劍之篇章中的力量。

    我元嬰再次一震,那陰陽法袍落入身軀之中,一分為二,一部分涌入鬼之篇章,一部分再次化為完整的法袍。隨即整個車廂中死亡之劍的劍氣縱橫,陰陽法袍之中十殿閻羅之力籠罩出來,頓時好似給熊熊火焰之中澆上了一瓢涼水。

    嗤啦一聲,四人同時一個機靈,便是睜開眼楮來。

    在四人的眼中都有著血絲,他們互相對望一眼,均是感覺到疲憊。

    "前輩多謝你,這次要不是你的話,我恐怕就真的死在夢境中了。"羅寺對我行了個禮,這個時候他才驚魂未定的回轉過來,不過他口念佛語,很快讓自己平靜下來。

    趙歡看著我,眼中閃爍出異彩,沒有想到我竟然是這麼厲害的人物。雖然她在夢中昏迷的時候居多,但卻是能感覺得到我所做的一切。

    無形殺手出世這麼久,還是第一次有人能逃脫,誰都沒有想到。

    "多謝!"她想起最開始對我的不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然後躲在小和尚後面不說的。

    我眼神一挑,似笑非笑。

    白浩那趙日天的性格,也不由得對我產生了敬意,拱手道謝。唯獨白小瞳,此時卻是皺起眉頭,看著我,我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質疑。

    "叫我王盼就好了。"

    看著白小瞳的眼神,我笑道,"你在懷疑我。"

    白小瞳卻搖搖頭,隨即對我說道︰"你還是先看看這周圍吧,我們都還沒有脫離險境!"

    我皺起眉頭,心中再次涌起一股無力感。

    嗯?

    ps:

    第三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