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四章天災

第四十四章天災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列車出軌了,一炷香之後就會爆炸,難道我們就要死在這里嗎?"趙歡看著窗外的景色,喃喃自語。然後憤怒的一拳打在車窗上,然而車窗上閃爍起火光來。然後將她的手指燒的焦黑。

    "啊!"趙歡慘叫著後退,然後驚恐的看著車窗。

    原本我盯著那鬼嬰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此時卻是被趙歡從思考中拉出來。然後想了想,一只手觸摸到那車窗上。

    嗤嗤嗤。

    車窗與我的手掌心接觸,然後就冒起漆黑的濃煙。我立即將手從上移開,然後看著掌心上被印出來的一個個魔紋字符。旋即嘴角一扯。露出微笑來。

    此時在我身體中的鬼之篇章收斂進去,十殿空間解開,然後焦黑的手掌開始愈合起來。

    羅之血起了作用,竟然抵消掉部分魔氣。

    "完了,這速度太恐怖了吧。難道如此帥氣我的注定就要死在這個地方,一定是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忽略了的。一定是這樣的,小瞳,還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忽略的,快告訴我!"白浩忽然間焦慮起來,他抓著白小瞳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白浩的眼珠子忽然變成一種石質的樣子,就好像突然之間盲了似得。

    白小瞳被他抓住左臂,頓時半個身體都在顫抖。但白小瞳卻死死抵擋住這種顫抖,旋即一道奇異的力量從白浩的體內傳入她的身軀之中,白小瞳整個人的氣息就開始攀登。我感覺她體內的金丹在跳動著,越來越渾圓,如果不是被天地之力壓制著。隨時都可以直接斬善念。

    我眼前一亮!

    不光是小和尚有著神秘的身份,這白小瞳白浩二人也有著奇怪的力量,白小瞳和白浩忽然看向我的眼楮,白浩那石質的眼球里就出現一點豎紋,我背上忽然顯出來一層雞皮疙瘩。

    "劍,你的劍。"白浩忽然說著,然後整個人就軟倒下去。隨即兩者體內的金丹完全被封閉。

    白小瞳微微一晃,接住了暈倒的白浩,不顧右臂的酥麻。

    劍。我當然知道。血刃此時已經成為了劍之皇帝,這列車對我來說破開卻不是輕而易舉嗎,只需要將這劍斬出去,就能離開。

    但是現在我的力量剛剛收回去,暫時還打不開薪火之冊。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要辦。

    "雖然你藏的很隱秘,但是你卻小看了我的力量。"我背負雙手。體內不斷勾動元嬰抵抗天地之間是斥力,隨即身軀上出現自信。

    七殺經已經能長時間保持第六殺,羅之血被我完全給消化。甚至隨著金色的力量入體,那原本由千佳音打入我體內的霸王精血也開始發揮作用,使得我渾身順暢無比,仿佛有著巨大的肉體力量,隨意一拳都好像要將空氣捏爆。

    我的肉身,短短時間之內竟然提升了數倍,這簡直不可思議。

    原始天魔沒有回答,只不過空氣中的波動明顯的出賣了它,它並沒有聊到我會這麼強。

    "你強又怎麼樣,還不是不能抵抗陸地神仙全力一擊。原始魔紋和陸地神仙一擊,就是要將你們炸成飛灰。"虛空中原始天魔頓了一下,才陰惻惻的說道。

    車廂上魔紋之間的距離忽然變得更小,一股仿佛火焰地獄的感覺產生,灼燒的我皮膚都發燙。

    其余數人便更加不堪了,那白小瞳頓時腳底冒煙。

    羅寺修行佛門功法,此時與我肉體力量相差不多,也只是感到熱而已。但觀趙歡,整個人都在跳躍,臉上布滿了淚珠。羅寺看著趙歡的樣子,心中十分焦急,但幫也不是,不幫也不是,一張臉漲得通紅。

    "雖然你隱藏的極好,一開始我也在想,你到底藏在哪里。"

    我仿若苦思冥想,隨即一拍雙手道︰"最後終于給我想到了,就你這藏頭露尾的樣子,藏匿地點就是在人的體內。那麼問題來了,最終只剩下幾個人而已,根本無處可逃。"

    說完這句話,白小瞳驚訝的看著我,沒想到這個時候我還能大膽的假設。現在還存在的只有五個人,趙歡,羅寺,白小瞳,白浩,我。

    "所以我才假設,你可以不用靠活人而存在。但是我做了重重推斷,但發現這個假設竟然無法成立。"

    我搖搖頭,笑道︰"原始天魔,入侵的是人心,本身極為脆弱,但幻術卻十分強大,不是麼!"

    我望著的虛空中沒有語言,但此時大家都停了下來。

    隨即我轉過頭來,一把抓想前方的空氣。隨即便見到一道身影停下來,在我的眼前,被抓住了手腕,卻不是趙歡又是誰。羅寺看著身前趙歡的身軀緩緩消失,隨即便是面色一變,目露絕望。來東名弟。

    怎麼會是趙歡,這個女孩從頭到尾就沒說過幾句話,甚至還被牽入夢境之中。

    此時被我點破身份,便惱羞成怒,終于出手。

    "我已經隱藏的很好了,你是怎麼看穿我的。"趙歡沙啞的笑著,問道。

    "小和尚已經修成了諸佛菩薩種子字,而這對于你來說卻是收效甚微。而就在我離開夢境空間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你的不一樣,在體內有著無形殺手的氣息。而後來更是發現你的魔氣很重,然後一直在引導你出現。可惜啊。"火車很快就要撞到山峰上,我手中劍的篇章一番。

    嘩啦。

    血刃一個切割,便將列車切出一個口子來,巨大的空氣壓力之下,我拉著他們所有人跳出去。然後不斷朝北方逃跑,短短瞬間就跑了接近千米,在身後巨大的力量已經產生踫撞。

    "轟隆隆!"

    巨大的力量形成一道沖擊波,將我們掀翻在地下,隨即我用背部擋住他們,身軀上就被石塊鐵塊砸中。我疼的悶哼,但是我始終沒有放過原始天魔。

    哇啊!趙歡身上一片片皮膚被灼燒,皮膚產生巨大傷痕。

    "王盼,你要死,我要你死。"原始天魔忽然一震,頓時那列車廢墟之中飛出無數的魔紋,然後補充到原始天魔的身上,轉瞬之間就布滿了整個皮膚。頓時它的力量暴漲,瞬間就擺脫了我的束縛。

    隨即它雙手一招,廢墟中就飛出鬼嬰來,它竟然還沒死,而列車爆炸的能量竟然暫停下來。

    "王盼,這一次是我失手了,但是下一次就沒那麼幸運了,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嘎嘎嘎嘎!"趙歡嘎嘎大笑,一把抓著那鬼嬰,隨即在空間中一踏,就奔向遠方而去。

    隨即暫停的力量消除,頓時天地之間仿佛響起永恆的巨響

    轟!

    我只來得及將他們三個人撲到在地,整個十幾節列車便是轟然炸響,然後將半片山壁都炸碎。隨即更強悍的力量從山體中轟然波動起來,一道仿佛怒號的山體滑坡便是直接朝我們砸過來。

    那力量仿佛天神震怒,唐古拉山上的終年積雪,也直接傾倒下來。

    嘩啦啦!

    這力量將我鎖定,仿佛我觸怒了天神,得到了天神的憤怒。

    "完了!"

    我心中暗道,隨即只能鼓起全身力量來抵擋這神怒,但我不知道能不能護得住手臂下這三人。

    不過,就在此時。我的眼神一暗,在我眼前出現一個人影。他張開雙臂仿佛是在吼叫這著什麼,但卻是听不明白那種語言,但我能明白他的意思。

    "天神吶,請您息怒吧,原諒這幾名無知的人。"隨即這個人影咚的一聲跪下,雙手啪的一聲在額前拍響,然後以五體投地的姿勢趴下去。

    轟隆!

    一聲巨響,災難淹沒了所有的一切!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