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四十五章朝聖者

第四十五章朝聖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場爆炸之後,足足半個小時,爆炸的余威才慢慢褪去。大地上還在隆隆回響著,最終塵埃落定之時,震的我腦袋都暈了。廢墟倒落。將地面上的一切都掩埋掉。

    嘩!

    被深埋的廢墟中伸出一只手臂,緊接著我緩緩從泥土中爬出來,趕緊從我身下將紅傘取出來仔細檢查,直到確認紅傘沒有反分破損之後才松了口氣。紅鯉現在只剩下一道殘魂,連意識都沒有,原始天魔自然不會有機會去入侵紅鯉。

    剛才在列車中我一直憋著一口靈氣,將紅傘保護住。若不是這樣,我怕爆炸會使她魂飛魄散。

    想了想,我將血刃拿出來,拘魂索將它捆住,隨即薪火之冊猛然間翻動,便見血刃恍然一震直接朝我丹田刺進去。我心中一喜,沒想到這樣也可以,隨即想墮海夜叉發出一道意念。

    "照顧好紅鯉,不能讓她有半點閃失。"

    "好的主人!"

    血刃進入薪火之冊,原本在那劍之篇章中血刃如同劍之帝王般。在它身後是萬劍歸宗圖。不過此時紅傘在它身後,其身影似乎牽動了身後幾道劍芒的氣息,使它們緩緩產生了回應。

    是問天三策。

    紅鯉曾經修習過問天三策,所以能與之產生感應,我這才松了口氣。

    此時有著墮海夜叉和劍之篇章的保護。紅鯉便十分安全。這個時候我便見著那還躺在地下的白浩,皺起眉頭同情的看著我,似乎在想著什麼。

    "怎麼了。"我還以為我身上有什麼問題,但我發現自己竟然半分都沒有損傷。

    我疑惑著問道,但是那白浩給我的回答卻讓我哭笑不得。

    "就算對自己產生自卑,也不要用自宮的方式來解決,以後還是看開點吧!"他眼中那種石質的樣子完全不見,就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這次輪到我皺眉了,這一群人之中論實力是白小瞳為第一,論意志當數羅寺為第一,和兩人跟白浩比起來,各個都要強于後者。但是這次第一個醒來的,卻是這個基本上除了嘴皮子之外,沒有其他特點的白浩。

    "閉嘴吧,去把他們兩人給叫醒。"我想起之前的變異,心中才多了幾分釋然。大約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不知為何,我想起了易超和大洋。

    此時白浩點點頭,然後慢慢從廢墟下爬起來,然後見著他先從廢墟中將斷裂的木刀找出來,擦了又擦才放進懷里。隨即他呲牙咧嘴的站起來,我這才發現在他背後竟然有著道血肉模糊的傷口,而在他身下,則有一快尖銳的石頭,石頭上全都是血跡。

    不過看他的樣子倒是沒多大事,然後我便轉過頭來。

    此時的唐古拉山山脈一段,起碼被炸飛了數百丈方圓,那列車廢墟揉成了一團,飛出去的碎裂鐵皮燃燒著濃煙。天空中原本有著一絲雲朵,但此時也被炸飛。

    高原上風如刀割,臉皮都被吹痛了。四周產生巨大的壓力,時時刻刻都好像背著一座山。

    太陽很大,但是身上卻是被風吹的很冷,那是一種又冷又熱的感覺,皮膚很快就變得干燥起來。

    "喂,你沒事吧!"此時我看著身後那一道堆砌的土堆,叫道。

    剛剛在爆炸之前感覺到一個人影站在了我身旁,還說了一堆奇怪的話。我雖然听不懂是什麼語言,但是我知道那是藏族的語言,那意識我也知道。

    那是在祈求天神保佑,使得我們能夠平安無事。

    而事實上,我也感覺到他身上環繞著一股強大的能量,與爆炸的魔紋盡數被擋住。我看著身前是土堆,土堆中滿是碎鐵片,全部都被強大力量給震蕩成了一片片的,碎裂的十分均勻,甚至連大小都差不多的。

    這應該是一種十分規律的力量所造成,所以這才會是這個樣子。

    在土堆下面,那人一動不動,似乎沒有了呼吸。

    隨即我看到身後附近有著一只腳,應當是那人的腳,我想了想,然後抓住他的腳緩緩往外一拖。他的整個人就被我拖了出來,隨即我以強力一震便將泥土碎屑給震開。

    最後這個人出現在我面前,趴在地上。

    我發現他的樣子十分怪,身上穿著布滿藏族紋飾的衣袍,外面過了一層羊皮衣,一只手臂漆黑如碳,裸露在外面,皮膚也是充滿干裂痕跡,手腕上帶著一串發紅的鳳眼菩提。而他的頭發,卻是亂糟糟的被一件頭巾給綁住,然後一縷縷黏在一起。

    在他的背上,背著一個架子,上門放著一些衣物還有一床爛棉被。

    我感覺他還有著脈搏,隨即將他整個翻過來。

    卻見此人正面沾滿了灰塵,手掌上皮膚更是有著一層厚厚的繭痂,是漆黑的顏色。他正面的衣服褲子,鞋子上都包著一層厚厚的牛皮,但此時牛皮也磨破了,露出血肉來。而在他的臉上,則也是曬的漆黑,額頭上老繭極厚,仿佛長年累月磕頭造成的。

    "這是,朝聖者!"高冷哥看到這個人,頓時凝重的說到,我一愣,連忙問什麼是朝聖者。

    朝聖者,其實也是一種修行者。乃是藏族人的一種表現自己信仰的方式,他們以朝聖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對信仰的虔誠。

    幾乎每一個藏族人都信奉神靈,而每一個神靈都有著自己修行的地方,神靈所在的地方就是聖地。在藏族人心中信奉的神是不一樣的,而心中的聖地也是不一樣的。

    藏族人在自己的一生中,基本上會去聖地朝拜三次,這一路上的過程,便是朝聖。

    而有的藏族人,每一年都會從自己出生的地方,走到聖地去,他們認為這是一種修行的方式。而這樣的方式能為自己和自己的後人帶來好運,帶來幸福。來女協扛。

    他們就是,朝聖者。

    "在西藏的佛門之中包含了很多文化,擁有很多神靈,而朝聖者朝拜神靈,越是虔誠,得到的力量就越強。不過就算是他們信奉同一個神靈,也有著細微的區別。在西藏佛教的神靈之中,有著各種各樣的化身。看他的樣子,聖地應該就是大昭寺。"高冷哥說道。

    大昭寺?那不就是孔雀叫我去的那個地方嗎,我拿出孔雀給我的小印,才發現這東西竟然沒丟。

    此時這個朝聖者呼吸順暢,面容安詳,竟然只是睡著了而已。

    忽然。

    咕......

    這朝聖者的肚子生起巨大的響聲來,白浩隨意的將羅寺丟到一邊,然後將白小瞳小心翼翼的扶起來坐下。他听到這聲音,頓時錯愕的看過來,見著朝聖者也是眉頭一挑。

    "啊!"

    朝聖者睜開眼楮坐了起來,然後,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隨即他在懷中摸出一塊黑漆漆的事物來,然後掰下來拇指大一塊,放進嘴里 嚓 嚓的嚼著。在他的嘴皮上有著白色的死皮,嘴唇干裂的裂縫之中有著血痂。

    他自顧自的吃著,隨即將那黑色的事物伸到我面前。

    "干淨的,好吃。"他用生硬的漢語說道,隨即他咧嘴一笑,頓時崩開一道口子,血液流淌出來。

    我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不需要,然後卻听到背後白浩忽然開口。

    "我餓了,我想吃!"

    隨即便走過來,抓住那餅子就咬了一口。隨即咀嚼了兩下,便是雙目憋的猶如乒乓球,喉嚨都憋的綠了,隨即他抓耳撓腮,呼的一口噴出來。

    那黑色的渣子到處亂飛,就像沙塵似得,竟然沒有哪怕一丁點水分。

    "你,你這是什麼東西,要噎死人啊?"白浩將餅扔在地上,怒道。

    但那朝聖者忽然面色一變,沉凝如水。

    ps:

    第一更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