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活人禁地 > 第五十章別有內情

第五十章別有內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包圍住它們,千萬不能讓它們跑了,一定要抓到王蟲!"足足一百多人從怪石之後沖出來,在他們手上都帶著一柄藏刀。我能感覺這些藏刀之中都有著一股金丹的力量,想來那金丹修為的感覺就是從這里面散發出來的。

    只不過我沒有想到。這些人骨架偏瘦,都是漢人,但卻是一腔藏音,隨即我的臉色就沉凝下來。

    被五彩繩索綁住的三十二個尸體,表面上沒有傷痕,不過我卻能感覺到他們應該是被人殺死的。開始我並沒有注意到周圍的這些人,直到他們出來之後手持刀具。我才臉色微變。

    造成那些尸體上傷口的,就是這些散發著金丹氣息的刀具,這些道具殺人後會留下一種氣息。

    "他們竟然為了那所謂的王蟲,竟然殺人以引,甚至引來了天空中的禿鷲。"我得出一個結論之後,心中怒火就壓抑不住了。

    原本這件事應該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這些捕獵者為了要捕獵王蟲而埋伏在此。

    但是現在看來卻並不是這樣,他們殺了這些可憐的人,然後舉行了天葬儀式,吸引王蟲。我體內的血液一震。一股怒氣充斥在其中,簡直就要化為一朵真火直接燃燒出來。

    "王盼,冷靜點,別被你的情緒給控制了,看清楚他們的衣服。"高冷哥當頭棒喝。說道。

    我精神一震,隨即眼神就朝那些人看去。

    卻見活人和死人都穿著相同款式的藏袍,而死人的藏袍卻更加整齊潔淨,甚至表情都十分安詳,仿佛生前根本就沒有經過生死激斗似得。這就不對了啊,人在生死之間會產生大恐怖,那麼同族人的殘殺,必定會產生巨大仇恨,但為何偏偏他們臉上就沒有什麼怨恨呢。

    有兩種解釋,一是這些人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經過掙扎,二是這些人甘心赴死。

    "一定要抓到王蟲,不然的話就完蛋了。"

    "要不然兄弟們的犧牲都不值得!"

    "包圍住,一個都不要漏跑!"

    包圍住這些冬蟲夏草的人們大叫著,然後慢慢的摸近死掉的尸體。在他們的臉上充滿了悲切,似乎仇恨無法宣泄,這根本就不是一種殺人者應該有的表情。而是一種犧牲者的悲哀。

    這其中似乎另有隱情啊!來巨大劃。

    我默默的躲在怪石後面,冷靜的注視著事情的發展。

    天空中的禿鷲自從剛才起就不曾再鳴叫,而是在高空中注視著下方。但是禿鷲在夜晚是不會下來捕食的,那麼這場戰斗應該在天亮之前就會有揭曉。【愛書屋】

    我算了算時間,現在應該還有兩個小時才會正式出太陽,等天亮之後,一切就都可以結束了。

    這領頭的王蟲對我來說也有著作用,或許我能用它來溫養紅鯉的殘魂也說不定。不過轉眼我就將這個否定了,紅鯉現在乃是殘魂狀態,若是一個不好就會使得她魂飛魄散,任何事情還是要謹慎一些。不然的話,恐怕將得不償失。

    只不過這些東西對于高冷哥和安子魚來說,必定是十分珍貴的,要是得到一些也是頗為不錯。

    此時活人已經接近了死人,但是他們耿介謹慎。將身體壓得低低的,彼此說著話,然後緩緩將身體收攏。

    "注意了,只有用金刀在這些蟲子尾部與草根相接的地方切斷,才能使它們喪失行動力。千萬要注意,不然的話激起他們的凶性就不好了,看著我的樣子。"當頭那腦袋上插著一根羽毛的人說道,然後搶先一步摸向了一個死人。

    他看著這個昔日的戰友,朋友,此時眼淚鎖在眼眶中險些就要滴下來,隨即他咬咬牙,將這個人從怪石上放下來平躺著。

    他抓住了草尾,一刀橫切過去。然後急忙將草給丟下去,那草就腐化成一縷青煙。

    嗤。

    只听見一聲輕響,冬蟲夏草就變成了一根蟲草,那尸體也是顫抖了一下,才停止了扭動。

    羽毛男沒有急,因為在這個死人的身上,有著三根冬蟲夏草,其余兩根的尾巴緩緩顫動。他不慌不忙的將另外一根給握住,然後又是一刀將之切掉。

    如法炮制,三根蟲草便是完完全全的被他給斬下來,那葉子也落在地上變成了毒煙,岩石都被腐蝕了小片。

    看到這里我不由得暗道僥幸,這毒雖然對我來說起不了多大作用,但依舊是很麻煩的,還好剛才的時候我並沒有直接接觸到這東西。高冷哥雖然知道這是冬蟲夏草,但是他卻從來都沒參與過捕捉,也不知道具體的捕捉方法。

    不過我猜想起作用的應該是他們手中的刀具,看那藏刀上除了金丹氣息還有著另外的力量與他們相連接,就好像那些朝聖者的精神力量,也就是信仰力量。

    信仰力量,這東西可以用來這麼干嗎。

    "好了,有著藥物的麻痹,這些蟲子反應會遲鈍很多。"那羽毛男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然後看著同樣緊張的族人。

    隨即他將三根蟲草從那死者人身體中緩緩拔出來,便見著幾條足足三根手指粗細的肥大蟲草反射性的扭動著,最終硬在那里。在蟲草上面的,是他們兄弟的腦漿,他們的眼中都裹著淚花一聲不吭。眼睜睜的看著腦漿被擦干淨,然後羽毛男將蟲草收進一個口袋。

    只是緊緊握著刀柄的手,深深的出賣了他們。

    這些族人黑夜下的眼楮閃亮閃亮的,充滿了希望的看著他,他張嘴想要說一句什麼話,但緊接著開口卻是變了。

    "你們小心些,留下三分之二的人警惕,這些家伙受到驚嚇之後就會紛紛逃脫,你們就是要將它們攔住,以保證我們在中間能順利的進行捕捉。記住這些尾巴在割下來的三秒鐘之內就會散發出一種有毒的氣體,能腐蝕人體,千萬要馬上丟掉。"羽毛男囑咐道,隨即指揮著三人一組先分成了十組。

    這些冬蟲夏草有的三只鑽入了一人的腦袋上,有的兩只,十組人同時抓住一只冬蟲夏草,就避免了時間差異上使得冬蟲夏草醒來的可能。

    剛才若不是羽毛男速度夠快,還有他們用了一種特殊藥物的話,只怕蟲草早就跑了。

    "難怪他們能吸引出蟲草,原來是在尸體中撒了藥物。不過這樣一來,事情應該會很快結束吧。"此時我也才知道,這些人竟然在尸體中下藥。

    冬蟲夏草的感覺十分敏銳,也只有下藥的時候才能讓它們喪失感知力。

    但是事情真的像是他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嗎,我心中可不這麼認為,同樣的那羽毛男心中也不這麼認為,他此時比自己下刀還要緊張。

    "千萬不要出岔子。"他心中說道。

    隨即他看向最中間那個人的腦袋上,那唯一的一根足有三尺長的蟲尾隨風搖曳,一枝獨秀。王蟲,就是與普通的不一樣,肚子佔據著一個人的肉體。

    眾人將前面十具尸體給取下來,帶著悲痛,小心翼翼的將手握在蟲尾根部。

    很好。

    沒有任何問題,一刀落下之後,便是將這些蟲草給收刮掉,同時扔掉了草尾,頓時哧哧的聲音四起。他們略帶興奮的將蟲草從尸體上將蟲草給拔出來,隨即擦干淨這些腦漿。

    一道道腦漿從尸體的腦洞中流出來,形成一股腥臭。

    "繼續!"

    三十多人連忙再次取下十具尸體,然後手掌將蟲草的尾巴抓住,隨即一刀落下,將蟲尾甩出。

    "啊!"

    就在此時,數道慘叫響起,便見著駭然一幕!

    羽毛男一驚。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